-

第2116章

天道震怒

轟的一聲!

天地儘頭,塵埃滾滾。

所有視線全都模糊起來,什麼都冇看到。

不隻是他,還有白老闆、老牛、吳大海等人,也都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可楚香香他們這些擁有靈氣的武者就不一樣了。

此刻,他們看到風暴之中,有小火凰、禿毛鸚的身影,似乎正在浴血而戰。

幾乎就在這時,一道霸氣沖天的戰神之影,突然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蘇辰出手了!”

楚香香咬了咬嘴唇。

當蘇辰凝聚出戰神之影,衝入天罰之地的一刻。

古王城的天道規則,更加震怒。

三道滅世劫箭,齊齊一震,全都浮現出冰封九天的寒光。

砰!

虛空被劃破開來。

天地間的溫度,驟然大降。

萬裡風雪,飄飄而來。

最讓人感到可怕的是,小火凰周身間的火焰,在觸碰到這些風雪的一刻,徹底熄滅了。

“不……”

小火凰臉色露出前所未有的絕望。

第一道滅世劫箭,帶著霜降雪落,寒封天地的力量,席捲而來。

“抵擋不住!這回是真的抵擋不住!”

小火凰蒼白的神色間,充滿無奈與苦澀,搖了搖頭。

這一刻,萬裡風雪,呼嘯而來,開始在它的翅膀上麵結起冰霜。

死神的步伐,越來越近了。

可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沖天而降,一道高大的身影,擋在了小火凰麵前。

“碎!”

這道人影,輕輕一抬手,龍象之力,貫穿萬界,破空而去,轟向這一道滅世劫箭。

砰砰砰!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

天地八方,萬裡飄雪,全都崩潰開來。

“唔……好暖!”

小火凰睜開眼的一瞬,發現自己渾身都被五行之火包裹著。

暖洋洋的。

“我就知道,主人一定不會袖手旁觀的。”

小火凰一臉幸福。

抬起頭時,看到天地邊緣,有兩道滅世劫箭,如同兩頭狂暴的毀滅雷龍,正跟蘇辰糾纏到一起。

“禿毛鸚,你在搞什麼鬼,快點!”

蘇辰雖然擋住了這兩道滅世劫箭,可是,天道震怒。

更加恐怖的殺招已經在蘊釀。

馬上就會爆發。

如若不及時撤走!

那就是真正與古王城的天道規則開戰了。

這絕不是蘇辰所要的結果。

“快了,還差一點點!”

禿毛鸚的聲音,有些微顫。

幾乎就在這時,天罰的第二波攻擊來了。

轟隆一聲!

蒼穹儘頭,一根染血的長槍。

破碎虛空!

鑽滅所有!

轟殺而來!

“快點,這天罰的第二波攻擊很強,如果不想死的話,趕緊走!”

蘇辰一把震碎了纏住自己的兩天滅世劫龍,一個倒退,抱起小火凰,快速躲閃開去。

“丫的……你小子,居然被嚇得屁滾尿流,自己跑路了!”

禿毛鸚忍不住破口大罵,噴出白火,越來越快。

天罰之槍,摧枯拉朽,破碎所有抵擋,直接朝著禿毛鸚的腦袋點殺而去。

這距離,越來越近了。

五千丈!

三千丈!

一千丈!

……

二者間,都在爭分奪秒。

“飛天神鸚,你就彆白費功夫了,等你破掉我這‘十二天都陣’,天罰早就降下了,大家一起玩完。”

武矮早已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

“要死你自己死!”

幾乎就在這最後的關頭,禿毛鸚的‘鐵頭功’再度發動,直接撞了出去。

哢嚓一聲!

十二天都陣,崩潰開來。

禿毛鸚的腦袋,直接朝著武矮的肚臍眼撞去。

“不……”

武矮發出歇斯底裡的慘叫,整個身子,直接被禿毛鸚割成兩半。

那一片獻血飛灑而出時,肚臍眼處,有一尊青銅小鼎飛了出來。

“嗯?一個小小的肚臍眼,居然能夠藏著這麼一尊巴掌大的青銅鼎?”

禿毛鸚來不及多想,一把抓起青銅小鼎。

周身間,露出陣陣古怪的漣漪。

嗡!

整個身子,直接鑽入其中。

轟隆一聲!

幾乎就在它的身影開始虛幻之時,天罰之槍,鑽破長空萬裡,直接轟殺而來。

砰砰砰!

整個外府路的院子,全都破碎開來。

天道劫下,眾人皆為螻蟻。

一切建築,一切生靈,全都灰飛煙滅。

武矮的肉身,甚至,連同他的魂魄,直接被天罰之槍轟成渣滓。

可即便是如此,古王城的天道,依舊不肯罷休。

“吼……”

蒼穹之內,似有一聲不甘的嘶吼,迴盪開來。

劫雲翻滾,亙宇色變。

一隻古老的蒼天之眼,緩緩凝聚而出。

霸王酒樓內的楚香香等人,看到這一幕,嚇得臉色發白。

“什麼?連天道之眼都要出來了?”

烈明鏡額頭上佈滿了汗水。

“一旦‘天道之眼’催動,蘇辰他們將無處可躲,逃至天涯海角,都會被追蹤到的。”

徐老心神一顫,道。

古王城,城東。

這裡有一個湖泊。

誰也不知道,在這湖底深處,居然有一塊黑色碑石,時刻散發出幽森陰冷的光芒。

整個湖麵,漸漸地,變成黑色的湖泊。

湖底之中。

有一道人影,閉目凝神,正在瘋狂吸收黑色石碑散發出來的力量。

這力量,無比的邪惡,像是傳說中的萬惡之源。

“嗯?古王城的天道震怒了?誰會在這個時候去挑釁古王城的天道?”

這道人影緩緩睜開眸子,抬起頭時。

目光穿破湖水。

看向千裡之外的天空。

那穹頂之下,有一隻恐怖的天道之眼,正在緩緩凝聚。

“有意思,居然連天道之眼都出動了。”

幾乎就在他要有所動作時,整個烏雲密佈的天空,突然變得晴朗起來。

天罰的氣息,飛速消散。

天道之眼,重新隱匿人間。

“嗯?不對,天道之眼消失了?”

一道充滿不解與疑惑的聲音,迴盪開來。

“水無敵,給我打聽一下,外界這段時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嗡!

很快,湖泊外麵,有一個正在掃地的環衛工人,聽到這一聲吩咐,不敢遲疑,馬上行動起來。

這個環衛工人,正是多日消失不見的水無敵。

“簡直就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黴,藉助刀老鬼的鑰匙進入古王城,結果,被這老東西當成奴隸使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