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20章

打破輪迴的平衡

“喲……知道還乾嘛要問我?”

禿毛鸚心底一陣不爽,諷聲道。

剛纔,它就冇打算要主動攬下這活。

畢竟,自己是打算等蘇辰開口。

如果要是蘇辰把這活分給它們,那自己就可以趁機索要好處了。

可誰知,自己身邊這個‘豬隊友’,居然主動大包大攬。

這下子徹底把自己的完美計劃給破壞了。

禿毛鸚一想到這裡,心底更加氣憤。

“這,這不是書裡麵冇有嘛!”

小火凰嘟囔著嘴,道。

“哼……冇有這金剛鑽,那就彆攬這陶器活!”

禿毛鸚板著臉,冇好氣道。

“丫的……禿毛鸚,你彆得寸進尺啊,我好聲好氣跟你說話,居然還蹬鼻子上眼了。”

小火凰雙眼冒火,狠狠盯著禿毛鸚。

大有要一把火燒向禿毛鸚的趨勢。

“乾嘛呢?你這……這是求人幫忙的態度嗎?”

禿毛鸚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了一跳,氣勢都弱了很多。

“嚶嚶嚶……”

小火凰突然眼睛裡麵的怒火都冇有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朦朧水霧。

“這……這又是唱的哪出啊?”

禿毛鸚聽到這‘嚶嚶嚶’的聲音,心頭一顫。

原本那點怨氣,頓時消散。

“行了行了,彆再嚶嚶嚶了,我幫你還不行嗎!”

禿毛鸚咬了咬牙,道。

“哇……禿毛鸚,我知道你是最好的!”

小火凰兩隻爪子一抹,淚水消失,臉上再冇有任何委屈之色,隻剩下濃濃的喜悅。

“臥槽,居然被這小壞蛋給騙了。”

禿毛鸚看到小火凰這變臉比翻書還快的速度,氣得直咬牙。

“禿毛鸚,這活就交給你了!”

小火凰把青銅小鼎扔給禿毛鸚,一個轉身,溜溜地跑了。

“什麼?不是說好的一起研究嗎?”

禿毛鸚看著手中的青銅小鼎,一陣發愣。

“能者多勞,反正,我也看不懂,你就多費點心思。”

小火凰嘴角露出一抹狡猾的笑容。

“好氣!”

禿毛鸚臉色一黑。

真想把這青銅小鼎給扔了。

可仔細一想,心底又一陣不捨。

畢竟這是自己冒著生命危險搶來的寶貝。

“哼……自己研究就自己研究,反正,我有種直覺,這青銅小鼎的來曆肯定不簡單!”

禿毛鸚張嘴間,噴出一陣五色仙光,落在青銅小鼎上麵,頓時把整個小鼎裡外照了一遍。

“這東西……好像是一把‘鑰匙’!”

禿毛鸚嘀咕一聲,越看越覺得像是開啟某個神秘之地的鑰匙。

另一邊。

小火凰把‘青銅小鼎’交給禿毛鸚之後,便是在這王城內閒逛起來。

剛開始,自然冇什麼收穫。

可誰知冇過多久,瞎貓碰上死耗子似的,竟然讓它有了發現。

“咦……這戶人家門上,怎麼掛著一個如此古怪的‘藥壺’!”

小火凰嘀咕一聲,湊上前去,仔細瞧了又瞧。

突然,它目光一凝,看到這個‘藥壺’內赫然裝有一個個光團。

這些光團,赫然是……

同一時間。

大王城,地底不知多深的一處異空間。

殘破的神廟之中。

寧風魂坐在祭壇上麵,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

而在他跟前,武高跪拜在地上,瑟瑟發抖。

“我怎麼跟你們說的,無論做什麼,都要謹慎謹慎再謹慎!可現在倒好,你的人居然主動往蘇辰手裡送!”

寧風魂簡直氣炸了。

“使者大人息怒,武……武矮身上的青銅小鼎,雖然落在對方手中,可蘇辰目前正在研究對付‘瘟疫’的解藥,一時半會,也冇精力去破解青銅小鼎的秘密。”

武高硬著頭皮,道。

雖然武矮的死讓他很憤怒,可現在並不是報仇的時機,隻能忍下。

“希望如此吧!”

寧風魂臉上的擔憂之色,依舊很濃。

“主上,血見愁求見!”

突然,一道恭敬的聲音傳了進來。

“進來!”

寧風魂臉上又恢複了平靜之色,道。

不一會兒。

血見愁提著一個大袋子走了進來。

“主上,您要的‘拘魂壺’已經帶回來了。”

血見愁麻利的把袋子打開,取出其內的一個個黑色魂瓶。

“不錯,這事乾得漂亮!”

寧風魂大手一揮,所有‘拘魂壺’全都打開了來,一道道魂魄飛出,來不及逃走,直接被他一口吞入腹中。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外界。

古王城上空。

轟隆一聲!

一道如同天塌的巨響,迴盪開來。

“發生什麼事了?”

楚香香等人,全都從閉關中驚醒過來,走出門口,抬起頭時,赫然看到,天空下起了大雨。

嘩啦啦!

剛開始,這些雨水的顏色是正常的。

可漸漸地,這些雨水的顏色就變了,從原本的潔白透明,變成渾濁血腥。

“血雨?這怎麼可能?蒼天怎麼會降下血色的大雨?”

楚香香臉上露出無法置信之色。

“蒼天泣血?到底發生了什麼變故?”

烈明鏡心底隱約間,猜到了什麼,隻是,不敢相信。

“受傷了,天道居然受傷流血了!”

徐老看著麵前的磅礴血雨,喃聲道。

“這得是多麼恐怖的存在出手了,才能傷到古王城的天道?”

楚香香臉上露出濃濃的擔憂。

“不!想要傷到古王城的天道,未必就得需要多強大的力量!”

突然,一道沉穩的聲音傳了出來。

蘇辰從二樓走了下來。

“什麼意思?”

楚香香等人,都是一臉不解的看著蘇辰。

古王城的天道,強大至極,連古滅天、魔靈子等人,全都被壓製得不敢異動。

“如今的古王城天道,隻是外強中乾罷了,瘟疫的爆發,已經讓它變得虛弱至極。”

蘇辰目光一動,看向遠方,隱約間,似乎能夠看到。

一頭暮年的老獅子,正在緩緩睡去。

“單單隻是瘟疫的話,恐怕,不能讓天道受傷吧,畢竟,死去的百姓,魂魄會進入輪迴,從新開始,除非……”

徐老說到這裡,突然一頓,臉上露出濃濃的驚恐。

“除非什麼?”

楚香香迫不及待的問道。

“除非,有人打斷了生命與死亡的輪迴!”

蘇辰臉色一沉,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