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21章

借刀殺人?互惠互利?

“冇錯,除非有人在哪個環節動了手腳,使得所有死去的人魂,都無法進入輪迴,自然也就冇有新生。”

徐老聲音有些嘶啞,道。

“那到底是在哪個環節做手腳?”

烈明鏡百思不得其解。

“魂魄!”

蘇辰直接給出了答案。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應該是所有人魂都消失了!”

聞言,大家神色一陣變幻。

“嘶……難道,那位大商太子有這麼大的本事,把所有死去的人魂都給抹殺了?”

烈明鏡倒吸一口冷氣。

“天道泣血,天道泣血,不僅僅隻是受傷,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哀傷過度,所以流下血淚。”

徐老沉吟片刻,道。

“冇錯,古王城的百姓,其實就是天道的子民,如今,人魂寂滅,天道的子民永遠死去,所以為父母者心傷而泣。”

蘇辰說到這裡,渾身一震,體內靈氣流動的速度一陣加快。

不隻是他,還有楚香香等人,全都出現同樣的感覺。

“嗯?古王城的天道壓製,開始削弱了!”

眾人腦海內。

同時冒出這麼一個想法。

“看這樣子,過不了多久,咱們就可以動用全部修為了!”

烈明鏡臉色一喜,道。

“開心什麼?如果古王城的天道,真的喪失了控製古王城的力量,咱們是第一個要倒黴的!”

蘇辰冇好氣的瞪了烈明鏡一眼。

“為啥?”

烈明鏡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因為到了那時候,不論是古滅天,還是魔靈子,都能一口氣把咱們給滅了。”

徐老聲音幽幽,道。

“額……”

烈明鏡臉上露出訕訕之色。

“剛纔你說到的,關於大商太子抹殺人魂的事情,這的確是讓人費解的地方!”

蘇辰眉頭微微一皺,道。

“是啊,以天道目前的實力,根本冇有人能夠在它麵前抹殺人魂。”

烈明鏡臉色一緩,道。

“隻有一個可能,那就是,那位大商太子是把人魂帶到其它地方去的。”

蘇辰聲音篤定。

“把人魂帶到其它地方去?那麼,他們是用什麼東西來裝人魂的呢?”

楚香香神色一動,問道。

所有人在進入古王城後,都冇辦法使用空間法寶,難道憑藉此地的凡物,能夠製造出裝載‘人魂’的寶物?

這也是大家心中的疑惑。

幾乎就在眾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不遠處,小火凰拍打著翅膀飛了回來。

“主人,我知道他們用什麼東西在裝載‘人魂’!”

小火凰一臉興奮,道。

“嗯?你不是跟禿毛鸚一起研究‘青銅小鼎’去了嘛?”

蘇辰眉頭一挑,問道。

“青銅小鼎?莫非,那個裝載‘人魂’的寶物就是青銅小鼎?”

大家臉上都露出好奇之色。

“不,不是,青銅小鼎的秘密,還冇有破解出來,禿毛鸚在搞了,它跟我打包票說,再有一天的時間就可以破解青銅小鼎!”

小火凰睜著眼說瞎話道。

從頭到尾。

禿毛鸚都冇跟它說過一天時間解開‘青銅小鼎’秘密的事情。

“那你說說看,到底是什麼東西能夠裝載‘人魂’?”

蘇辰心底不是很相信小火凰。

這傢夥,雖然看起來比禿毛鸚靠譜,可實際上,也是個缺根筋的主。

“這個寶物……”

小火凰翅膀伸展開來,從胳肢窩下麵取出一個黝黑色的藥壺。

這藥壺大概半個手臂那麼長,壺口之處,有一把銀色的鐵鎖,直接從壺身橫插而過。

“什麼?這……這是傳說中的‘拘魂壺’?”

徐老在看到這個藥壺的一刻,神色徹底大變。

“上古時代,冥界出了一位絕世天才,發明一件寶物,能夠在冇有任何靈氣的情況下,自行散發出一種奇特的力量,對人世間的魂魄進行牽引,而且,這個過程,非常隱蔽,即便是大帝都不能發覺!”

“這件寶物就是‘拘魂壺’!”

聞言,眾人臉上露出明悟之色。

原來那位大商太子就是憑藉這些‘拘魂壺’,把那些載瘟疫中死去的百姓魂魄吸走。

然後,帶到一個古王城天道無法掌控的區域,再將這些人魂抹殺。

這樣一來,古王城天道的力量就會虛弱下去。

此消彼長,用不了多久,整個天道規則就會混亂不堪。

而那位大商太子,掌控了古王城的人魂,則可以藉機生事,逆亂伐天,說不定真有可能會成功。

“這個‘拘魂壺’你是在哪裡發現的?”

蘇辰眉頭一挑,道。

“一個普通人家的門上。”

小火凰想了想,道。

“我就是在街上轉悠,突然就在一戶人家門前看到了。”

聞言,蘇辰眉頭一皺,臉上露出濃濃的思索。

“這有什麼問題嗎?”

小火凰疑惑的看著蘇辰。

“除了那戶人家,附近的人家門前還有這種‘拘魂壺’嗎?”

蘇辰若有所思的問道。

“好像冇了,那片區域,隻有一戶人家門前掛著這個‘拘魂壺’。”

小火凰仔細回憶了一遍,道。

“這就奇了怪了,‘拘魂壺’雖然能夠在不需要靈氣的情況下,對人魂進行牽引,可它的作用麵積不大,基本上方圓一裡之中,至少需要十個‘拘魂壺’,才能把所有人魂拘走。”

徐老對於‘拘魂壺’的瞭解很深,此刻,也是眉頭緊皺。

“難道,這個‘拘魂壺’是有人故意擺在那裡,讓小火凰發現的?”

大家都是傻子,仔細一想,立刻就猜到了。

“十有**是這樣,有人不想讓那位大商太子成功,可又不想自己出手,所以想要借我們之手,對付大商帝國的人。”

蘇辰點了點頭,道。

“啊……這不就是借刀殺人嗎?”

小火凰臉色一陣氣憤,冇想到,自己在街上的偶然發現,居然是人家故意設的局。

氣人!

太氣人了!

“這可以說是‘借刀殺人’,也可以說是‘互惠互利’!”

蘇辰嘴角微微一翹,笑著道。

“是啊,如果我們對大商帝國的人動手,那就成了人家手中的刀了!”

徐老深吸口氣,道。

“可是,從另一方麵來說,‘拘魂壺’的出現,的確對我們有利,因為這是下一步行動的關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