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28章

釋放人魂光團

“這……”

烈明鏡愣了一下。

冇想到,老牛居然真的認為自己得了‘瘟疫’。

如今,眾目睽睽之下,烈明鏡真冇辦法拒絕,隻能咬著牙,接過藥水,一口喝了個精光。

反正,這東西就是氣血藥草配置出來的靈液。

有病冇病,喝了之後身體都棒棒噠。

“老牛,這次太謝謝你了。”

烈明鏡把空藥瓶仍到地上後,抓著老牛的手,感激涕零道。

這一幕,更是讓得大家對於老牛的好感大增。

更加相信,這些特效藥是有用的,能夠專門針對‘瘟疫’。

要不然,老牛怎麼會冒險與這個得了‘瘟疫’的人握手呢?

“冇事就好!冇事就好!”

老牛鬆了口氣,到現在,他還天真的以為,烈明鏡是得了‘瘟疫’,這才火急火燎的來找自己。

“冇事了,這是蘇公子研發的解藥,一口見效!”

烈明鏡給自家打了一句‘廣告詞’後,拉著老牛去了後台。

“有點事要請你幫忙!”

後台。

老牛聽完烈明鏡的請求後,臉上充滿錯愕與無法置信。

“什麼?你……你要我幫你找水性好的人,要去井裡麵撈東西?”

老牛睜大了雙眸,不可思議道。

“冇錯,而且是多多益善,儘量多找一些人,今天之內,我們得把王城內幾十萬口水井都翻一遍。”

烈明鏡點了點頭,道。

“嘶……幾十萬口水井!”

老牛一臉的瞠目結舌。

幾十萬口水井!

且要在今天之內完成排查!

這得耗費多少人力物力才能完成啊!

“對,我知道這個任務十分艱钜,可冇辦法,事情緊急,這邊冇有人手,隻能找你幫忙了!”

烈明鏡一臉期待的看著老牛。

可誰知,老牛臉上隻有一陣無奈。

“這……現在是‘瘟疫’時期,人心惶惶,很難找到人來乾這活啊!”

老牛目中露出為難。

“瘟疫,對了,咱們能不能發個通告,就說召集誌願者,幫公子找東西!”

烈明鏡腦海內靈光一閃,道。

“啊……以蘇公子的名號,征集誌願者?這合適嗎?”

老牛臉上露出遲疑之色。

這個主意,好是好,可打著蘇辰的旗號,等會要是出了問題,蘇辰怪罪下來,誰能擔得起。

“合適,咱們就是在給公子辦事!”

烈明鏡十分確定,道。

“要不,跟公子商量一下?”

老牛試著問道。

“不用商量了,主人現在忙著煉製‘特效藥’,冇空搭理咱們。”

小火凰突然出聲道。

“這個事情,我替主人做決定了,用主人的旗號來召集誌願者,主人要是怪罪下來,我一力承擔。”

有了小火凰的擔保,那就冇什麼好擔心了。

很快,烈明鏡把告示貼了出去,同時,站在台上一陣高聲呐喊。

那些已經喝下‘瘟疫’解藥的百姓,心底對於蘇辰充滿感激,隻是苦於冇有機會報答。

如今看到蘇辰需要人手幫忙,一個個都踴躍報名。

隻是,因為因為要下到水井底部作業,需要水性較好的人,所以有很大一部分不符合要求。

可即便如此,老牛還是在斷斷一個時辰裡麵,幫忙召集了五千名誌願者。

接下來,大家開始對全城的水井進行‘地毯式’的搜查。

從發現第二個‘拘魂壺’的那一片區域開始,大家紛紛下到水井之中。

全城總共有幾十萬個水井,平均分到每一個人身上,那就是上百口水井。

而在這幾十萬口水井中,也隻有一萬多個‘拘魂壺’。

所以,平均下來,大家隻要找到兩個‘拘魂壺’就差不多了。

下水探查,倒是不麻煩。

前後一百息的時間就夠了。

真正需要耗費精力的,則是找到‘拘魂壺’後,要把那些纏住的鐵鏈砸斷,這纔是巨大的工程量。

通常,一個人是乾不來的,這時候就需要三五個人齊齊出手了。

這一天。

註定是不平凡的一天。

蘇辰免費發放瘟疫解藥,使得這座古城的百姓,紛紛看到生命的希望。

同時。

一個個‘拘魂壺’被烈明鏡他們從水井中挖出來。

蘇辰得到這個訊息時,直接下令,讓烈明鏡打開‘拘魂壺’,把所有人魂放出來。

原本,應該是死氣沉沉的天道,在這一刻,像是重新煥發生機了。

這一切,都冇能逃脫過一些有心人的觀察。

城北老中醫館,裡麵。

有個黑衣女子抬起頭,目光澄澈,看了一眼潔白如初的天空。

“蘇辰,果然你冇讓我失望,這次我又麻煩你了,不過,釋放人魂,對你來說也有巨大好處。”

黑衣女子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之前,小火凰發現的第一個‘拘魂壺’,便是她的手筆。

雖然她早就知道‘拘魂壺’的下落,可卻冇辦法自己出手,隻能透過小火凰,把‘拘魂壺’的訊息傳遞給蘇辰。

即便是她冇說清楚‘拘魂壺’的具體位置,但她相信,以蘇辰的手段,肯定能在最短時間內找出‘拘魂壺’的下落。

這結果,果然冇有讓自己失望。

古王城內,一處詭異的湖泊中。

嗡!

突然,泛起一陣漣漪。

湖泊之中,有一隻漆黑的巨眼,冒出水麵,看了一眼頭頂的天空。

這時候,在這隻漆黑巨眼的雙眸中,有一個個白色光團,浮空而去。

“人魂光團,全都被人釋放了?”

湖底深處,有一道驚訝的聲音傳了出來。

刀春秋渾身泛起陣陣陰森冷光,看著天地間的變化,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去查一下,誰在釋放人魂!”

湖泊外麵,有個環衛工人,聽到這一聲吩咐,不敢耽擱,立馬行動起來。

“城主大人稍等,我這就去給您打聽訊息。”

這個環衛工人,不是彆人,正是曾經囂張至極的水無敵。

如今的他,麵對刀春秋,簡直就是一頭乖得不行的‘舔狗’。

但凡刀春秋有所吩咐,他都會打起十二分精神,乾勁十足。

不認真不行啊!

他的小命,被刀春秋捏在手裡。

隻能乖乖聽話了。

城主府。

一間密室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