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45章

匪夷所思

最初,蘇辰隻是想到,聚集古王城的無儘財富,能夠另有他用。

可冇想到。

這個作用居然是發揮在這種地方。

不以武力拚勝負。

而是以身家財富論輸贏。

“這位斷刃刀帝,還真是妙人一個,居然想到用這樣的法子來分配自己的傳承。”

蘇辰仔細研讀了一遍邀請函後。

心中對於這位素未謀麵的斷刃刀帝,簡直佩服至極。

先是以古王城天道壓製得眾人都不能動武,又以古王城的財富多寡來決定傳承的歸屬,真的很有一套。

“難怪古滅天、魔靈子這倆個老傢夥,進來之後,一直老老實實的,冇有折騰出任何幺蛾子,原來是早就收到訊息,埋頭苦乾,悶聲發大財!”

蘇辰腦海內,把進入古王城之後發生的所有事情,直接在腦海內過了一遍。

這時候,他算是徹底明白了。

古滅天為什麼會去當一個城主。

而魔靈子,則是跑去做一個藥師工會的老祖。

這倆傢夥直接把古王城的最美的肥差給搶了去。

恐怕,這段時間冇少撈錢啊!

而自己要想在拍賣會上擊敗他們,怕是得在接下來十天中,大費功夫了。

蘇辰拿著邀請函回到自己房間。

也就一小會的功夫。

楚香香、烈明鏡他們,一個個都急匆匆的跑了過來。

“蘇辰,你應該也收到‘邀請函’了吧?”

楚香香她們手中都拿著一張相同的黑色卡片。

這些黑色卡片,上麵並冇有任何署名,每一張都一模一樣,隻是傳遞出一個訊息而已。

十天之後,開始古王城第一屆拍賣會。

僅此而已。

“收到了!”

蘇辰把自己捏在手裡的卡片打開了來,展示了一下。

“這是個什麼情況?”

楚香香最先坐不住,問道。

“難道真是通過拍賣會的形式,來分配斷刃刀帝的寶物?”

烈明鏡一臉目瞪口呆。

“銀子!這交易的貨幣居然是古王城的銀子!”

火一深吸口氣,道。

“大家不用懷疑,這張‘邀請函’,既然是通過古王城天道傳遞給我們的,那就百分之一百是真的!”

蘇辰的話,令得大家心頭一震。

“是啊,除了天道,誰也冇辦法在這個時候掀起空間漣漪傳遞物品。”

徐老渾濁的目光中露出一抹亮芒,道。

大夥聽了之後,也是相繼點頭。

其實,並不是他們不相信邀請函的內容,而是這種分配傳承寶物的方式,實在過於匪夷所思。

“古書記載,據說‘斷刃刀帝’是一個喜歡不走尋常路的人,今天,咱們終於見識到了人家做事的不同尋常之處。”

楚香香抿嘴一笑。

“通過拍賣會的形式,分配刀帝寶藏,這看似公平,可實際上,最大的贏家還是古滅天與魔靈子啊!”

周念被‘天線金蟲’入侵的傷勢早就好了,此刻,也跟著大家來到蘇辰房間裡。

一群人,聚集在一起,開始商量接下來的行動。

之前,他們隻知道,聚集天下財富,能夠幫助自己找到刀帝寶藏。

可那更多的是猜測,如今一封‘邀請函’,挑明瞭一切,讓大家有了行動的方向。

接下來,隻有一個目的。

那就是——

賺錢!賺錢!賺錢!

隻有賺到足夠的錢,才能在十天之後的拍賣會上買買買!

眾人鬥誌十足,可是一想到,城主府與藥師工會的兩個龐然大物,不免有些氣餒。

他們的這點資產,與人家相比,無疑就是雞蛋碰石頭。

蘇辰身上的現金,全部加起來,也不過是九個億,大部分是來自於藥街的砸金蛋活動。

還有一部分,自然是售賣丹藥所得。

即便是再加上三大世界的財富,總共也隻有一百個億。

這還是他們一大群人忙活了好些天的結果。

當然,影響最大的是前段時間,寧風魂喪心病狂發起的‘清除行動’。

大肆投放瘟疫病毒,害死了幾十萬無辜百姓,也使得大家的商業活動全都受阻。

這期間的損失簡直就是巨大的。

好在,最後寧風魂完蛋了。

而大家的辛苦也冇有白費,所有付出努力的人,全都得到了天道賞賜的‘功德金光’。

一視同仁!

付出多少,得到多少!

“我聽說城主府最近賣掉好多商業街,至少回籠了千億資金。”

烈明鏡猶豫一下,把自己打聽到的訊息說了出來。

“什麼?千億資金?僅僅隻是賣掉部分商業街,古滅天那傢夥就回籠了千億了?”

周念心頭一震,目中露出濃濃的無法置信。

“除了商業街,還有一些城主府捏在手中冇有外放的地皮,也都一口價賣掉了。”

烈明鏡從袖子裡麵扯出一張紙片。

上麵密密麻麻記錄了所有城主府的產業。

包括這段時間賣出去的部分,也都重點做了標記。

“可以啊,老烈,這回辦得漂亮!”

周念接過烈明鏡手中的白紙,仔細看了起來。

“嘿嘿,這個東西不是我打聽出來的,而是剛纔藥師工會的白會長來了一趟,他說這是藥祖命他,轉交給公子的東西。”

烈明鏡臉上露出一抹尷尬的笑容,搖了搖頭。

“藥組?那不就是‘魔靈子’嗎?”

眾人心頭齊齊一顫。

比起古滅天,藥師工會的這位藥祖纔是他們的頭號大敵啊!

魔靈子身為毀滅魔族的大帝,時刻都想帶領魔族大軍入侵蒼龍大陸,這是刻在血脈骨子裡的深仇大恨。

每一個蒼龍大陸的子民,永遠不會忘記,曾經百萬魔族大軍踐踏蒼龍大陸的悲慘畫麵。

不為曆史,牢記曆史。

方能在屈辱與憤怒中成就自我!

“這估計是黃鼠狼在給雞拜年!”

周念鼻子裡重重哼了一聲,然後把紙片遞給了蘇辰。

“這個老魔頭,心裡小算盤倒是打得啪啪響,給我們送這玩意,無非是要提醒我們,不要自不量力與他們鬥。”

蘇辰接過這張寫滿密密麻麻小字的紙片,搖頭一笑。

“當然,還有一個資訊,那就是說,如果我們真要跟他們鬥的話,那就得趕緊行動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