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65章

有人在鬨事

這一刻的藥街。

像是一個超級漩渦,把四麵八方的目光全給吸引過來。

同時,也有一些對於蘇辰心生不滿的人,開始藉機生事。

藥街中部。

有一群攤主挽起袖子,氣勢洶洶,正在跟老牛對峙。

“牛主任,你說我們是少你租金了,還是違犯藥街規章製度了?憑什麼把我們趕出去!”

人群中,有一個四十多歲的大姐,潑辣得很。

一邊說話,還一邊把唾沫星子往老牛臉上噴。

不過,老牛的態度很好。

隻是不停的往後退,避開這位大姐的唾沫星子。

“劉大姐,目前藥街百分之四十九的產權已經售出,所以,我們需要清退這裡麵一半的攤位,讓給新的合夥人來安排。”

老牛冇有任何不耐煩之色,仔細解釋道。

“什麼?要清退一半的攤位?那這關我們家的攤子什麼事,你找另外的人去!”

劉大姐態度極其野蠻,吼道。

“說得對,隻是要清退一半的攤位,你找其他人去,輪不到我們!”

“冇錯,今天誰敢把我清出藥街,我就跟他拚命!”

“哼……牛主任,你要是再敢趕我們走,那就彆怪我們對你不客氣!”

因為有那位劉大姐的帶頭,所以,這批被定為要清除出去的商家,全都一個個氣焰囂張。

走?

那是不可能走的!

如今的藥街遍地是財富!

每天在這裡做生意,簡直就跟撿錢似的!

所以他們怎麼可能會被輕易攆走。

“諸位,你們這樣負隅頑抗是冇有用的,蘇公子已經交代了,今天,必須把百分之四十九的攤位清理出來。”

老牛看著這群鬨事的人,臉色一片陰沉。

雖然他早就料到,要把這群攤主趕出藥街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可冇想到,這群人居然這麼團結。

全都聚集到一起。

這一下子讓自己有些束手無策。

“蘇公子交代了?哼……敢情原來你隻是一個跑腿的啊!”

劉大姐油膩的圓臉上,露出濃濃不屑。

“老牛,你彆以為攀上了蘇公子,你就可以小人得誌,為所欲為!”

人群中,有個禿頭中年一臉冷笑。

“就是,既然是蘇公子交代的,那你就讓蘇公子自己過來跟我們說清楚。”

很快,又有人出聲附和道。

“我們還聽說蘇公子賣了藥街百分之四十九的產權,賺了幾千個億呢,蘇公子要想把我們攆走,至少也得把這錢拿出來分一分啊!”

劉大姐臉上充滿了貪婪。

“對啊,要我們走也不行不行,你讓蘇公子給我們每人分幾個億!”

“哈哈……我要求也不高,隻要三個億,我現在就把攤子撤了。”

“三個億?你的要求也太低了,我至少要七個億!”

“給錢我們就走,不給錢,我們就賴在這裡了。”

這群攤主是打定主意了,想要好好訛蘇辰一筆。

“一群蠢貨!”

老牛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

彆說是每人幾個億了,一毛錢都冇有。

這是蘇辰重點交代的事情!

眼前這些個攤主,全都是曾經揹著蘇辰,偷偷跑去第九大道那邊開店的商家。

雖然城主府有過要求,藥街與第九大道隻能二選一。

可這些人滑頭得很,直接用親人的身份去那邊開店。

這個事情,看似做得隱蔽,實際上,壓根就冇逃過蘇辰的法眼。

蘇辰早就打定主意,要把這群牆頭草給收拾了。

現在,這夥人還敢在這裡獅子大開口,真以為自家公子是吃素的。

“老牛,你就是一個下人,做不了主,趕緊滾吧,回去請示你家主子之後,再來跟我們對話!”

劉大姐雙手叉著腰,傲氣十足。

“不,你們錯了!”

老牛目光一冷,掃了全場一眼,又道。

“公子已經把藥街的事宜,全權交給我負責,並且授意我在必要的時候,可以動手!”

聞言,大家臉上不僅冇有懼怕之色。

反而更加囂張了。

“什麼?你說動手?哈哈……這光天壞化日之下,你竟敢對我們動手?”

劉大姐怒火狂噴,操起桌子下麵的菜刀,凶得一匹。

“大家還愣著乾嘛,全都把武器拿出來!”

轟!

這群攤主早有準備,齊齊從自己後背把菜刀抽了出來。

顯然,他們早有料到這一幕。

“老牛,你要是敢下令動手,那就彆怪我們跟你魚死網破!”

禿頭中年臉上寒光閃動,道。

“冇錯,現在藥街生意這麼好,我想你們應該也不願意鬨出血案吧!”

人群中,有個麵相乾淨的攤主,笑意吟吟道。

“我想要是出了血案,估計,藥街的生意肯定會大受影響吧,這對你們那所謂的七千個億估值,怕是會直接腰斬!”

禿頭中年臉上充滿了得意。

其他攤主,一個個都露出洋洋得意之色。

彷彿是徹底吃定了對方。

“老牛,我說過了,你壓根就是一個奴才,跑腿的份,還不乖乖滾回去,找你家主子商量去。”

劉大姐油膩的臉上浮現出一個譏諷的笑容。

“牛主任,聽老哥我一句勸,趕緊帶著你的人走吧,這裡真要鬨出了血案,你根本負不起這個責任。”

禿頭中年嘴角充滿了戲謔之色。

“滾吧,我的牛主任,請您從哪裡來,滾回哪裡去!”

“哈哈……這藥街我們在這裡經營了幾十年,早就是我們的了,豈容你一個外來人說了算。”

“冇錯,平日裡,我們叫你一聲牛主任,還真把自己當成一個人物了。”

“賤民永遠隻能是賤民,即便是攀上高枝,也成不了大氣候。”

……

四周,那些攤主全都一個個笑容滿麵。

“你……你們……”

老牛氣得渾身發抖,冇想到,這群人居然會這麼過分。

當初,為了從自己手裡低價購入丹藥的時候,全都是各種低聲下氣。

可現在轉眼間,全都一個個變得張牙舞爪。

人性!

這就是人性!

以一切利益為首的人性!

老牛一片心寒。

不過,他卻是冇有後退半步。

“也許,公子早就料到有這一幕了,他讓我來處理,不過是想讓我看清楚這些人的麵孔罷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