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2168章

故意迷惑敵人

“嘿嘿……我們這是將計就計,目的也是為了避免日後再讓賊惦記。”

小火凰目中閃過一抹智慧的光芒。

一旁.

楚香香他們看到蘇辰在跟小火凰竊竊私語。

總感覺,這次的事情冇有表麵看起來這麼簡單。

或許,其中應該另有隱情。

“走吧!”

蘇辰最後看了一眼被大火燒為灰燼的霸王酒樓,轉身間,帶著大家重新找了一處住所。

這是一座四合院,麵積不大,但是周圍環境非常清幽,而且也都是樣式統一的建築。

以這座四合院為中心,方圓一公裡內的院子,全都被吳大海給買下來了。

當然,這錢是蘇辰他們出的。

這些院子的產權,也都是掛在吳大海名下。

當作是對那被燒掉的霸王酒樓的補償。

“公子,按照您的吩咐,方圓一公裡已經全部清空,並且每處院子的最高點,都設立了警哨,如果有陌生人闖入,第一時間就能將之擒下。”

吳大海的霸王酒樓雖然被燒了,可他冇有半分沮喪,反而更加認真的幫蘇辰忙前忙後。

一座酒樓撐死也就幾十萬兩銀子。

可蘇辰送給他的這些院子,價值高達千萬兩。

所以這能不認真乾活嘛!

“好的,接下來幾天辛苦你了,安排一些護衛,在這附近日夜不停的巡邏,隻要有陌生麵孔靠近,立馬驅趕,如果有解決不了的事情,通知我。”

蘇辰滿意的點了點頭。

這個吳大海的確是做事情的一把好手。

要是冇有老牛的話,蘇辰肯定會讓他擔當大任。

隻可惜,吳大海還是過於圓滑市儈,相比腳踏實地的老牛,蘇辰還是更喜歡後者多一點。

“蘇公子,您放心,我會安排護衛日夜巡邏,絕對不會再讓酒樓的悲劇重演。”

吳大海拍著胸口保證道。

“那就麻煩你了。”

蘇辰帶著大家一起進入院子。

眾人齊聚一堂。

“公子,咱們那幾千個億銀票都被燒了,接下來要怎麼辦纔好啊!”

周念愁眉苦臉,道。

“誰跟你們說,幾千個億的銀票被燒的?”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啊……剛纔,霸王酒樓著火的時候,那些銀票不都是在您的房間裡麵嗎?最後冇能及時搬回來啊!”

周念說到這裡,猛地一頓,雙眼之內,露出濃濃的驚喜。

“公子,該不會是神鳥大人把那匹銀票都給救出來了吧?”

大家目光唰唰一動,看向蘇辰。

“冇錯!”

蘇辰非常坦然的承認下來。

“剛纔在路口,人多眼雜,所以就冇跟你們說,其實,那三千多個億的銀票,全都在禿毛鸚肚子裡。”

聽到這話,眾人臉上全都露出錯愕之色。

“肚子裡?”

楚香香一臉古怪。

幾千個億的銀票。

居然能夠全給吃到肚子裡去!

這本事,估計也就隻有傳說中的飛天神鸚纔有了。

“彆一臉大驚小怪的樣子,本神鳥的神通大著呢。”

禿毛鸚飛進來後,一臉得瑟。

砰砰砰!

隻見,它嘴巴一噴。

頓時有一口口箱子掉落到地上。

周念急忙上前,打開一看,發現這些箱子中裝的果然都是那些銀票。

且一張張排列整齊。

絲毫冇有被煙火熏過的痕跡。

“之前,小火凰在路口跟你小聲嘀咕,說的就是這些銀票的事情吧!”

楚香香目光一閃,道。

“是啊,這倆傢夥說,既然敵人放火燒了咱們這幾千個億的銀票,那就乾脆當作是被火了,省得接下來還不停的被賊惦記著,然後留著到拍賣會上,給敵人一個驚喜。”

之前,小火凰給的鬼點子就是這個。

將計就計!

假作這三千多個億的銀票真被火給燒了。

故意迷惑敵人!

“這個主意好,等會我就讓人去散步訊息,就說我們那幾千個億都被火給燒了。”

周念目光一亮,道。

“不僅如此,還要加上一條,高價懸賞縱火賊,誰能提供有價值的線索,一旦查實,獎勵一個億!”

楚香香秀眉輕挑,道。

“一個億?這怕是等會要全城震動啊!”

蘇辰苦笑一聲。

冇想到,楚香香出手會這麼大方。

一個懸賞高達一個億!

“全程震動這樣效果纔好,你的第九大道不是要開業了嗎?正好可以把這兩個事情,聯絡起來,炒一波熱度。”

禿毛鸚眼珠子溜溜一轉,道。

“對哦,一個億的天價懸賞,再加上蘇辰你為第九道代言,完美的結合在一起,這下全城的百姓都知道咱們的商業街了。”

楚香香臉色一陣興奮。

冇想到,自己隨便提的一個建議,居然有這麼大的宣傳作用。

“小子,要不要再花點錢,讓我指導指導你們炒這波熱度?”

禿毛鸚笑眯眯道。

“你確定是要錢不是要仙藥?”

蘇辰眉頭一挑,道。

“這還用說,肯定是仙藥了,十株仙藥,我保證讓全城的人都知道這個事情。”

禿毛鸚一臉自信,道。

“你這資訊費太貴了,買不起。”

蘇辰果斷搖頭拒絕。

“小子,你要是買了這個方案,我可以送你一點便利,比如說,幫你們存儲這幾千個億的銀票,省得以後再讓賊給惦記了。”

禿毛鸚的買一送一,的確讓大家非常感興趣。

“這個倒是可以考慮,不過,你確定回頭,不會跟我提什麼儲物費?占地費?”

蘇辰一臉警惕的看著禿毛鸚。

要是讓這傢夥把這幾千個億的銀票吃到肚子裡去!

等到拍賣會那天。

死活都不肯給吐出來,那到時候麻煩可就大了。

這不是蘇辰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而是禿毛鸚本來就這麼無恥!

這種事情,對它來說玩得是最溜的了。

“小子,你能不能對我放心一點,你看看,我都替你在火裡麵把這幾千個億銀票給弄出來了,也冇跟你收費是吧,又怎麼會耍這種無賴的把戲?”

禿毛鸚翻了個白眼,道。

“好像是有那麼點道理。”

蘇辰稍微心安了一點。

隻是,看著禿毛鸚的目光,還是有些疑惑。

這傢夥,今天貌似變得好說話了很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