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2218章

達成共識

轟隆一聲!

小火凰周身間,萬火轟鳴,噴湧而出,準備把禿毛鸚狠狠教訓一頓。

“冇人攔你,我隻是要告訴你,古滅天就在裡麵,你這一把火放過去,不僅燒不掉這些銀票,還會讓自己陷入生死之境。”

禿毛鸚看著這些熾熱翻滾的火焰,臉色一黑。

“好像有點道理,那你喊我過來是有什麼計劃嗎?”

小火凰冷靜下來後,越想越覺得,這個時候動手,實在不理智。

“哼……當然有計劃了,本神鳥做事萬無一失,豈會像你一樣,冒冒失失,打草驚蛇。”

禿毛鸚一臉傲然,道。

“我看你是皮癢癢了吧?居然敢教訓我,上次你坑我的事情,還冇解決呢!”

小火凰麵色不善。

有種要挽起袖子掐死禿毛鸚的衝動。

“額……上次的事情,的確是我不對,我跟你道歉,你就不要揪著不放了。”

禿毛鸚訕訕一笑。

這會兒,它可不敢再讓小火凰知道,自己又偷偷跟風笑笑等人做了交易。

不然,那又得一陣雞飛狗跳。

“放過你也不是不可以,這次,你要好好表現,不管如何,咱們都要把古滅天的這個銀票窩子給端了。”

小火凰目中閃過一抹濃鬱的煞氣。

如今,古滅天所擁有的財富,已經達到一個無法想象的地步。

若是不把這些錢財消滅掉,那到時候在寶藏拍賣會中,很可能所有寶物都讓古滅天給買了去。

“知道了,這次我已經有周密的計劃,咱們就這樣……”

禿毛鸚飛到小火凰身旁,悄聲道。

城主府外。

古樹,風雨不倒,巍然而立。

這一凰一鸚,交頭接耳,嘀咕個不停。

最後,達成共識的時候,禿毛鸚與小火凰目中都露出興奮的光芒。

……

第九大道。

八十八號商鋪,門前。

古田渾身煞氣滔天,冷冷盯著蘇辰。

“我的將士,都是被你殺的?”

古田聲音森冷無比,喝道。

四周,不少路過的客人紛紛停下腳步。

“發生什麼了?”

“這不是鎮南大將軍‘古田’嗎?他來這裡乾嘛?”

“好像是他的將士被蘇公子給殺了,所以是上門來報仇了。”

“這怎麼可能,蘇公子看起來文文氣氣的,也不是那種嗜殺之人,又豈會對鎮南大軍動手!”

眾人神色疑惑,紛紛議論道。

這時候,蘇辰已經看破古田體內的隱藏,並冇有多少忌憚。

“區區一顆‘血墳魔種’,即便是自爆,力量也不及‘大破滅珠’的一半,根本傷不到我絲毫。”

蘇辰輕喃一聲,心頭露出濃濃的疑惑。

既然古田體內的‘血墳魔種’傷不到自己,那古滅天安排這一出的目的是什麼?

又或者是說,古滅天還留有其他的後手?

這個古田隻是擺放在明麵上吸引自己的注意罷了?

蘇辰心生警惕,仔細觀察四周,可卻冇有發現其它的端倪。

這時候,他身上所有銀票都已經放在禿毛鸚體內,也不怕彆人來偷、來搶、來毀。

“你以為沉默就能解決問題嗎?我再問你一次,我的將士,究竟是不是你殺的?”

古田臉上怒意滔天,吼道。

雖然他的身體已經被‘血墳魔種’占據,可並冇有喪失自己的理智。

古滅天為了防治古王城天道的追蹤,隻能暗中乾擾,也不敢強行控製古田。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蘇辰麵色平靜,搖頭道。

“哼……男子漢大丈夫,敢做不敢當,你簡直就是懦夫。”

古田雙目血紅,咆哮道。

“懦夫?”

蘇辰嘴角微微一挑,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真正懦夫的人是你,到了現在,你都還不知道,自己的將士死在誰的手中!”

聞言。

古田心頭狂震。

“你是什麼意思?”

古田咬了咬牙,道。

“其實,你現在不過是一具行屍走肉,一個被人提線操控的傀儡,可憐你自己還不知情。”

蘇辰聲音無喜無悲,道。

眼下,古田體內的‘血墳魔種’並冇有徹底激發,所以,自己也未必需要動手。

古滅天為了讓自己置身事外,肯定不敢強行催動‘血墳魔種’,否則他的出手,必定會引發天道之劫。

蘇辰目前唯一擔心的是,在古田之外,古滅天正在暗中進行其它佈置。

一切明麵上能夠看得到的東西,隻是尋常罷了。

真正的凶險。

永遠是隱藏在這未知的迷霧下麵。

如今的古王城,早已變得波濤洶湧,一個不慎就有可能要粉身碎骨。

蘇辰雖然冇有把古田放在心上,但也小心至極。

能不動手,絕不動手。

“蘇辰,你少在這裡蠱惑人心,我的將士明明就是被你殺的,可你為什麼不敢承認,還要在這裡跟我扯什麼行屍走肉,提線傀儡?”

古田渾身煞氣滔天,吼道。

“你一直問我,到底是不是我殺了你的將士?這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你壓根冇有證據,能夠證明你的將士死在我手裡!”

蘇辰神色平淡,道。

“不,我有證據,我的近衛臨死前說過,那些入城的鎮南將士都是死在你手中。”

古田臉上充滿仇恨的光芒。

“你的近衛說過人是我殺的?”

蘇辰愣了一下,反應過來後,臉上露出一抹冷笑。

這簡直就是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

不過,以他的心智,很快就明白過來了。

這一切怕都是古滅天的陰謀。

通過擊殺古田的將士,誣陷自己,從而形成滔天血怒。

這纔有機會種入‘血墳魔種’。

上一世。

蘇辰與毀滅魔族交手不斷,自然瞭解‘血墳魔種’的特點。

所以,隻要古滅天冇有強行引爆魔種,那自己就有把握成功把人‘勸退’。

“古田的道心不穩,而且,此人也不是傻子,儘管血怒滔天,但仍有一絲理智尚存,這就是能夠利用的機會!”

蘇辰輕喃一聲。

這時候,他看向古田的目光,變得一片善意。

“你仔細想想,你我之間,無仇無怨,我為何要殺你的將士?”

蘇辰聲音一片柔和。

似蘊含了某種魔力,使得古田暴躁的心思。

漸漸平靜下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