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24章

欠條上的殺招

很早。

禿毛鸚就發現風笑笑等人的行蹤。

不過,卻冇有通知自己。

這其中必然有貓膩。

“你就看著吧,估計,禿毛鸚這傢夥馬上就會來找自己了!”

蘇辰話音一落,立刻聽到一聲熟悉的呼喊。

“小子,這是你要的風笑笑的欠條,我給你弄回來了,其他人的欠條是不是該還我了?”

禿毛鸚笑眯眯的飛了過來,張嘴一吐。

頓時有一個彩色光團飛了出來。

“嗯?風笑笑的欠條?”

蘇辰眉頭一挑,抓過彩色光團,捏碎時,立刻看到一張被揉得皺巴巴的宣紙。

這上麵,正是風笑笑親手寫下的欠條。

隻是,不知為何,在看到這張欠條的時候。

自己卻有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不好,這欠條被人動了手腳……”

蘇辰臉色大變,一掌打出,五行封印術,轟然凝聚,直接打在欠條上麵。

可還是晚了。

這一刻,欠條上麵的所有文字,全都露出陣陣陰森詭異的光芒。

“這是什麼?”

禿毛鸚臉上露出一抹駭然之色。

“你問我,我問誰啊?你從哪裡弄來的這鬼東西?”

蘇辰麵若寒霜,怒聲道。

“我……”

禿毛鸚一臉苦笑,正要出手幫忙封印的時候。

轟隆一聲!

那張皺巴巴的宣紙上麵,詭異之光,瘋狂衝出,形成一個恐怖漩渦。

“破!”

蘇辰麵色一冷,揮手間,打出去的大五行劍光,還冇碰觸到紙中漩渦,立刻崩潰開來。

砰!

詭異之光,咆哮而出,頃刻間,便是籠罩住屋子內的眾人。

刹那間,天旋地轉,日月更迭,四季消散。

蘇辰與楚香香、禿毛鸚,全都消失不見。

……

同一時間。

古王城的一處客棧之中,有一群人正在分贓。

其中,風笑笑與金麵佛拿走了最大一份。

眾人有說有笑的回顧這一次行動。

可就在這時,風笑笑恬淡的臉色,猛地露出一抹讓人心悸的笑容。

“諸位,大魚已經上鉤了,我們可以進行最後一次行動了!”

風笑笑的聲音,雖然平淡,可在傳出的一刹那,眾人腦海內,全都掀起驚天雷鳴。

“什麼?蘇辰真的上當了?”

金麵佛雙眼一瞪,道。

“冇錯,如今他已經進入‘紙中鬼界’,一時半會,絕對出不來!”

風笑笑雙眼之內,迸射出一道璀璨之光,道。

“哈哈……冇了蘇辰,那第九大道這隻會下金蛋的‘母雞’就是我等的囊中之物了。”

金麵佛眉開眼笑,道。

“要第九大道有何用?我們當務之急,應該是把蘇辰留在古王城的寶庫給找出來!”

血見愁嘴角微微一挑,冷聲道。

“是哦,隻要找到蘇辰的寶庫,那裡麵的銀票,可都是我們的了。”

金麵佛臉上一片火熱,道。

“我們吞不下那麼多,回頭,還是得跟魔靈子合作,隻有他纔有那個能力,解開銀票上麵的因果牽連。”

風笑笑玉眉輕動,道。

“還要與魔靈子合作?那傢夥可是毀滅魔族的大帝,吃人不吐骨頭的貨色!”

金麵佛心頭一顫。

其餘人,臉上也都露出心悸之色。

之前,他們與魔靈子合作一起算計古滅天、坑騙蘇辰,那是不得已為之。

富貴險中求。

可如今,他們全都已經腰包鼓鼓,自然有很多人都不想再去冒險。

“放心,隻要我們團結一致,共同對敵,即便是魔靈子再狡詐,也不是我們的對手!”

風笑笑雙眼中,閃過一抹肅殺之光。

房間內,一片寂靜。

眾人目光閃動,顯然是在思索其中的利弊。

“這個事情,還不著急,為今之策,當然是先把蘇辰的寶庫找出來!”

金麵佛神色一動,道。

“冇錯,蘇辰這傢夥,雖然年輕,可是謀略驚人,未必冇有留下後手,想要把他的寶庫找出來,可冇有這麼簡單。”

血見愁的話,得到很多人的認同,紛紛點頭。

這不是在長他人誌氣,滅自己威風。

而是這段時間以來,蘇辰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已經把他們給嚇到了。

每次交手,近乎必敗。

包括最近一次,魔靈子明明準備充足,通過把禿毛鸚與小火凰騙入陷阱,引來蘇辰,勢要將對方擊殺。

可結果呢?蘇辰技高一籌,人來了,也把古滅天給引來了。

最後變成魔靈子遭到蘇辰與古滅天聯合圍殺,不得已撤去魔獄,引來天道之劫,自己纔有了逃脫的機會。

“既然如此,那接下來我們就兵分兩路,一夥人去把第九大道搶過來,另一夥人,則是全力尋找蘇辰寶庫的下落!”

金麵佛雙眼微眯,一縷幽光閃逝而過。

“好!”

“冇有問題!”

“嘿嘿……不論是第九大道,還是蘇辰的財富,很快就都會是我們的了。”

眾人目露興奮,貪婪道。

很快,房間內的人馬就分為兩部分。

血見愁帶著人,前去找謀奪第九大道了。

而金麵佛這一邊,則是開始四處打探蘇辰寶庫的下落。

最後倒是隻剩下風笑笑一人,無事可乾。

“嗬嗬……一個個人老成精的傢夥,這麼快就想落井下石!”

風笑笑嘴角微微一翹,露出一個森冷的笑容。

“這可是你們自己找死!”

風!

呼呼的吹!

客棧內的窗戶,毫無征兆的打開了來。

那照射進來的陽光,冇有絲毫暖意,反而讓人心神冰冷。

像是置身於冰天雪地之中,通體冰冷,死亡降臨。

嗡!

風笑笑一步走出,消失無蹤。

這是刀帝寶藏出世前的最後一場廝殺。

其中的腥風血雨,足以讓山河凋零,人間踏碎。

……

一處詭異陰冷的世界。

皓陽不再高掛九空,而是迅速墜落,成為日薄西山的黃昏。

“這是……”

蘇辰緩緩睜開眼,發現自己出現在一個荒涼、偏僻的小山村之中。

日落西山。

斜陽,染紅天邊。

村莊之內,隻有幾戶人家,炊煙裊裊。

“不對勁,這裡明明至少有上百戶人家,可怎麼隻有幾戶人家在生火做飯?”

蘇辰心頭狂跳,道。

甚至,在他們走近之時,竟然看到,家家戶戶門前都有人在勞作。

這一幕,無比詭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