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31章

香火之靈

“你被這方世界的詭異之力,給影響了。”

蘇辰聲音一凝,道。

“難怪……難怪,我剛纔竟然有種萬念俱灰的想法,彷彿,自己就是一隻螻蟻,馬上就要被人給碾死了!”

楚香香花容間,露出濃濃的駭然。

剛纔,要不是蘇辰及時把自己震醒,恐怕,她真有可能會一直沉浸在那種古怪的狀態之中。

“大哥哥,你有看到我父親嗎?”

小男孩像是什麼都不知情,怔怔的看著蘇辰。

這一次,蘇辰的回答令他出乎意料。

“有,大哥哥有看到你的父親!”

可是,小男孩聽到這個訊息後,並冇有露出驚喜之色,而是雙眼之內的黑光變得更濃了。

“大哥哥,你可以帶我去找父親嗎?”

小男孩的聲音,變得無喜無悲,傳開時,夜裡的風,吹得更猛、更凶了。

呼呼呼!

那庭院裡的落葉,全都在風中拚命打轉。

似乎是在做最後的掙紮。

落葉化泥!

其實,並不是每一片葉子都心甘情願去化作春泥共護花。

有些落葉,都會選擇在風起時飛揚。

離開泥土。

去擁抱更廣闊的世界。

“我可以帶你去找父親,但是,你要先帶我去你剛纔去過的地方!”

蘇辰雙眼之內,閃過一抹奇異之光。

“我剛纔去過的地方?”

小男孩僵硬的神色之中,罕見的,露出一抹回憶。

彷彿,他已經忘記自己走過的地方了。

此刻正在努力的回憶著。

“對,你剛纔去過哪些地方了,帶我去!”

蘇辰聲音雖然平淡,可卻有一種不容置疑的堅決。

“我……去過哪些地方……”

小男孩雙眼之中,露出一抹掙紮與痛苦。

整個人,如同提線的木偶,轉身間,跌跌撞撞的向著院子外的小路走去。

“跟上!”

蘇辰與楚香香彼此對視一眼,步伐一動,跟了上去。

黑夜的風,在天地間起舞。

陰冷的霧。

如同蟄伏在群山中的巨獸,張開恐怖的巨口。

“我們好像被什麼怪物給盯上了!”

楚香香心頭一震,道。

“小心一些,我能感覺到,咱們距離那詭異之物越來越近了。”

蘇辰的步伐,無比沉重。

到了這個時候,他們已經冇有回頭路了。

“那個小男孩到底要帶我們去哪?”

楚香香看著四周破敗的建築,臉上有了一絲絲慌亂。

“到了!”

突然,一道脆弱的聲音傳來。

那個小男孩停下了。

蘇辰抬起頭時,看到在他們麵前,赫然有一座荒涼的‘土地廟’。

隻是,這座‘土廟’早已破敗,殘垣斷壁,隻剩下淡淡的荒涼。

“這詭異之物藏在裡麵?”

楚香香神色一沉,道。

“進去看看就知道了!”

蘇辰從小男孩麵前經過,眼角的餘光一瞥。

突然間,看到小男孩的瞳孔,有那麼一瞬間,黑霧消散。

露出前所未有的清明。

而且,他還從這道清明的目光中,看到濃濃的痛苦與掙紮。

“嗯?”

蘇辰再次看過去時,小男孩雙眼之內,再一次被黑霧吞噬,變得陰森冷酷。

“怎麼了?”

楚香香察覺到蘇辰的異樣,驚聲道。

“冇事,進去看看吧!”

蘇辰走入‘土廟’,有陣陣嗆鼻的灰塵出現。

廟裡,一片殘破。

所有東西,全都被歲月磨去了光輝,變得腐朽。

唯一儲存完好的東西,則是供台上麵的一個牌位。

“嗯?這個牌位……”

蘇辰走上前一看,發現這個牌位非常古怪,上麵冇有任何文字,則是畫著一幅圖案。

這圖案,好像是一隻烏鴉?

不對!

應該是一頭黑雀!

“這黑雀,我好像在那裡見過……”

楚香香仔細盯著這頭黑雀,突然,頭皮炸開,露出一抹前所未有的驚恐。

“這,這是傳說中的詭冥幽雀!”

轟隆一聲!

蘇辰腦海內,彷彿有十萬大山崩潰開來,傳出滾滾巨響。

詭冥幽雀!

是了!

之前,他想到的一種詭異生物,就是這種傳說中的禁忌之靈,能夠通過自己的意念,製造出一個個血色戰場,極其可怕。

“難道這個地方存在著一頭詭冥幽雀?”

楚香香想到這裡,呼吸變得一陣急促。

若是這裡真有詭冥幽雀,那麻煩就大了,這種禁忌生靈的實力,比起傳說中的大帝,都要可怕得多。

“不,不可能,如果真要有一頭活著的詭冥幽雀,我們早就死了!”

蘇辰臉色一沉,搖頭道。

詭冥幽雀,這種隻在於傳說之中的禁忌生靈,一旦出手,絕不可能隻有這點威勢。

“嘎嘎!”

突然,一聲脆響傳了開來。

土地廟外。

有一道五色神光,劃破黑夜,直接衝了進來。

“冇錯,這的確冇有活著的詭冥幽雀,但是,這裡隱藏的詭異生物,其實力也可怕得很。”

禿毛鸚飛了進來,渾身看起來有些狼狽,氣喘籲籲道。

“那這裡隱藏的詭異生物是啥?”

楚香香迫不及待問道。

“一頭染上‘詭冥幽雀’靈性的香火之靈!”

禿毛鸚聲音傳出時,一指點出。

砰!

刹那間,有一縷淩厲至極的寒光,驟然斬出,狠狠打在那塊牌位上麵。

隻是,這接下來的一幕,卻是驚得眾人目瞪口呆。

轟隆一聲!

禿毛鸚的攻擊,強大無匹。

可打在那塊牌位上麵,卻是連一道痕跡都冇有留下。

“這……這怎麼可能?”

楚香香驚呼一聲。

“該死,這裡果然是那頭香火之靈的供奉之地。”

禿毛鸚大罵一聲,正要繼續出手時。

廟外。

轟隆一聲。

虛空像是被撕裂開來。

從中走出一道金燦燦的身影。

“來了!”

“那頭香火之靈回來了!”

禿毛鸚聲音之中,有著一絲絲顫抖。

此刻,它幾乎冇有遲疑。

一個轉身!

跑!

之前,它好不容易把香火之靈引走。

目的就是為了破壞苗內的這個靈位,滅其根基。

可冇想到,對方的老巢居然堅如磐石,根本不是自己的力量所能撼動的。

禿毛鸚跑了。

禿毛鸚腳底抹油跑得無影無蹤了!

廟內。

隻留下蘇辰與楚香香,一片淩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