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32章

霸王之拳

黑夜。

冷風呼呼的吹。

土地廟外,金光綻放,如同亙古流轉的神性,驚駭人間。

“什麼是香火之靈?”

楚香香看著半空之中出現的偉岸身影,道。

“據說在上古時代,人族以香火供奉天地的自然之靈,那些自然之靈在吸收了香火之後,力量就會暴增,也會庇護人族!”

蘇辰聲音喃喃,傳出時,天地轟鳴,巨響滔天。

那尊香火之靈,踏空而來,雙目如同星辰,綻放出無敵的光輝。

“可是……香火之靈,不是在上古時代就消失滅絕了嗎?怎麼還會在這裡出現一尊香火之靈?”

楚香香臉色發白,顫聲道。

“這個問題,恐怕隻有風笑笑才清楚了!”

蘇辰搖了搖頭,雙眼之中,迸射出一道輪迴神光,照射在香火之靈身上。

轟隆一聲!

香火之靈渾身金光震動,化作一道道鎖鏈,咆哮而出。

“嗯?果然,跟禿毛鸚所說的一樣,這頭香火之靈,染上了詭冥幽雀的靈性,所以才擁有製造心神戰場的天賦。”

蘇辰神色一凝,道。

在他的觀察之中。

香火之靈體內,存在著一個黑色光球。

所有來自詭冥幽雀的力量,都是通過這個黑色光球散發而出。

轟隆一聲!

突然,香火之靈體外的金光鎖鏈席捲而出,破碎雲巔,衝向蘇辰。

“不好!”

蘇辰心神一顫,剛要倒退,可卻已然冇有退路。

四麵八方,全都被香火之靈的金光鎖鏈禁錮住了。

哢嚓一聲!

香火願力,化作一幅九天河圖,穿梭而來。

這一刻,大道儘顯。

無數高冠博帶的先賢凝聚而出。

叩拜天地,禮奉神明。

“滅!”

一道幽冷寂滅的聲音,傳出時,幽幽時空轉換,蘇辰整個人被香火之圖包裹住了。

刹那間,沉淪於河圖世界。

“給我破!”

轟!

無儘罡氣,瘋狂爆發,化作一輪罡陽,呼嘯間,衝了出去。

砰!

一道無法形容的驚天轟鳴,傳了開來。

龍象罡陽,炸開時,飛出一尊無敵道影,天威浩蕩,與這道香火之圖碰撞到了一起。

“螻蟻,不值一提!”

香火之靈淩空而立,嘴角浮現出一抹濃濃的不屑,揮手間,萬千先賢叩拜天地,祭祀神明的倒影,驟然落下。

這些先賢倒影的力量,可怕至極,爆發時,彷彿能讓輪迴顫抖,能讓黃泉乾枯,洶湧無比。

迅速向著蘇辰鎮壓而去。

這是天地先賢的力量!

也是萬民叩拜的香火之力!

神秘、可怕、強大!

砰!

蘇辰周身間的龍象罡氣,僅僅隻是抵擋了一下,便是徹底破碎開來。

“噗……”

一抹豔紅的鮮血,狂灑而出。

那尊香火之靈看到這一幕,臉上的譏諷之色更濃了。

一個小小的武者,膽敢踏足自己的世界。

隻有死路一途!

幾乎就在他要打出最後一擊碾死這隻人族螻蟻的時候。

突然,香火之靈體內傳出一陣心驚肉跳的感覺。

“不好!”

香火之靈臉色狂變,轉身間,看到了此生最為絕望的一幕。

不遠處,那個被自己忽視的人族女子,周身間,赫然爆發出一道霸道亙古的力量。

“碎!”

楚香香雙眼之中,有一道無法形容的霸道之光,迸射開來,瞬間把整個世界的意誌都給壓製下去了。

轟隆一聲!

這一刻,那土地廟內的供奉牌位,彷彿感受到強烈威脅,立刻爆發出一陣滔天吸力。

刹那間,整個天地儘頭的黑霧,全都席捲而來,融入到牌位之中。

“吼……”

牌位上麵,那原本隻是一幅圖案的詭冥幽雀,發出一聲厲嘯。

似乎從無儘輪迴中甦醒過來。

天地變色,萬靈驚駭。

這頭以無儘黑霧凝聚而成的詭冥幽雀,輕輕一動,立刻爆發出讓眾生都為之恐懼的殺機。

可是,從始至終,楚香香都是一臉輕蔑。

“霸王之拳,破儘邪魍!”

一道傳頌千古的霸王絕響,出現時,更有無敵拳光,席捲而出。

這些拳光的力量,可怕到了極致。

上可轟殺無上武神,下能滅諸天邪魔。

這一拳,更可破儘眾生之物。

破破破!

破滅一切!

破滅眾生!

破滅萬惡!

隱約間,好似有無儘生靈在發出驚恐的嘶吼。

砰!

一聲巨響,傳出時。

這頭擁有詭異之力的幽雀,炸開了。

毫無征兆的炸開了!

然後,天穹之上,這道無可匹敵的拳光,轟然而動,直接打在那座土地廟上麵。

哢嚓一聲!

有道世界破裂的聲音傳了開來。

整座土地廟。

直接被夷為平地。

那廟內,所供奉的靈位,也在這一刻,破滅開來。

無儘歲月以來凝聚而出的香火,失去了載體,消散人間。

“這……”

禿毛鸚躲在很遠很遠的一個狗洞裡麵。

此刻,它睜大了眼,無法置信的看著這一幕。

一拳,轟殺了那一座香火之廟。

最關鍵的是,這座香火之廟的守護靈還是傳說中的詭冥幽雀。

這怎麼可能?

天地間怎麼會有如此霸道的拳頭!

“丫的……楚霸王那傢夥的實力到底達到哪一個境界了?”

“僅僅隻是一道烙印在楚香香體內的神通,便有這般毀天滅地的威勢!”

“如若本尊親自出手,那又得何等之可怕!”

禿毛鸚雙腿發軟,感覺頭皮都要炸開了。

本來,它還打算找個機會去大楚帝國的皇宮轉悠轉悠,可現在它已經徹底熄滅了這個想法。

皇宮內仙藥雖好,可也得有那命能去消受啊!

“好恐怖的底牌!”

蘇辰一直知道,楚香香身上,擁有楚天帝留下的底牌,隻是冇想到會這麼可怕。

“嗯?”

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麼,臉色一沉。

“這裡其實就是一座領域世界,可是,這等程度的攻擊,應該會引發古王城天道法則纔對,但是……”

蘇辰心頭一動,仔細感悟,竟然發現自己能與荒古空間聯絡上了。

那種遮蔽空間至寶的力量消失了。

“嗯?怎麼會這樣?古王城天道法則消失了,莫非是古王城那邊發生了驚天變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