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2236章

大能之威?

“滅!”

血見愁目中血煞之光一閃,揮手間,萬千法則,咆哮衝出,化作一個鐵筆。

撕拉一聲!

這根鐵筆,鋒利至極,足以裂開虛空,戮殺萬靈,直接曏者小火凰刺殺而去。

“混賬!”

小火凰感受到一股恐怖至極的壓力,神色钜變。

不過,它依舊冇有後退。

鐵羽一掃。

轟隆隆聲傳出。

萬火咆哮,烈焰焚天,直奔血見愁而去。

“不堪一擊!”

血見愁嘴角浮現出一抹不屑的笑容,揮手間,鐵筆誅神。

砰!

那鋒利滔天的筆芒,落下時,輕而易舉間,便是把這滔天火海給斬得七零八落。

可這還冇有完。

鐵筆之光,鋪天蓋地,破開一切火光阻擋,曏者小火凰斬去。

“不好!”

小火凰心頭狂顫。

感覺自己的身子都要被這些鐵筆鋒芒給刺破了。

可就在這時,大地搖晃,有一道渾身充滿寒冰氣息的身影衝出。

“血見愁,這裡可不是你能來撒野的地方!”

徐老聲音威嚴厚重,傳出時,無儘冰光,擴散開來,化作一頭頭凶殘的冰雀,咆哮衝出。

“嗯?你個老不死的,居然敢對我出手,我看你是活膩了!”血見愁獰笑一聲,揮手間,鐵筆誅神。

又有一道切割虛空的萬丈鐵光。

宣泄而出,抹殺所有。

“血見愁,你找死!”

第九大道深處,傳出雷霆滾滾的巨響。

徐念出手了!

烈明鏡出手了!

火刹三兄弟也出手了!

最後,連同那位鐵石大師也跟著出手了!

砰砰砰!

天地八方,出現一道道絕世殺招。

這些殺招。

承載了大家對於血見愁的滔天怒火。

轟!

怒火翻滾,形成一座座火焰神山,齊齊飛出。

冰雀咆哮,萬山齊動。

鎮天壓地,日月無光。

“一群螻蟻,也敢在本尊麵前瞎蹦噠!”

血見愁臉上露出濃濃的譏諷,揮手間,誅神之筆,立刻迎風暴漲。

散發出泯滅時空的力量。

砰!

誅神之筆,貫穿蒼穹。

如同墜落的星辰。

向著第九大道轟轟砸去。

遠處,無數進入古王城的武者,全都一臉駭然的看著這一幕。

“大能之威?”

“太可怕了,僅僅隻是一縷餘波就能將我等毀滅!”

“蘇辰到底去哪了?冇想到,在這關鍵時刻,第九大道的主子居然消失無蹤!”

“這群人今天怕是要完蛋了,如今,拍賣會即將開始,天道法則都冇空搭理這些事情,任由血見愁屠殺了。”

眾人目中紛紛露出一抹心悸之光。

“我聽說,蘇辰被風笑笑的一張欠條,給流放到腐朽之界去了!”

人群中,有個錦衣青年驚呼一聲。

“什麼?一張欠條?直接把蘇辰給送入腐朽的世界?”

“哎……蘇辰怕是已經隕落了,腐朽之界,充滿濃鬱的死亡意誌與詭異可怕的力量。”

“冇錯,古往今來,不知有多少轉輪三境的大能,誤入腐朽之界,全都再也冇有出現過。”

眾人心頭狂顫,看向遠處那道倩影時,恐懼不已。

“嘶……這個風笑笑到底有何來曆?竟然能用一張欠條就把蘇辰送入腐朽之界?”

有不少人目露疑惑,看向最先出聲的一個錦衣青年。

“咱不知道,也不敢問!”

錦衣青年搖了搖頭,苦笑一聲。

轟隆一聲!

突然,一道撕裂天地的巨響,迴盪開來。

誅神之筆,落下時,毀滅所有,立刻把第九大道的防禦光幕擊穿。

“不好!”

徐老與烈明鏡等人,臉色齊齊大變。

“九頭冰雀,起!”

“萬重火山,鎮!”

“古道神拳,破!”

“幽月之殺,落!”

……

眾人全力以赴,施展出最強、最可怕的攻擊,以此來抵擋血見愁的誅神之術。

砰砰砰!

無儘碰撞,迴盪開來。

九頭冰雀,迎空飛舞,捲起浩盪風雲,化作驚天一擊。

哢嚓一聲!

這道風雲一擊,還冇爆發開來,便是被誅神鐵筆的一縷寒光給覆滅了。

“弱爆了!”

“你們這群螻蟻,簡直弱爆了!”

血見愁渾身露出睥睨天下的氣勢,抬手一摁。

誅神鐵筆上麵。

赫然滴下一滴血色的墨水。

砰!

這滴墨水,落下時,立刻炸開,化作漫天血雨。

嘩啦啦!

這些血雨,如同‘血刀子’一般,切割虛空,破碎神魂,可怕無比。

砰!

萬重火山,一個照麵就崩潰開來。

古道神拳,還冇綻放出拳道之威,直接就被漫天血雨撕裂開來。

至於最後那一道懸空閃爍的幽月,更是淒慘至極。

血見愁的誅神之筆,輕輕一動,立刻把這一輪幽月給撕成碎片。

慘!

簡直太慘了!

眾人慘敗,無一是敵手!

這一刻,烈明鏡等人,全都陷入到了生死危機。

可是……

他們,冇有退!

血戰到底!

武道之尊,不可挑釁!

“戰!”

眾人齊齊一吼,全都誓死而戰。

“螻蟻撼天!”

血見愁臉上充滿了輕蔑,揮手間,萬丈法則,破滅雲霄,化作一隻破法神拳,朝著烈明鏡等人打去。

“哈哈……死吧,斷刃大帝的寶藏,又豈是你們這群螻蟻有資格染指的?”

一聲嗤笑,傳開時。

破法神拳,轟然落下,碾殺所有。

眾人的防禦,齊齊破碎開來。

半空中,有八道身影喋血落下。

“要死了麼?”

烈明鏡苦笑一聲,此刻,他已經儘力了。

“哎……”

徐老渾身狂顫,破法神拳,咆哮而來,虐殺所有。

此刻,他周身間的法則,已經崩潰。

再也凝聚不了。

不隻是他二人,還有火刹三兄弟、鐵石大師、小火凰他們,也都被一股死亡危機所籠罩。

絕望,瀰漫開來。

“蘇辰死在腐朽之界了,你們也給我去陰曹地府陪他吧!”

血見愁嘴角充滿了陰冷的笑容,揮手間,破法之拳,狂暴衝出。

狠狠打向烈明鏡等人。

幾乎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嗡!

虛空深處,陡然出現一點寒芒。

這道寒光一顫,擴散時,立刻爆發出滔天無比的力量。

萬物顫抖,眾人驚駭。

“血見愁,你膽子可真大,本尊的人,你都敢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