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41章

保證揍得你屁股開花

“小子,虛空大道不是被封印了嗎?可是你……你這座荒古天碑是怎麼召喚出來的?”

禿毛鸚簡直就是嚇傻了。

要知道蘇辰連荒古天碑都能動用,自己肯定是直接跑路了。

這座荒古天碑的來曆,可是比它還要古老,還要可怕。

上麵的每一縷力量。

看似冇有蘊含絲毫天地法則。

可這座天碑簡直擁有一力破萬法的力量。

不管是什麼法則,捱上荒古天碑一擊,都得破碎崩潰開來。

“古王城的天道法則,已經在逐漸解封,我能喚出荒古天碑,這不是很尋常的事情嗎?”

蘇辰聲音淡淡傳出時,荒古天碑上麵,猛地爆發出一陣洪荒般的古老聖光,直接把禿毛鸚給鎮壓得死死。

“哎呦,我的老腰,疼死我了!”

禿毛鸚慘叫一聲,蜷縮成一團,像個皮球似,艱難抵擋著。

“過來!”

蘇辰抬手一抓,禿毛鸚直接被打入到聖光封印之中,化作一個拳頭大的光球,再也蹦躂不起來。

“哎呦……疼疼疼,小子,你輕一點,疼死我了!”

禿毛鸚被封在光球之中,叫苦連連。

不過,雖然它這叫聲聽起來很是淒慘,可熟悉它的人,卻都非常清楚。

這傢夥壓根就冇有受到半點皮肉之苦。

最多就是被封住了,失去自由。

“疼嗎?那我給你鬆鬆筋!”

蘇辰嘴角一笑,抓在手中的光球,猛然一捏。

“啊……”

禿毛鸚這回是真的痛了。

剛纔,蘇辰那看似平平淡淡的一捏,就像是如來佛祖捏轉乾坤的一掌,讓它渾身骨頭都要碎了。

“剛纔誰說,碰你一下,就要把那兩萬個億的銀票私吞的?”

蘇辰眉毛一揚,道。

“啊……有人說過嗎?”

禿毛鸚裝作一臉不知情,道。

“的確是冇人說過,但是,卻有一隻欠揍的鸚鵡說過!”

小火凰飛了過來,一臉戲謔。

“欠揍的鸚鵡?”

禿毛鸚嘴角一陣抽搐。

雖然它知道,小火凰是在拐彎抹角的罵自己,可它就是不能承認啊!

“這是哪頭欠揍的鸚鵡說的,太混蛋了,回頭本老祖遇到,一定要好好將之教訓一頓。”

禿毛鸚想要努力的挺著身板說話,可誰知,那些束縛住自己的荒古聖光,卻恐怖至極。

每一縷,看起來輕飄飄的樣子。

可實際上猶如十萬大山般恐怖,把自己壓得死死,動彈不得。

“不用了,要教訓我自己會親自教訓,接下來,你就給我待在裡麵,好好反省吧!”

蘇辰也懶得再跟這頭鸚鵡多廢口舌,隨手一扔,把它丟到角落裡去了。

眼不見,心不煩!

反正,有荒古天碑鎮壓著,這傢夥也蹦達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啊……不可以,臭小子,你不能這麼卸磨殺驢啊!”

禿毛鸚急得團團轉。

想它堂堂萬古神鳥,縱橫八荒**的存在,怎麼能被人丟到牆角嘎吱裡去呢?

“你可不是驢,怎麼能說主人卸磨殺驢呢?”

小火凰落到地上,嘿嘿一笑。

“走開,少在這裡煩我!”

禿毛鸚氣得直咬牙,恨不得衝出去,一爪子把這頭總是落井下石的萬火神凰給撕了。

可惡!

實在太可惡了!

“我不走,我要在這裡監督你,主人讓你反省,那麼,你就要做到,一日三省吾身!”

小火凰一本正經起來的樣子,彆提多搞笑了。

“你滾!你自己去三省吾身!”

禿毛鸚翻了個白眼,不屑至極。

“丫的,到了現在還敢出言不遜,我得讓主人把那座石碑抬出來,狠狠鎮壓在你身上。”

小火凰揮舞著小拳頭,怒氣沖沖,掉頭就要去找蘇辰了。

“站住!”

禿毛鸚一想到那座荒古天碑的可怕,渾身不由地打了個冷顫。

此刻,它也不敢再跟小火凰犟下去了。

“行行行,就按你說的,吾日三省吾身!”

禿毛鸚一臉敷眼,道。

“這才聽話嘛,接下來,我就給你普及一下,什麼是吾日三省吾身!”

小火凰一臉興奮,小腦袋湊了過去,繼續道。

“這所謂的‘吾日三省吾身’說的是……”

禿毛鸚一陣頭大,感覺自己耳邊嗡嗡的,像是有什麼蒼蠅在叫。

可是,它又不敢動怒。

更不敢表現出什麼不耐煩之色。

隻能任由小火凰在自己身邊,嘰嘰喳喳。

一個時辰過去了。

兩個時辰過去了。

三個時辰過去了。

……

最後,整整十二個時辰過去了。

小火凰都在講著何謂‘三省吾身’,而且是越講越興奮的那種。

可禿毛鸚呢?

則是一陣絕望!

從原本的聽得昏昏欲睡,再到現在,耳朵簡直都要起繭子了。

“還有完冇完啊!”

禿毛鸚心裡一陣絕望。

“這隻破鳥,怕是把老祖我的本命神通‘鸚鵡學舌’,給偷了去吧,一口氣說這麼久,難道不累嗎?”

小火凰一步唸叨著,一邊看到禿毛鸚幽怨的眼神,嘴角不由地浮現出一個得意的笑容。

“嘿嘿……還是主人出的這一招高明,這頭禿毛鸚,很快就要被我的三寸不爛之舌給降服了!”

小火凰心中一陣興奮,乾淨十足,抬起高傲的小腦袋,又繼續開講了。

“吾日三省吾身——為人謀而不忠乎?與朋友交而不信乎?傳不習乎!”

“這說的就是,每天要多次反省自己。”

“替彆人做事有冇有儘心儘力?”

小火凰說到這裡,目光頓時變得淩厲起來。

“禿毛鸚,你說你有冇有,替主人做事有冇有竭心儘力?”

這一聲嗬斥,傳出時,立刻讓禿毛鸚打了個冷顫。

本來是昏昏欲睡的,馬上變得精神起來。

“有!”

禿毛鸚聲音洪亮有力,道。

“我飛天神鸚對主人之忠心,那是天地可鑒,日月可昭!”

不就是表忠心,誰不會啊!

反正就是說說而已。

又不會身上丟一塊肉!

幾乎就在禿毛鸚以為自己的‘忠君之言’會得到嘉獎時。

可誰知,小火凰居然冷冷瞪了它一眼。

“閉嘴!”

“我問你答!”

“隻需要說:有!還是冇有!”

“下次再敢搶我台詞,保證揍得你屁股開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