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2250章

難道是她?

砰砰砰!

魔靈子的滅世大磨盤,落下時,立刻與這輪本源道陽,碰撞到了一起。

“滅!”

古滅天嘴角露出一個陰森的笑容,揮手間,輪迴霸槍,破開一切,向著蘇辰的紫色空輪刺去。

可就在這時,異變生起。

刀光!

無儘的刀光,出現了!

整個天地,全都被血色刀光所覆蓋。

不論是魔靈子,還是古滅天,全都在這一刻,神色大變。

他們所打出的攻擊,紛紛消散開來。

血色刀光,如同潮水,轟轟爆發,所過之處,摧毀一切武學神通。

“好大的陣仗!”

蘇辰看著四周的本源道氣全都被血色刀光吞噬,也就停止修煉。

此刻,他的修為,已然穩定在了空輪初期。

戰力更是爆表!

像血見愁那等層次的仙輪,怕是徒手間就能將之撕裂。

“斷刃刀帝的寶藏,出世了!”

眾人目光閃爍,齊齊一動,看向蒼穹之內。

踏踏踏!

那裡,有一陣踏破虛空的腳步聲傳來。

這道聲音不大,可在傳出的一瞬,卻有一股無法想象的滔天殺戮,席捲而出。

血煞淩空穿雲霄!

八荒**,唯殺意創人間!

虛空之上。

一道人影,緩緩走來。

無儘刀光,紛紛升空而起,形成一座血色大道。

不停的向著蒼穹深處延伸而去。

整個世間的神兵刀刃,似乎都在雀躍,都在歡呼,都在狂笑。

“這是斷刃刀帝留下的一道分身?”

古滅天眉頭擰成一團。

看向天地儘頭走來的這尊無敵大帝,一片凝重。

“不對,斷刃刀帝已經隕落了無數載,所以,這道分身,應該是冇有意識的纔對。”

魔靈子雙眼之內,閃過一抹幽光。

“太強了,即便是冇有自我意識,可也遠非是一般的‘風火劫’境的大帝所能抗衡的!”

蘇玄有種頭皮炸開的感覺。

此刻,蒼穹內的這道無敵人影,倘若對他們出手。

場上將冇有一個人能夠逃脫。

“三千神兵,何在?”

斷刃刀帝的分身開口了。

轟!

天地狂顫,一切有形的物質在這一刻都分崩離析了。

整座古王城,像是解體一般。

“在!”

這是一聲來自神兵的咆哮。

轟!

無儘殺氣,沖天而起。

四麵八方,飛出一把把形狀古怪的神兵,全都是以無窮無儘的殺氣凝聚凝成。

三千神兵,血氣震裂長空,衝出時,在半空中,紛紛融合到一起。

搭建成一座怪異的建築。

這建築,四四方方。

外表看不出特殊不凡之處。

隻是一想到,這是由三千血煞神兵凝聚而成,眾人就有種毛骨悚然之感。

哢嚓一聲!

突然間,這座方形的血色建築上麵,出現一扇門戶。

當這扇門戶凝聚之時,萬千寶光,沖天而起。

垂落開來,籠罩住整個天地。

頃刻間。

所有殺戮刀芒,全都消失不見。

砰!

斷刃刀帝的分身,一步邁出,進入這座由血煞神兵凝聚而成的建築。

轟隆一聲!

整座建築散發出來的寶光,立刻凝實,成為一件件天地奇珍。

“什麼?這是傳說中的‘無畏果實’!”

人群中,有人死死盯著其中一枚類似於果實的奇珍,驚呼道。

天地奇珍,基本上都是世間罕見的仙物。

而仙物,又劃分九品。

其中一品仙物相對較弱。

九品仙物最為珍貴。

眼前這個仙**能所看到的‘無畏果實’,屬於三品仙物。

服用之後,可以讓一位半步帝境,誕生無畏之軀。

有五成的概率可以渡過‘風火劫’。

“不隻是無畏果實、還有天霸果實、虎魔果實、奇凰果實……”

寶光噴湧,一枚枚蘊含了某種天地法則的果實,爭相凝聚而出。

這每一枚果實,幾乎都能塑造出一具人間仙體,擁有衝擊大帝的資格。

幾乎就在眾人心頭火熱的時候,有道平靜恬淡的聲音,緩緩傳了開來。

“諸位,天帝寶藏拍賣會即將開始,還請入內!”

蘇辰聽到這聲音時,心頭狂震,不由地露出一種熟悉的感覺。

是的!

這道聲音,給他一種非常熟悉之感。

如果他要是冇猜錯的話,這道聲音的主人,自己應該接觸過纔對。

“難道是她?”

蘇辰腦海內,閃過一個看似荒誕,可又不得不相信的念頭。

果不其然。

這接下來的一幕,徹底驗證了他的猜測。

嗡!

天帝之門,哢哢轉動,從中走出一個黑衣女子。

“是她!林驚月!”

蘇辰當初,曾在刀墓中救下一人,便是眼前這個黑衣女子。

那時候,林驚月正被血見愁追殺,上天入地無門,還是蘇辰的出手相助,才讓她逃離了鬼門關。

不過,此刻的林驚月,與當初有了很大的不同,簡直就是判若兩人。

蘇辰從對方身上,感受到一股浩瀚如天地的力量。

這股力量,與古王城的天道法則,有著同出根源的氣息。

要是冇猜錯的話,之前鎮壓著他們的王城天道,如今已是與林驚月融合到了一起。

“是驚月……驚月怎麼會在這裡?”

楚香香一臉的不可思議。

“之前你不是說過嗎?林驚月體內,蘊含了斷刃刀帝的血脈,如今她融合古王城天道,也算是實至名歸!”

蘇辰冷靜下來後,頓時明白了這其中的關鍵。

古王城天道規則,實際上是斷刃刀帝親手打造的一種天地之力,也是他留給後代的福澤。

當初,血見愁背後的組織。

之所以要擒殺林驚月,也是看上對方的刀帝血脈。

隻可惜被蘇辰橫插一腳。

功虧一簣。

“諸位,拍賣會即將開始,還請入內!”

林驚月並冇有理會眾人的神色變換,而是一揮手,有十幾座接引神橋飛出,落在眾人麵前。

“走吧!”

蘇辰一馬當先,踏上接引神橋。

楚香香等人見狀,立馬跟了上去。

“蘇公子,好久不見!”

林驚月朝著蘇辰微微一笑,道。

“好久不見!”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淡然之色。

不知為何,從林驚月身上,他能感受到一種熟悉無比的氣息。

這氣息,與他記憶深處的女子,非常吻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