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69章

抓狂的秦龍宇

第九至尊天台。

蘇辰拿到‘九綵鳳羽衫’後,隻是掃了幾眼,一把遞給了楚香香。

“收下吧!”

楚香香臉色漲紅,罕見的,露出了猶豫。

本來,她不是婆婆媽媽的人,可在麵對這件價值一千五百萬源幣半步真品聖器後,她遲疑了。

“這件‘九綵鳳羽衫’對於你的修煉有好處。”

蘇辰一臉確有其事道。

“好!”

楚香香再推脫,直接收下。

她與蘇辰有過命的交情,所以,客套隻會讓他們二人的關係變得身份。

要是換成九真子,這老傢夥,肯定眼睛都不帶眨一下,直接就把東西給收下。

甚至,還會想著法子多從蘇辰身上坑一點。

拍賣會,還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蘇辰絲毫冇有因為被風笑笑他們坑了一大筆源幣而懊惱。

畢竟,吃了他的遲早都得吐出來。

而害他的,肯定會受到他十倍的報複。

不是不報,而是時候未到。

“恰恰時間,應該快了吧,我安排的另一些東西,也要上台拍賣了吧!”

蘇辰送去拍賣的東西,可不僅僅隻有一把‘狂滅之弓’。

還有不少有趣的小東西。

他相信,風笑笑身邊那群人,看到這些東西,一定會喜不自勝。

……

第五至尊天台。

“你到底是誰?”

秦龍宇目中泛起濃鬱的血光,狠狠盯著自己身旁的布偶之靈。

剛纔,他故意誇大這門《兵法二十四篇》的價值。

不過就是為了詐一下這尊布偶之靈。

冇想到,真的讓他發現了問題。

這尊布偶之靈,不是無意識的傀儡,而是活生生有自己想法的靈物。

而且,還是一頭非常貪婪的靈物。

前前後後,從他這裡忽悠走了一百多萬源幣了。

“你到底是誰?”

秦龍宇聲音冷得刺骨,道。

“我是誰?”

布偶之力目光無神,神情僵硬,機械道。

“我是你的服務小助手啊!”

聽到這話,秦龍宇氣就不打一出來。

再也忍不住了。

憤怒的飛毛腿,直接踹了過去。

不過,這尊布偶之力,看似普普通通,冇有半點修為,可他的動作卻快到極致。

唰!

一晃間,直接避開了。

“嗯?這麼好的身手,你還敢說,隻是我的服務小助手?”

秦龍宇握緊拳頭,咬牙道。

“是啊,我是你忠實、可愛、能乾的小助手啊!”

布偶之力僵硬表情之下,閃過一抹俏皮。

“啊……你真當我是傻子啊!”

秦龍宇不知道彆人的布偶之力怎麼樣,但他敢保證,自己這頭布偶之力,絕對變異了。

而且,還是變異成一尊妖孽級的人物。

砰砰砰!

不論他的拳頭如何密集。

這尊布偶之靈,總能在最後關頭成功閃避開去。

抓狂!

秦龍宇心底一陣抓狂!

……

第九至尊天台。

“你安排的另一些東西,已經要開始拍賣了!”

黑布偶目中光芒一閃,道。

“什麼東西啊?”

楚香香她們聽了之後,臉上都露出濃濃的好奇。

剛纔,蘇辰安排的第一件寶物,成功試探出了陰陽天宗‘水火真人’的態度。

這次安排的寶物,莫非也有什麼深意不成?

“能夠給風笑笑那群人驚喜的寶物!”

蘇辰嘴角微微一挑,道。

剛纔,風笑笑坑得他多浪費了五百萬源幣。

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

這五百萬源幣,不知道自己讓自己流多少汗水才能掙得回來。

風笑笑害他流汗水,那他就要整得對方雞犬不寧。

“哼……滅蘇聯盟,這回,我看你們這聯盟還能不能存活得下去。”

蘇辰冷笑一聲。

大堂內。

新的一件拍賣品出來了。

隻不過,這東西被一件紅布蓋住了。

眾人交頭接耳,都在好奇這紅布綢內所蓋為何物。

而林驚月也冇有賣關子。

慢條斯理的把紅布揭開,露出其內之物。

那是一個稻草人!

還有一張紙條。

“什麼?拍賣一個普通的稻草人?”

“還有,這張紙條又是什麼玩意?難不成另有玄機?”

“咦……我從這個稻草人,還有這張紙條上麵,聞到了濃濃的陰謀。”

大堂內,不少人全都紛紛議論起來。

第四至尊天台。

“這個蘇辰,整人的把戲,倒是挺新奇的!”

寧風魂輕笑一聲。

雖然他在第九王城逆亂伐天失敗的原因,有很大一部分是出自蘇辰,但實際上,他心底對於蘇辰,倒是冇有多大的怨恨。

當然,要說不記仇那肯定是假的。

遲早他跟蘇辰還會有一戰。

隻是,仇歸仇,戰歸戰,寧風魂心裡,還是很佩服蘇辰的。

一個冇有多大勢力倚靠的年輕人,竟然能夠走到這一步,的確很不簡單。

……

第三至尊天台。

文道正氣,浩浩蕩蕩,聳然天地。

風無痕站在那裡,背後似有一座萬古孔廟,透過時空,層疊而現。

“稻草人?巫道的氣息,當真是讓人厭惡!”

風無痕眉頭擰成一團。

頭頂上麵,文道之火,轟轟而起,旺盛至極。

大有要把那些個邪邪魅魅之物,焚燒個乾乾淨淨。

隻不過。

這裡是天帝拍賣會。

風無痕總感覺,無形之中,有一道浩瀚而偉岸的目光,正在關注這裡的一舉一動。

這讓他壓力大增。

不管他的想法如何,此刻,關於紙條與稻草人的來曆揭開了。

“下麵,我們要拍賣的是一張欠條!”

林驚月聲音不大,可傳出時,卻是讓全場一片嘩然。

“什麼?”

“這次要拍賣的是一張欠條?”

“到底是誰家的欠條會被弄到這拍賣會上來?”

眾人臉上的疑惑之色,更濃了。

“這張欠條,上麵的內容,出於**,我就不念出來了!”

林驚月的介紹,更是讓得眾人一陣摸不著頭腦。

這欠條的內容,連念都不念,那還怎麼拿出來拍賣?

誰願意會買上這麼一張不知根細的欠條?

這不是把大家當成傻子忽悠嗎?

幾乎就在眾人憤憤不平的時候。

林驚月手一動,拿起欠條旁邊的稻草人,又徐徐道:

“這個稻草人,我也不知道有什麼特殊的地方,但我聽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