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73章

古滅天的動作

第八至尊天台。

水火真人目光一凝,落在手中的火紅色石頭上麵。

這石頭,表麵上看起來,平平無奇,可若心神沉入其中,頓時能夠看到,石頭內部,自成空間。

有太陽初出光赫赫,也有月落烏啼霜滿天。

更有千山萬山如火發,也有大江大河向東流。

石頭內的空間,變幻無窮,威勢無雙,僅僅隻露出一絲,就震得水火真人心神澎湃。

“這就是‘帝血石’的力量麼?”

水火真人輕喃一聲。

帝血石的來曆,可不簡單。

遠遠不是說隻要一塊石頭,沾上大帝之血,就能被稱作帝血石。

而是要把一尊活著的大帝王,硬生生的煉製成一塊石子,這才叫帝血石。

這其中的過程之複雜,所需要用到的材料之多,施展的法訣之可怕,無法形容。

“有了這枚‘帝血石’,要不了多久,我也擁有衝擊星空古路的資格了。”

水火真人目光火熱,咬了咬牙,終於有了決定。

嗡!

隻見,他張嘴一吞,直接把這枚‘帝血石’吞入體內。

可誰也冇有注意到,這時候,帝血石上麵,陡然泛起一陣妖邪紫光。

第二至尊天台。

古滅天穩穩坐在那裡,閉目養神。

似乎是兩耳不聞窗外事。

可就在這時,他嘴角微微一挑,露出一個邪魅的笑容。

“又要多一具分身了,而且還是掌握了本源大道的分身!”

一聲輕喃,傳出時,在他背後的武神元陽,迅速震盪起來,像是一分為二。

另一半元陽,沉入虛空,消失無蹤。

……

第九至尊天台。

蘇辰看著已經到賬的一個億源幣,臉上笑容滿麵。

他打定主意了。

接下來,要是有仙藥出現,統統都給拍下來,回頭送給禿毛鸚當禮物。

這些欠條,全都是禿毛鸚勒索來的,要不是它這麼胡搞,自己也不可能在陰差陽錯之下,進賬一個億。

“這事情,恐怕不簡單!”

楚香香突然走了上來,眉頭緊皺,道。

“嗯?”

蘇辰臉上的笑容,頓時減半,問道。

“你是在想,為什麼風笑笑能夠這麼大方的拿出一個億源幣吧?”

聞言,楚香香微微點了點頭。

“是啊,風笑笑如此爽快的拿出一個億,隻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她的身家,極其豐厚,比我們所想的,都要多得多。”

楚香香的分析,不無道理。

可是,眾人都很疑惑。

以風笑笑的本事,要真的能夠弄到那麼多的源幣,那為什麼還要坐在下麵,冇能躋身至尊天台。

“你說得冇錯,風笑笑身上的源幣,十有**,比我們還要多。”

蘇辰想了一會,立刻就得出答案了。

“什麼?比我們還要多,這不可能吧?”

大家聽到蘇辰的話時,腦海內,閃過的第一個念頭,就是無法置信。

“冇什麼不可能的,風笑笑與魔靈子有交易,魔靈子在第一刀墓的時候,奪得本源殺道,所以,他在第九刀墓的佈局都作廢了,最後那些財富,肯定是統統給了風笑笑。”

蘇辰的話,立刻讓大家心中的疑惑去半。

可是,他們依舊還有很多不解。

“風笑笑的財富,再加上魔靈子的財富,未必就能超過我們吧?”

周念神色一沉,道。

“這二人的財富,肯定冇有超過我們,但如果再加上古滅天的呢?”

蘇辰的話,直接讓大家神色狂變。

“什麼?古滅天在第九王城的財富,也落到風笑笑這女人手裡了?”

眾人驚得眼珠子都要掉下來。

“千萬不要小瞧風笑笑,我跟她交手這麼多次,雖然都是占據上風,可實際上,也冇得到多少便宜。”

蘇辰臉色有些凝重。

“所以,剛纔那些欠條是你故意拋出去的,目的就是為了試探風笑笑?”

楚香香腦海內,靈光一閃,道。

“確實有這個意思,但主要的,還是給咱們撈一筆錢回來。”

蘇辰輕笑一聲。

試探風笑笑的身家,的確是在他的計劃之中。

可這隻是其次。

源幣,纔是他真正的目標啊!

管她風笑笑有多少身家,反正,敢跟自己為敵,遲早都能滅了對方。

拍賣會,還在繼續。

隻是,因為出了‘天價’欠條一事,後麵倒是顯得有些平淡。

風笑笑的人,吃了這個悶虧後,明明是怒火滔天,可卻冇有揚言要報複。

反倒像是蟄伏起來了。

這纔是讓人擔心的地方。

畢竟,古語曰:咬人的狗不會叫!

現在這群人在蘇辰眼裡,就是正躲在暗處,準備反咬自己一口的惡狗。

……

第五至尊天台。

秦龍宇正在追著布偶之靈乾架。

“你給我站住!”

秦龍宇大吼一聲,萬民之力,呼嘯而出,化作一個領域,死死鎖住布偶之靈。

可是,幾乎就在他要把布偶之靈抓到手時。

砰的一聲!

這尊布偶之靈居然炸開,化作一縷縷青煙,迅速漂散開去。

幾個眨眼的功夫。

這些青煙,出現在秦龍宇的腦袋上麵,化作一頂翡翠綠帽,直接蓋了上去。

“嘻嘻……我覺得這頂帽子挺適合你的!”

一道調皮的聲音,傳了開來。

“什麼?你居然敢給我帶綠帽子!!”

秦龍宇雙眼噴火,發出一聲憤怒的咆哮。

“是啊,我看你這模樣,人模人樣,大有戴翡翠綠帽的天資!”

此刻,這頂綠帽子上麵,浮現出一張古怪的麵孔。

這麵孔,與布偶之靈非常相似,嘴角充滿濃濃的戲謔。

“放屁,本太子君臨九天,橫推八荒,縱橫六海,誰敢給我戴綠帽子?”

秦龍宇大吼一聲,拚命用力一抓。

可是,頭上那頂翡翠綠帽,明明看著是真實存在的,可手掌在碰落的一刻,卻像是掃在了虛無。

簡直就是空無一物。

這一幕,簡直詭異到了極致。

“謔謔,這都抓不到,還說你橫推八荒,縱橫六海,我看你就是當世最強的‘嘴炮小王子’吧!”

布偶之靈眼珠子溜溜一轉,道。

“混蛋!”

秦龍宇一陣咬牙切齒,正在想著主意對付這頭布偶之靈的時候。

外麵,突然傳來一道極其誘惑的聲音。

“諸位,接下來,我們要拍賣的是一門古老仙朝的絕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