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81章

我為什麼要跑?

轟!

五億五千萬源幣!

林驚月聽到這個報價,笑了。

這笑容,一片燦爛。

如同春天百花盛開一般。

其實,不隻是布偶之靈能夠提取交易的分成,她這位主持拍賣會的大帝傳人,更是能夠從中拿走大頭。

這一次,她還真得感謝蘇辰。

要不是他冒著巨大風險,不停抬價,這本《皇極天書》也達不到這個價位。

“嘿嘿……成了。”

站在秦龍宇背後的布偶之靈,一陣暗爽。

隱約間,彷彿已經看到有數不儘的源幣滾滾而來,進入自己口袋裡麵了。

“很開心是吧?”

秦龍宇突然轉過身,麵無表情的盯著布偶之靈,道。

“是啊,畢竟你成功從天命之子手裡搶走《皇極天書》,這是一個多麼值得慶賀的事情,自然要為你賀喜了!”

這頭布偶之靈的嘴皮子,也是溜得飛起。

黑的能夠說成白的!

死的能夠說成活的!

明明就是自己在一旁煽風點火。

配合蘇辰,坑走秦龍宇五億五千萬源幣,而自個更是能獲得千分之一的提成,所以樂嗬得很。

但此刻從布偶之靈嘴裡說出來,卻變成,自己之所以樂嗬,是因為秦龍宇搶走了天命之子的《皇極天書》。

當真是黑白顛倒啊!

秦龍宇雖然感覺這頭布偶之靈很有問題,但冇有證據,也就隻能作罷。

不過,他心底卻多留了一個心眼。

以後這頭布偶之靈的話。

隻能信一半!

不對,信一半依舊要被坑,最多隻能信個一成。

秦龍宇並不知道,即便是信一成,自己依舊會被這頭布偶之靈坑得哇哇叫。

畢竟,這是全場最貪婪的一尊布偶之靈了。

而且智商還不低。

見風使舵!

隻是它的基本招數。

而見縫插針!

那纔是它的看門絕技!

隻要有能撈錢的地方,那它絕對是跑得最快的一個。

這一點,與禿毛鸚很像!

不過,禿毛鸚是撈仙藥罷了。

正如眼下,彆人在拍賣會內鬥得不亦樂乎,可禿毛鸚卻在忙著盯緊小火凰口袋裡麵的仙藥。

嗡!

一處奇異的世界之中。

本源道氣,液化成湖水,為仙藥之田提供了充沛至極的能量。

此刻,仙藥之田上麵長滿的‘九轉仙玄樹’,正在不停減少。

“九轉仙玄樹,我挖!我挖!挖!挖!”

小火凰渾身泛著光芒,速度奇快。

一鏟子下去!

準保把一株九轉仙玄樹給挖出來,美滋滋的,收進空間法寶。

一株!

兩株!

三株!

……

十株!

五十株!

一百株株!

不一會兒,小火凰就挖走了小一半的九轉仙玄樹。

整個身子的羽毛,都有些濕噠噠的。

明顯是留了不少汗。

可它依舊是滿臉興奮,乾勁十足。

“嘿嘿……這裡的就轉仙玄樹,少說得有一千株,發達了!”

小火凰雙眼之內露出興奮的光芒。

正要繼續挖下去的時候,突然,一陣冷颼颼的感覺,浮上心頭。

“好像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小火凰嘀咕一聲,可當它下來後,那種森冷森冷的感覺又不見了。

“難道是我想多了?”

小火凰動作不停,又是當起落辛勤的園丁,努力勞作。

而躲在一旁的禿毛鸚,看到這一幕,臉色有些發懵。

“這頭小火凰怎麼在左顧右看,難道是它發現我冇有走?”

禿毛鸚剛纔假裝遁走,後麵又偷偷折返回來,目的嘛,自然就是為了騙小火凰一把。

讓這免費的勞力,為自己辛勤勞作挖仙藥。

誰讓自己懶呢!

禿毛鸚看到小火凰又開始動手挖仙樹,心頭提著的一口氣,頓時鬆下來了。

至於剛纔小火凰察覺到的異常,它並冇有多大感覺。

誰也冇有注意到,隨著藥天內,九轉仙玄樹,數量的銳減,以至於藥田所能吸收到的本源道氣,也在瘋狂減少。

與此同時,藥田的泥土開始鬆動。

整個藥田的底部。

那一座龐大浩瀚的黑暗之淵,爆發出的邪惡之霧,越發濃鬱。

這股邪惡之霧,與毀滅魔氣十分相似。

可卻又比毀滅魔族的力量更加陰森駭人。

藥田的正麵種著九轉仙玄樹。

可在其背麵,則是有無數由本源道氣刻畫而成的胎印。

此刻,這些胎印,正在受到黑暗之淵的邪惡霧氣的侵蝕,飛速消散。

或許過不了多久。

整塊藥田,便會隨著這些胎印的消失,而分崩離析。

到那時,黑暗之淵的入口,將徹底展現在世人麵前。

這裡麵到底藏著什麼大恐怖的存在?

又有誰能說得清楚!

幾乎就在小火凰奮力挖取‘九轉仙玄樹’的時候。

本源道氣凝聚而成的湖泊外麵,突然落下一道虹光。

從中走出一個少女。

這少女一身淡白色的紗裙,戴著簡雅的首飾,渾身充滿一股靈動之意。

散發出來的氣息。

與這方世界,更是有一種本源相融的感覺。

“姐姐跟我說過,這本源霧湖內的封印鬆動了,到底是怎麼回事?”

少女輕喃一聲,玉步輕移,向著前方的霧氣之湖走去。

漸漸地。

她眉心擰成一團。

虛空暗域。

禿毛鸚原本是在偷偷盯著小火凰乾活的。

可突然的,它似乎察覺到了什麼,猛地一抬頭。

刹那間。

看到一位白色紗裙的少女踏空而來。

“什麼?這姑娘怎麼出現在這裡?”

禿毛鸚嚇得頭皮發麻,有種要轉身而逃的衝動。

不過,它很快就冷靜下來。

“我為什麼要跑?這姑娘,不過是蘇辰那混蛋的心上人而已!”

禿毛鸚強製讓自己冷靜下來。

那一雙溜溜轉動的眼珠子,閃起壞壞的光芒。

“要不,我提前巴結一下這位未來的主母?”

此刻,這位突然出現的白色紗裙女子,便是蘇辰心中一直記掛著的‘仙兒’。

當初蘇辰用天命之珠算過。

自己與‘仙兒’重逢之地,便是在這刀墓之中。

如今眼看著刀墓之行要結束了。

‘仙兒’始終都冇有出現,蘇辰心底,也有一些煩躁。

可他根本不會想到。

此刻,仙兒居然與禿毛鸚相遇了!

這接下來,又會出現什麼樣的碰撞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