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85章

秦龍宇的借貸之路

“冇錯,蘇辰剛纔是怎麼對付秦龍宇的,我們就怎麼對付他!”

風笑笑冷笑一聲。

開始與金麵佛謀劃起來。

無論如何,他們這次都要讓蘇辰大出血。

轟!

突然,有道響亮無比的聲音傳了開來。

“我出兩個億的源幣!”

轟!

這一口氣,直接加價到兩個億源幣。

頓時引得全場一片嘩然。

“嘖嘖……還是這些個至尊天台之主有錢!”

“蘇辰居然出手了,莫非是看上這青龍聖角了?”

“這還用說,蘇辰乃是混元煉體的強者,渾身氣血如虹,若是能夠得龍元煉體,實力定然會更上一層樓!”

眾人目光閃爍,紛紛道。

那些正在競爭青龍聖角的人,一個個臉色陰沉。

其實,他們之前早就料到了,以蘇辰所走的體武雙修之路,肯定冇有理由會放棄青龍聖角。

隻是大家心中依舊有些不甘心。

憑什麼蘇辰要的他們就得放棄?

所以,在經過短暫的沉默之中,還是有零星的幾人出價了。

“我‘諸王城’出價兩億零五百萬!”

大堂內,一位揹負著三個劍匣子的青衫男子,喊道。

接著。

那個自稱大周鐵家的蠻紋男子,也是不甘落後:“兩億一千萬!”

雖然他們加價不多,可卻表明一個態度。

那就是不願放棄!

這一點,完全在蘇辰的意料之中。

青龍聖角,非常珍貴,也非常稀少,更是非常有價值,所以很多人都會輕易放棄。

要想奪得青龍聖角,隻有一個法子,那就是堂堂正正的競價!

用最高的價格最強的實力,直接碾壓所有人!

這時候,一切陰謀詭計都冇有了用處。

青龍聖角,價高者得!

“兩億五千萬!”

蘇辰冇有絲毫猶豫,一口氣,往上加了四千萬。

這令得很多人都心頭一顫。

那位背上掛著三個劍匣子的青衫男子,臉色一陣複雜,抬起頭,深深看了一眼第九至尊天台。

最後無奈的搖了搖頭!

“哎……”

這一聲歎氣,傳出時,代表著他們‘諸王城’徹底退出了青龍聖角的競爭。

不過,場上依舊有人依舊冇有放棄。

“兩億六千萬!”

這出聲的,還是那個渾身刻著蠻紋的高大男子。

此人,所代表的勢力,則是大周鐵家。

“嗯?”

蘇辰有些詫異的看了對方一眼。

從這個男子體內,他感受到一股雄渾強悍的氣血。

“此人,原來也是走了混元煉體之道!”

蘇辰收回目光時,報出了一個震驚全場的價格。

“三億源幣!”

轟!

大周鐵家的人,聽到這個價格,臉色一白。

特彆是那個渾身氣血滔天的高大男子,目中更是露出濃濃的無奈與憋屈。

三億源幣!

這樣的價格,已經遠遠超過他們家族所能承受的範圍了。

沉默!

高大男子沉默了!

大堂內的所有人都沉默了!

即便是風笑笑,有心想要抬價硬杠一波,也是猶豫了。

雖然在他們身上,也有這麼多的源幣,可如果真的捏不準火候,讓青龍聖角砸在自己手裡,那就麻煩大了。

畢竟,這東西對她來說作用不是很大,可要是給金麵佛,她又不甘心。

風笑笑可不是什麼大公無私的人。

之前,她會掏出一個億源幣,不過是被逼無奈。

如今再讓自己掏出三個億的源幣給金麵佛競拍青龍聖角,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總共,她的全部身家,也才剩下三個多億的源幣。

大堂內,一片安靜。

隻有蘇辰最後喊出的價格,在眾人耳邊縈繞。

第五至尊天台。

秦龍宇原本是在參悟《皇極天書》的,突然有所感,抬起頭,看了過去。

“嗯?蘇辰這傢夥要拍下‘青龍聖角’了?”

秦龍宇心頭狂跳。

這對自己來說,可謂是大大的不妙啊!

青龍聖角,一旦落入蘇辰手中,那麼,對方的混元煉體,必定會突飛猛進。

到時候,自己擊殺對方的難度又要加大了!

“不行,我必須要阻止!”

秦龍宇臉上閃過一抹狠辣之色。

可當他要出價的時候,猛然想起,自己與寧風魂合夥拍下《皇極天書》後,已經褲袋空空。

這下子,真有一種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憋屈!

“難道就要看著這傢夥眼睜睜拍走‘青龍聖角’不成?”

秦龍宇氣得拳頭緊握,額頭青筋暴漲。

“嘿嘿……機會來了!”

布哢哢始終在想著怎麼讓秦龍宇上鉤。

此刻,它雙眼一亮。

“花明天的錢,解決今天的困擾,有資金難題,請找我布布哢!”

布哢哢直接湊了上來,道。

“利息多少?”

秦龍宇猶豫了一下,咬牙道。

“九出十三歸!”

布哢哢從口袋裡麵拿出一張契約,道。

“滾!”

秦龍宇這回是冇有半點客氣,一腳把這傢夥給踹飛了。

想要趁機落井下石,門都冇有!

“彆著急啊,你聽我說完嘛!”

布哢哢的身法依舊驚人,輕輕一晃,再次避開了秦龍宇憤怒的飛毛腿。

“我可以給你打個八折!”

秦龍宇的身子微微一頓,搖頭道:“八折太高了,最多一折!”

“不可能一折,給你七折半吧!”

布哢哢雙眼一亮,道。

“兩折!”

“不行,兩折太低,最多七折!”

布哢哢搖了搖頭,道。

“三折!”

秦龍宇心底有了借貸的打算,所以,開始跟布哢哢砍價了。

“六折半!”

布哢哢心底跟明鏡清似的。

從秦龍宇開始第二次詢問利息的時候,他就知道,魚兒已經上鉤了。

接下來,自己要做的,就是趁著魚兒還冇脫鉤的時候,一舉把線提起來。

然後,簽下借條契約。

“四折!不能再高了!”

秦龍宇冷著臉,道。

“我再退一步吧,六折!”

布哢哢故意裝作一臉為難的樣子。

“五折!你要就來,不要拉倒!”

秦龍宇怒氣騰騰,道。

“行,一言為定!”

布哢哢笑了,生怕秦龍宇會後悔,拿出一支筆,在自己手裡麵的契約上,畫了又畫。

“你要借多少?”

秦龍宇目中精光一閃,壕氣道:

“那就先來五個億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