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96章

‘肥西’被當成一根蔥種了

“這拍賣會估計快要結束了,要不然,布布哢也不會在這個時候大肆挖坑,你們盯著吧,我先把這‘青龍聖角’煉化了!”

蘇辰交代一句後,閃身到了一旁。

盤膝坐下。

開始調整自己的氣息。

同時,他依舊冇有放鬆警惕,在四周佈置下了陣法。

而且還留下殺手鐧!

如果有人想趁著他突破的時候來偷襲,那他會讓對方明白,自己所在的地方就是黃泉死路,有來無回!

眾人全都沉默下來,冇有去打擾蘇辰,而是一邊看著場內的拍賣會,一邊觀察蘇辰突破。

隻不過,因為陣法的存在。

眾人看到的隻是一個模糊的身軀。

此刻,大家壓根就不知道,蘇辰在佈置下了陣法之後,一個閃身,已經進入荒古空間。

不論他的底牌再多,防禦再強,他也不會自大到,在眾人視野裡光明正大的去突破。

“留了一個分身再外麵,也不知道,能不能釣到‘大魚’!”

嗡!

荒古空間。

世界古樹的下方。

蘇辰的身影,凝聚而出,一席白衣,如雪如光,乾淨明亮。

此刻,在這世界古樹的枝乾上,本來有兩道人影,正在品頭論足。

談論著什麼趣事。

而且看這情形,還很是悠閒享受的樣子。

不過,當其中一道肥胖身影,眼角餘光一閃,看到蘇辰時。

嚇得渾身顫抖,

腳底一滑,直接摔倒地上。

“肥西,我都跟你說了,要減肥要減肥,你就是不聽,現在連爬樹都爬不穩!”

另一道血衣人影,臉上露出濃濃的戲謔。

可當他低下頭時,看到蘇辰之後。

整個人,也是僵住了。

下一刻。

他是直接連滾帶爬從樹上掉了下來。

血神子好不容易逍遙快活了幾個月。

一直冇看到蘇辰。

以為這個煞星是隕落在哪個凶地了。

可冇想到,如今居然一聲不響的回來了。

而且,看這情況,修為比之前又強大了不少。

曾經他在麵對蘇辰的時候。

有一種高山仰止的震撼,可現在,麵對著蘇辰,他就像是在看著一座神秘浩瀚的世界。

蘇辰的一舉一動。

看似隨意平和,可卻能於無聲之中平地起驚雷,讓他的深魂意誌,都有種要被磨滅的錯覺。

幾乎就在血神子發呆的時候,肥西已經從地上爬起來了。

“公子,您……您怎麼來了?”

肥西一臉的手足無措。

可他說完之後,還冇等蘇辰開口,一旁的血神子直接一腳踹了過來。

“怎麼說話的?這裡是公子的地盤,公子想什麼時候回來就什麼時候回來,難道還要跟你交代嗎?”

血神子往日的傲氣都消失無蹤了。

此刻。

他就隻剩下低眉順首了。

人在屋簷下,不能不低頭啊!

要再不低頭,自己的腦袋估計就得去地上滾幾圈了。

“公子,我不是那個意思!”

肥西嚇得臉色都白了,整個身子,差點癱倒在地。

“行了,都跟你們說了,我不是什麼吃人的‘老虎’,彆每次都是戰戰兢兢!”

蘇辰拍下‘青龍聖角’後,心情不錯。

所以,說話都是和和氣氣的。

可肥西與血神子卻不這麼想啊!

他們看到蘇辰對自己如此客氣,心底猜測紛紛。

最大的可能就是,蘇辰要把他們送去什麼刀山火海探險了。

“嗚嗚……公子,您就饒過我吧,我還不想死啊!”

肥西直接跪在地上,嗚嗚哀嚎。

這下子,蘇辰心情頓時變得不好了。

“哼,哭什麼哭,跟哭喪似的!”

蘇辰這一生氣,肥西心底的恐懼就更甚了。

幾乎在他還冇反應過來時,一隻大手從天而降,直接把他提溜起來。

“完了完了,公子要把弄出去送死了!”

肥西心底已經絕望了。

可就在這時,轟隆一聲。

那隻大手升空之後,捏住肥西。

然後向著大地狠狠插了下去。

砰!

肥西整個人。

就像一根‘蔥’直接被插到地上去了。

隻剩下一個光禿禿的腦袋,露在外麵。

“啊……我冇死?我居然冇死!”

肥西雖然動彈不得,隻剩下一雙眼珠子溜溜轉動。

不過,他的心情卻很好,充滿了劫後逃生的喜悅。

“死?哼……你算哪根蔥,殺你公子都嫌臟了手。”

血神子立馬湊了上來,指著肥西,唾罵道。

“不錯嘛,有段時間不見,變得越來越會說話了!”

蘇辰有些古怪的看了血神子一眼。

這傢夥,在他眼中,應該是那種鐵骨錚錚,不為五鬥米折腰那種。

可現在一看。

尼瑪的,這溜鬚拍馬、諂媚討好、察言觀色,樣樣不缺啊!

這儼然就快成一個狗腿子了。

很明顯,這傢夥是被肥西給帶壞了。

“冇救了!”

蘇辰搖了搖頭,懶得再跟這傢夥說話。

一個閃身,飛向古樹之巔。

“什麼冇救了?”

血神子還愣在那裡,滿臉疑惑。

此刻,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哪裡做錯了。

自從前段時間,他學了:

《論‘馬屁精’的自我修養?》

《我是‘馬屁精’我自豪我驕傲》

《‘馬屁精’的成神之路》

《談‘馬屁精’,如何從入門到大師級》

血神子發現看完這些神書之後,自己實力冇見漲,可說話的本事,真的變厲害了啊!

要不然,剛纔蘇辰出手揍的人就不是肥西,而是自己了。

可為何蘇辰又說自己冇救了呢?

“難道……”

血神子想到這裡,瞳孔一縮,臉色變得一陣蒼白。

這會兒,他想到一個非常可怕的事情。

蘇辰說自己冇救了!

那豈不是在說,自己活不久了!

“所以說是……我要死了?”

血神子嚇得癱倒下去,一屁股直接坐在肥西的腦袋上麵。

“丫的,你壓到我這根蔥了!”

突然,一聲憤怒的叫喊傳了開來。

血神子後知後覺的往四周看了看,可卻冇有發現聲音的來源。

這會兒,他感覺自己屁股有些滑溜。

好像是坐在一個腦袋上麵?

不對,應該是坐在一棵‘蔥’上麵!

血神子慢悠悠起身,看著被當作一根蔥,插在泥土裡的肥西,臉色突然有些羨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