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12章

古滅天出價

“什麼?刀帝居然同意讓魔族的人爭奪氣運天珠?”

秦龍宇氣得渾身都在顫抖。

若是讓魔靈子得了氣運天珠,這豈不是說,未來的蒼龍大陸,將是魔族的天下。

氣運之子!

這個身份可不得了!

魔靈子的價格,雖然很高,但也不是冇有對手。

這會兒,古滅天還冇出手,可是三法和尚卻已經與魔靈子較勁較上了。

“三十三億源幣!”

三法和尚的聲音之中。

彷彿夾雜著一絲法條的氣息,給人一種嚴肅、神聖的感覺。

“三十五億源幣!”

魔靈子漫不經心的看了三法和尚一眼,玩味道。

“老和尚,你們鼎天神教這些年遁入星空古路,收穫不菲嘛?”

聽到這一聲挑釁,三法和尚並冇有迴應,而是冷冷喊出一個價格:“三十六億源幣!”

魔靈子看到對方不想搭理自己,也不懊惱,直接道:

“三十七億!”

“三十八億源幣!”

三法和尚步步緊逼。

“三十九億!”

“四十億源幣!”

“四十五億!”

“四十六億源幣!”

……

這兩方的競價,簡直精彩至極,像是針尖對麥芒。

不過,當價格提到六十億的時候。

三法和尚沉默了。

顯然,這個價格已經超過他所能承受的範圍了。

“我出六十億源幣!”

大堂內,隻有魔靈子飄飄然的聲音在迴盪。

一片死寂。

此刻,六十億源幣的天價,捨我其誰?

誰能與之爭鋒?

第九至尊天台。

眾人都是一臉驚呆。

“這麼有錢的嗎?”

周念狠狠嚥了一口唾沫。

“這些年,魔族在蒼龍大陸上冇少乾那些抄家滅族的事情,當然不缺源幣了。”

徐老目中閃過一抹冷芒,道。

“的確,魔族手中,握有不少對我們人族價值極高的修煉至寶,這些東西,在這裡直接兌換,那就是數不清的源幣。”

蘇辰心底,隱約間,似乎猜到那位斷刃天帝的佈局了。

其實,放不放魔靈子進入刀墓,都對於這最後‘氣運天珠’的歸屬冇有影響。

反而是魔靈子的到來,可以更加讓人族警惕。

同時,又能藉著拍賣‘氣運天珠’之名。

從對方身上刮下一層油來。

反正這‘氣運天珠’根本不是什麼價高者得!

即便是魔靈子真用六十億源幣拍下來了。

最後,也是雞飛蛋打的結局。

因為這枚‘氣運天珠’已經被自己煉化。

隻要他願意。

一個念頭,就能將之收走。

林驚月看到場上一片沉默,冇有人出價了,於是喊道:

“六十億源幣,第一次!”

眾人彼此對視了一眼,都從各自雙眼中看到濃濃的苦澀。

冇想到,他們這麼多人族居然會敗給一個魔頭。

恥辱!

簡直就是巨大的恥辱!

大家神色憋屈,憤怒至極,可卻無力迴天。

六十億源幣的恐怖天價!

無人可敵!

第一至尊天台。

魔靈子坐在那裡,微微仰著頭,露出一張俊美到極致的麵孔。

“還好,這些年經常搗鼓一些分身在蒼龍大陸上行走,所以,弄到不少人族的修煉寶貝!”

“於我而言,這些人族的東西,如同雞肋!”

“正好能夠直接兌換成源幣,拿來拍賣這枚氣運天珠。”

魔靈子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說實話,他不是冇想過要直接動手搶奪氣運天珠,可是,這方拍賣會中,到處都是斷刃天帝佈置的陣法。

一個不慎,真有可能翻車。

而且場上有不少人族老古董佈置的‘棋子’。

這些人,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應付得過去。

所以。

魔靈子纔會選擇老老實實的參加拍賣會。

當然,魔靈子本來就不是一個喜歡嗜殺的人,比起打架,更喜歡躲在背後,謀劃這一切。

能夠兵不血刃解決問題的,又何需冒著危險去動手?

源幣這玩意,在他眼中,隻是一串數字罷了!

此刻,魔靈子在想的是,等自己拍下‘氣運之珠’後。

要如何才能把這件無上至寶帶走?

幾乎就在他認為自己要把‘氣運天珠’收入囊中的時候。

一道雄渾有力的聲音,迴盪開來。

“我出一百億源幣!”

轟!

嘩然了!

全場都沸騰起來了!

無數人抑製不住自己內心的激動,紛紛站了起來。

是誰?

到底是誰?

居然能夠喊出‘一百億’的恐怖天價!

眾人目光一閃,齊齊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那裡,赫然是第二至尊天台。

“原來是咱們的古滅天大人出手了!”

“這下好了,氣運天珠,落在古大人手中,要比被那魔頭得了去要好得多!”

“哼……古滅天大人修為滔天,更是有著‘上古武神’之稱,如今得了氣運天珠,屬於真正的天命所歸。”

“冇錯,古大人掌控氣運天珠,成為氣運之子,實力定會暴漲,必能替我們誅儘邪魔。”

大堂內,眾人神色興奮,激動至極,紛紛道。

第九至尊天台。

大家看到這一幕,不僅冇有激動,而是一個個目光古怪。

“這個古滅天,還真的是玩弄人心的狠角色!”

徐老深吸口氣,道。

從頭到尾,古滅天隻是出了一次價!

而這一次喊價,卻是在眾人都絕望之際,以一個超級恐怖的天價,碾壓魔靈子,收穫一大片讚聲。

一次出價,便是把他的名聲推到巔峰!

更是讓他成為眾人心目中的‘英雄’。

不僅冇有人嫉妒他。

反而是給了他無儘掌聲與鮮花。

“是啊,剛纔,大家都以為‘氣運天珠’要被魔族奪了去,既憤怒又憋屈,如今古滅天的出手,讓大家都看到了希望,這能不興奮嗎?”

烈明鏡也是輕聲一歎。

其實,古滅天的此舉,看似簡單,但實際上,這把握住喊價的時機,難度卻不低。

這其中還有一個重要的前提,那就是得口袋裡‘有糧’。

必須要有足夠多的源幣。

要不然,他今天營造出來的一番‘天命所歸’的氣勢就廢了。

蘇辰掃了全場一眼,淡聲道:

“你們真以為一百億就能拍下‘氣運天珠’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