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17章

過街老鼠

人人喊打

“你把氣運天珠拍下來,然後轉手賣給我,加價一成,那就是一千一百個億!”

布布哢雙眼微眯,道。

它的計劃,可謂是天衣無縫。

隻要誰對於氣運天珠有那麼一絲心動,那就絕不可能抵擋得住這份誘惑。

此刻,蘇辰還在故作沉吟的時候。

烈明鏡他們,全都一個個神色激動,恨不得替蘇辰答應下來。

這簡直就是天大的好事啊!

隻要動動嘴巴,就能獲得一百個億的傭金收入。

要是心再大一點,還能強行貪下‘氣運天珠’,反正拍到手之後,也不一定就搖賣給布布哢。

雖說有合約在身,但是拿了東西就跑路,誰怕誰?

“我也是看你身上有大氣運,所以才願意跟你交個好!”

布布哢一臉高深莫測的樣子。

頓時讓人更加信服了。

隻可惜。

蘇辰接下來的回答,卻是驚得大家眼珠子直掉。

“一千億的借款不夠,要合作的話,那少說也得簽一份萬億的合約!”

蘇辰嘴角一挑,道。

“什麼?萬億的合約?”

布布哢氣得臉色都黑了,怒聲道。

“小子,你這是在耍我!”

聽到這一聲咆哮的質問,蘇辰倒是冇什麼意外,淡淡的瞥了布布哢一眼。

“那是你先耍我的!”

蘇辰慢條斯理,道。

這樣子,活脫脫像極了讀書人,溫文爾雅。

不動怒、不浮躁!

一切問題,都擺出來用道理給講清楚了。

“我哪裡耍你了?”

布布哢紅著脖子,道。

“一千億,聽起來很多,但是,你確定一千億就能拍下氣運天珠嗎?”

蘇辰的一句質問,令得布布哢啞口無言。

一千億的借貸!

這纔是關鍵。

剛纔,布布哢說的東西,聽起來都挺好的。

但有一個前提。

那就是必須能夠在一千億的價格內把氣運天珠拍下來。

要是不能的話,那就坑死了。

這一千億借貸來的源幣,都砸在自己手裡麵了。

至於說拍賣失敗,把錢還回去?

嗬嗬……那就是天真!

布布哢既然打定主意坑自己,那就不會讓他有機會在刀墓內還錢。

要還,也是等回到蒼龍大陸。

那會兒,這裡借到的一千億源幣,都已經作廢了。

而契約上麵的借款卻還在!

這傢夥就能跟那些‘討債專業戶’般,天天追著你要錢了。

冇錢怎麼辦?

那不打緊,隻要你身上有的寶貝,都能拿出來抵押還款!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都是建立在,一千億源幣不能拍下氣運天珠的基礎上。

聽起來,有那麼點,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但是呢?

這還真的就是布布哢心底的謀劃。

彆問它為什麼知道一千億拍不下氣運天珠。

問就是,它能隨時給秦龍宇貸款,還能把源幣借給魔靈子。

三方都來跟自己借錢!

最後,甭管是哪一方拿下氣運天珠,自己都能賺個盆滿缽滿。

這就是它那‘天衣無縫’的計劃!

奈何,這第一步剛落子,馬上就給夭折了。

蘇辰不願借這錢啊!

不過,布布哢還是麵不露怯,依舊嘴硬道:

“哼……小子,你真的想多了,不是我看不起誰,而是這在坐的都是窮鬼!”

布布哢聲音剛一落下。

整個寂靜的大堂,同時有它的聲音迴盪開來。

“不是我看不起誰,而是這在坐的都是窮鬼!”

轟!

這一句話,像是通過擴音器似,傳遍八方。

這下子,算是徹底捅了馬蜂窩。

眾人臉上都目露滔天的憤怒,死死盯著布布哢。

“就是這個傢夥,坑我欠下什麼‘九出十三歸’的高利貸!”

“氣死我了,我也是被它給弄坑裡去了,借來的源幣,不僅冇能拍下寶物,反而還硬生生揹負一身債務!”

“這個混蛋,到處借錢給人,而且還都是收取天價利息,簡直就是要把人往死裡坑。”

“蘇公子,您可千萬不要上當,這個布布哢就一黑心商人,等著挨雷劈,喝水嗆死。”

……

大堂內,不少人都是滿臉的義憤填膺。

“諸位放心,關於這個布布哢的真實麵目,我早就看清楚了,絕對不會上當!”

蘇辰朝著大堂內的眾人拱了拱手,道。

“剛纔,這傢夥在我這裡大放厥詞,說是要拿一千個億給我,讓我去拍下氣運天珠。”

聽到這話。

第五至尊天台的秦龍宇,臉色都變了。

“這個該死的布布哢,簡直到哪都能掀風作雨!”

秦龍宇目中寒光閃動,殺氣騰騰。

“諸位放心,我已經拒絕了布布哢,如今咱們大家萬眾一心,全力支援秦太子,那就不應該再起內訌!”

蘇辰指了指麵前神色大慌的布布哢,繼續道。

“今天,我在這裡把這個事情說開,隻是為了告訴大家。”

“千萬不要上當受騙!”

“這傢夥仗著自己源幣多多,惡意操縱價格,四處高利放貸,拽走驚人利潤,簡直就是黑心奸商。”

“所以,大家都彆再被它給矇騙了。”

“所謂的隻要跟它借了源幣就能拍下寶物的說法,那是逗你玩的!”

“前一秒它能借給我一千億源幣!”

“下一秒,它就能借兩千億源幣給我的競爭對手。”

“如此一來,你們還能以為自己可以拍下‘氣運天珠’嗎?”

眾人聽到這話,深感認同,紛紛點頭。

然後,冷靜一想。

這混蛋會不會借了大量源幣給那個魔靈子?

大家腦海內,剛冒出這個念頭後,臉色立馬冷了下來。

那目光中,充滿不善與殺機。

“這……”

布布哢立即打了個冷顫。

“小子,你……你居然敢汙衊我,這筆賬,我回頭再來跟你算!”

幾乎是冇有任何猶豫。

布布哢一個轉身,立馬灰溜溜逃跑了。

之前,它乾的那些蠅營狗苟、肮臟齷蹉之事,如今都被蘇辰放在陽光下暴曬。

這下子,它的名聲是徹底臭了!

遺臭萬年!

“啊……這小子怎麼能這麼乾!”

布布哢氣得抓狂,也跑得飛快。

生怕自己慢一步。

就要被人扔臭雞蛋、砸爛菜葉。

眼下的它,儼然已經成了‘過街老鼠’。

人人喊打的對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