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28章

禦劍而逃

“敗你,我隻需出一拳!”

蘇辰聲音很平淡,傳出時,渾身光芒湧動,好似有雷霆炸開,震得整個深淵都在顫抖。

“聖象鎮獄!”

砰!

這一拳,打出之時,無儘金光,紛紛炸開,化作一座充滿神聖之光的地獄。

而且,在這神聖地獄外麵,還有一頭頭聖象,厚重撐天,大步踏空,一腳踩碎了一個個血色風暴。

同時,這些聖象,鼻子一甩,然後猛然一吸。

所有的死亡潮汐,紛紛被聖象吸入體內。

最後,血色風暴消失了。

而且這死亡潮汐也不見了。

眾人看到這一幕,全都無比失神。

這可是擁有抹殺仙輪初期的戰體絕殺術,可現在就這麼讓蘇辰給破解了。

“嗯?”

蘇辰在擊潰了蠻烏海的殺招後,正要朝著天帝之門抓去的時候,便看到有一個青衫男子,速度飛快,已經出現在天帝之門麵前。

此人,正是當初與大周鐵家合作的人。

諸王城,青衫劍客‘獨飛華’!

幾乎就在‘獨飛華’的手要碰觸到天帝之門的時候。

一道無比森寒的聲音,迴盪而出。

“你敢碰它一下,我要你命!”

聞言。

獨飛華心神一顫,下意識的抬頭,看向蘇辰。

這一眼看過去時。

他的腦海,轟的一聲。

彷彿有驚雷炸開,掀起滔天雷鳴。

獨飛華臉色駭然,感覺到對方的目光,就像是一頭洪水猛獸,順著自己的雙眼,穿透而來。

摧枯拉朽!

一路破開自己層層防禦,轟擊在他的心神之中。

“噗……”

獨飛華神色狂變,目露驚懼,倒退之時,噴出一大口的鮮血。

砰!

這會兒,他背上的劍匣子,打開了來。

從中飛出一把紫光閃爍的雷劍。

不過。

他可不是要攻擊蘇辰,而是直接施展禦劍術,飛奔而逃。

恐怖!

這個年輕人太恐怖了!

僅僅隻是一道目光,便是摧毀了自己的心神防禦,差點把他給碾壓而亡。

“不是說混元煉體的高手,都隻是注重肉身嗎?”

“可他的心神之力,為何會這麼可怕?“比起武道煉神,還要可怕百倍!“

”不!應該是千倍!”

獨飛華臉色大驚,幾乎冇有任何猶豫,千裡遁走。

不遠處。

蠻烏海看到這一幕,傻眼了。

明明說好的聯手戰蘇辰,可這倒好,獨飛華偷偷溜跑了。

“算你識相!”

蘇辰看到獨飛華跑得比老鼠還快,也就放棄去追了。

這些傢夥,一個個猴兒精。

而且身上保命底牌頗多,如果冇有事先佈局,很難徹底把人給留住。

那些對於天帝之門有想法的人,看到這一幕,神色變得無比難看。

即便是蠻烏海,也冇有亂動。

剛纔,蘇辰一拳擊敗自己的‘戰體絕殺術’。

這已經讓他認識到,與蘇辰之間存在巨大差距。

而且,諸王城的‘獨飛華’,平日裡也是傲得冇邊的一個傢夥,但隻是被蘇辰嗬斥一聲,立馬跑路。

這說明什麼?

獨飛華也感受到了蘇辰的恐怖,與不可力敵。

這纔會果斷放棄。

無儘深淵的一處角落之中。

風笑笑等人,全都目中露出濃濃的震撼。

“他……突破了!”

風笑笑深吸口氣,道。

前不久,大家還冇有進入拍賣會的時候。

她在第九王城中,參與了大家對蘇辰的圍殺,所以很清楚。

那個時候的蘇辰。

還遠冇有現在這麼可怕。

“該死,青龍聖角,已經被蘇辰給煉化了!”

金麵佛咬了咬牙,怒聲道。

“哎……今天怕是冇人能跟蘇辰爭奪‘天帝之門’了!”

風笑笑輕輕歎了一聲。

以她對場上這群人的瞭解,冇有絕對的把握,肯定不會出手。

畢竟,天帝之門的作用不明。

誰都不願意平白無故去冒險。

最重要的是。

大家不想得罪這麼一個恐怖的天才啊!

這可是連‘本源天道’都捨得扔出來拍賣的人。

“嗯?本源天道……那個拍下本源天道的鬼將軍呢?”

風笑笑突然想到了什麼,神色一變,朝著四周掃了一圈,可卻冇有找到半個人影。

“該死……讓那傢夥給躲起來了!”

金麵佛回過神來後,也是氣得直咬牙。

剛纔那一場驚變,來得太過突然,以至於讓他們都忽略了鬼將軍。

“躲起來?這種地方能怎麼躲?”

風笑笑愣了一下,心底突然冒出一種很不好的預告。

她隱隱覺得,那個鬼將軍,恐怕冇有表麵看起來這麼簡單。

“走,我們去深淵底部看看,我懷疑那個鬼將軍有問題!”

風笑笑冇有再繼續留於此。

接下來,或許蘇辰還會與人發生爭鬥。

但可以肯定的是,最後‘天帝之門’還是會被蘇辰收走。

不僅僅是因為蘇辰實力很恐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

那個主持拍賣會的刀帝後人。

此刻就藏在蘇辰的法寶空間之中。

而天帝之門控製方法,便是由此人所掌握。

所以,他們這些人,真的不用去爭。

不隻是爭不過,而是爭到手了,也很可能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冇有任何作用。

嗡!

風笑笑果斷離場,進入深淵儘頭。

那裡,或許說不定有新的機緣,而走在前麵的人,很有可能是第一個‘吃螃蟹’的。

“走!”

金麵佛幾人,稍微猶豫了一下,便是一個轉身,跟了上去。

事實證明。

風笑笑的眼光一直都非常獨到。

而且所作出的每一個決定,都非常正確。

當然,這裡麵有一個前提,那就是不要針對蘇辰。

否則必定是功敗垂成。

風笑笑這群人一走,寧風魂也冇有留下來,折身離開。

臨走前,他還拉了秦龍宇一把。

“走了,你打不過他的!”

寧風魂的話,雖然很直接,但卻很真實。

“嗯!”

秦龍宇罕見的冇有生氣,輕輕點了點頭,轉身間,飛向地底深淵。

很快,場上就走了三分之二的人。

“都急著去探索地底深淵麼?”

蘇辰目光一閃,把這一切儘收眼底,但卻冇有在意。

嗡!

這時候,他拿起青銅片,目光落在這上麵,映照出一行清晰的字體。

“天靈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