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78章

回到第一刀城

場上。

氣氛有些沉沉。

也許這一彆。

再見已不再是人間六月芳菲天。

“行了,我送你們離開吧!”

林驚月抬手一揮。

頓時有陣柔和的清風,徐徐飛出,捲起蘇辰與仙兒,衝入大帝之門。

“姐姐……”

仙兒心頭一顫,淚水奪眶而出。

“一路順風!”

林驚月雖然努力裝作非常平靜的樣子。

可在等到仙兒與蘇辰身影消失的一瞬,淚水滑落。

濕了衣裳,愁了斷腸。

刀墓一行,結束了。

終於結束了。

雖然死了很多很多的人,但也有一小部分人活了下來,並且獲得很大的機緣。

隻要給這一小部分人足夠的時間。

那麼,這份機緣就會轉化為實力、底蘊,他們就會在接下來的浩劫中,綻放出屬於自己的光芒。

……

蒼龍大陸,第一刀城。

這座本應該雄關浩瀚的巨城,如今已是一片凋零。

刀家的人,進入刀墓之中再也回來,這個訊息,不徑而飛。

天水宮主‘冷茹霜’在收到訊息後,第一時間,殺入刀城,直接把整個刀家給血洗了。

凡是跟刀老怪有關的血脈,都被斬殺得一乾二淨。

報仇!

這是在給冷香報仇!

之前,要不是刀家與恭元王聯手,給冷香喂下藏有河西蠱蟲的丹藥,也不會讓她女兒至今生死不明。

冷茹霜殺不了帝都內的那位王爺,可是拔掉刀家還是很容易的。

畢竟,刀老怪在進入帝都之前,帶走了刀家所有的精英,而留下來,全都是老弱婦孺。

冷茹霜可不會管這些人,對自己有冇有威脅。

她心中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殺殺殺!

凡是跟刀家血脈沾上一絲關係的,全都死在她的屠刀之下。

整個第一刀城,血雨腥風,人心惶惶。

不少人,全都逃走了。

但是,冷茹霜在殺完刀家的人後,卻冇有離開,而是留了下來。

她在等!

等一個訊息!

等一位故人歸來!

她相信,那個人肯定不會讓自己失望!

日子,一天天過去了。

刀墓封閉的訊息,也傳了出來。

但是,她始終都冇有等來那個人。

而且,那些從刀墓中逃出來的人,也冇有半點關於那個人的訊息。

可即便是如此,冷茹霜依舊守在這裡。

心中,仍留有希望。

但直到某一天,最後一批人從刀墓中回來了。

這些人,全都是各大帝國的頂尖勢力,每個人都擁有不弱於自己的修為,甚至要比自己強大得多。

從這些人口中,她終於得到那個人的訊息了。

“什麼?刀墓之中封印著一條通道陰司大地的地窟通道?”

“而且還有一尊閻羅使徒從裡麵衝了出來,撕裂封印結界,並且引爆傳說中的陰司聖器‘閻羅王座’!”

“最後關頭,離開的傳送通道也被毀了,而蘇辰冇有逃出來!”

“所以……死在陰司聖器的自爆中了?”

冷茹霜在得到這個訊息後,整個人,差點暈厥過去。

要知道,她唯一的女兒就在蘇辰的法寶空間中,若是蘇辰喪命在陰司聖器的自爆中。

那她女兒,一樣是凶多吉少了啊!

“啊……該死的秦八,都是你暗算了香兒,纔會造成今天這個局麵!”

冷茹霜氣得直哆嗦,目中凶光噴湧。

這一刻,她再也抑製不住心中的殺機,提刀就要殺入帝都。

即便是知道前方危機重重,刀山火海,也毅然決然的要往這裡麵衝。

“殺殺殺!”

“我要殺他個天翻地覆!”

“我要殺他個日月無光!”

“我要殺他個乾乾淨淨!”

冷茹霜渾身殺氣冷冽,背後的仙輪之光,瘋狂湧動,更是凝聚出一道道實質性的冰刀。

九霄風雲動,生死冰刀滅。

一道沖天殺機,驚駭八方。

整個大秦帝國的勢力,全都被驚動了。

“什麼?天水宮主發瘋了,準備提刀殺入帝都皇城!”

“嘿嘿……這不是在以卵擊石嗎?區區一個仙輪,就想殺入帝都,簡直就是異想天開!”

“冇錯,帝都大陣,足以震死帝境一切存在,即便是一重天的劫境大帝,也不敢在帝都大開殺戒。”

“哈哈,冷茹霜這簡直就是在去送死啊!”

“我們先去天水宮外埋伏著,隻要冷茹霜一死,立馬對天水宮發起廝殺,搶奪天水宮的寶庫。”

……

整個大秦帝國,風起雲湧。

不知有多少人認為,冷茹霜必死無疑,將會直接倒在帝都之中。

而她若一死的話,天水宮群龍無主,那簡直就是香餑餑一口,誰都想上去咬一口。

幾乎就在冷茹霜要動身前往帝都的時候,有個意料不到之人出現了。

第一刀城。

一座修建得如同冰雪神宮之中。

蘇辰帶著仙兒,緩步走來,臉上充滿平靜之色。

“誰?”

神宮之中,冷茹霜本來是在為明天殺入帝都做好最壞的打算。

突然的一道人影闖了進來,讓她很是意外。

可當她看清楚來人的麵孔後,驚呆了。

“蘇……辰!”

冷茹霜先是一愣,繼而是一驚,最後是濃濃的喜色。

“你冇事就好冇事就好!”

這會兒,她目光一閃,落在蘇辰旁邊的女子身上,隱隱間似乎明白了什麼。

“冷姨,這是我朋友,你喊她仙兒就好了!”

仙兒聽到蘇辰主動介紹起自己,也是很有禮貌的盈盈施了一禮。

“見過冷姨!”

仙兒不認識眼前這人,但是,蘇辰既然主動帶自己過來,那定是有其深意。

“你好!”

冷茹霜急忙打了個招呼,同時,心神一動,正要探查仙兒的修為時,頓時發現,對方身上的氣息,近乎不在自己之下。

“莫非,這個姑娘也是仙**能?”

冷茹霜突然想到了什麼,心頭大驚。

不過,這會兒,她已經顧不上這些了,因為蘇辰已經取出一口冰館。

“是香兒嗎?”

冷茹霜很是著急的湊了上來,一眼就看到冰館中躺著的少女。

這少女臉色紅潤。

睫毛之上,有著淡淡的水珠氤氳開來。

而且,玉體之中的靈氣,更是如同大江大河般,滾滾轟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