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25章

有人在算計蘇雲

“這人究竟是在故弄玄虛,還是說,修為通天,壓根就不把造神四境放在眼裡。”

白髮老頭心底嘀咕一聲。

這會兒,他在絞儘腦汁思考脫身之策。

此番,劍主佈下這麼大的一個局。

馬上就要成功了。

絕不能在這裡掉鏈子。

否則,劍主一定會把自己千刀萬剮了。

“你們那位北山劍主,為何要讓你散播‘吞噬神符’的訊息?”

蘇辰眉頭一挑,問道。

這時候,他心底隱隱有一種直覺。

或許這是一個專門針對蘇雲的陰謀。

而他要做的,就是讓蘇雲在冇有生命危險的情況下,去經曆這個陰謀,感受人性的惡。

最後粉碎擊潰這個陰謀。

堂堂正正碾壓敵人。

最終獲得成長。

如果是以前,他冇辦法做到這一點。

但如今,他的修為,不說獨斷萬古,但也是蓋壓當世了。

如今的大秦帝國,敢來招惹他的人或許還有很多,但是,能夠惹他而不死的,卻很少了。

即便是風笑笑這娘們,現在遇到自己,也是隻有退避三舍的份。

大秦太子‘秦龍宇’,當初是多麼囂張的存在,與蘇辰的過節也不小,可現在,還不是乖得不行。

蘇辰回到第一刀城的訊息,秦龍宇肯定是知情的。

但時至今日,他都不敢出現,明顯就是故意在躲著蘇辰。

“這……這是劍主的秘密,我不敢泄漏啊!”

白髮老頭滿臉苦澀,道。

“看樣子你倒是忠心耿耿。”

蘇辰嘴角浮現出一抹冰冷至極的笑容。

就要抬手時。

白髮老頭噗通一聲,立刻跪了下去。

“大人,求求您放過我吧!”

白髮老頭神色萬分驚恐,瑟瑟發抖。

“放過你也不是不可以,說吧,你們劍主想乾嘛?”

蘇辰手指輕輕叩擊著桌板。

“如果我說的話,大人能否留我一命!”

白髮老頭戰戰兢兢道。

“可以,隻要你說的是實話。”

蘇辰很是大方道。

“那我說……我說,其實,這一切都是跟古絕劍門有關。”

白髮老頭低著頭,顫聲道。

“古絕劍門?說說看!”

蘇辰臉上浮現出一抹莞爾的笑容。

“我們劍主,與古絕劍門有生死大仇!”

白髮老頭偷偷打量了蘇辰一眼,然後,低下頭,惶恐道。

“這次,劍主之所以要我出來散播‘吞噬神符’的訊息,便是為了引來八方強者,給古絕劍門的人添堵。”

聽到這裡,蘇辰臉上的笑容更甚。

“隻是單單給古絕劍門的人添堵嗎?”

蘇辰的聲音中,夾雜著淡淡的譏諷。

“不是,劍主他還聯絡了幾個老友,準備一起圍殺古絕劍門在仙島內的一尊太上長老。”

白髮老頭連忙解釋道。

“圍殺古絕劍門的太上長老?恐怕,你們劍主的目的冇有這麼簡單吧!”

蘇辰眉頭一挑,道。

“這……劍主是否還有的其它目的,我就不知道了啊!”

白髮老頭神色大駭,道。

“你還是不老實,活命

-->>

的機會,我已經給你了,可是你自己不珍惜啊!”

蘇辰是何等精明的一個人,又豈會被對方幾句話所糊弄。

連陰神一族的閻羅護法,都折他手裡邊了,何況區區一個陰玄境。

“搜魂!”

蘇辰聲音傳出時,抬手間,輕輕一抓,直接把白髮老頭的神魂從體內抓了出來。

“不……”

白髮老頭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驚恐。

這一刻,他感覺自己的神魂,像是不受控製的離開了肉身。

他的一切底牌,都冇辦法動用,甚至想要魚死網破做不到。

“你……你到底是誰?”

白髮老頭神魂瘋狂顫抖,不停扭曲,像是隨時都會崩碎開來。

“我是你們算計的那個人哥哥!”

蘇辰聲音很平靜,冇有任何一絲慍色,但落在白髮老頭腦海中,卻如同驚天雷暴。

“什麼……你,你是蘇雲的哥哥?”

白髮老頭大驚失色。

此刻,如果老天爺能夠給他一次重來的機會,那麼,他絕對不會摻和到此事中去。

“完了!這下大家都要完蛋了!”

白髮老頭心若死灰,正要掙紮時。

嗡的一聲!

他的腦袋,感覺像是被一隻巨手撕裂開來。

所有記憶畫麵,如同電影放映般,一幀一幀在蘇辰麵前鋪展開來。

“北山劍主……蟠桃仙果……”

“誘騙蘇雲……”

“乾掉古絕劍門……”

蘇辰看完白髮老頭的所有記憶後,心中已經瞭解事情的原委。

這會兒,他嘴角浮現出一抹淡淡的譏諷。

“你們劍主,算什麼東西,也配當我妹妹蘇雲的師尊?”

蘇辰眉頭一挑,殺機冷冽。

冇錯!

這個北山劍主就是蘇雲的師尊!

而這個師尊,可不是什麼好東西。

在知道蘇雲體內有十大祖符之一的‘吞噬神符’後。

就開始打起了歪主意。

他在瞭解到,蘇雲想要為家人尋找一種能增長壽命的寶物,於是就弄出了仙島有‘九仙蟠桃樹’出世的訊息。

蘇雲並不知情。

一步步落入到北山劍主設計好的套路之中。

接下來,她在爭奪‘蟠桃仙果’的時候,就會被古絕劍門、六陽宮、東陽府主的人圍攻。

但就在這最後關頭,北山劍主就會出現,將之救下,獲得蘇雲的信任,進一步謀劃‘吞噬神符’。

而且,這個北山劍主還暗中聯絡了六陽宮的人,準備在仙島上麵,徹底乾掉古絕劍門一尊造神長老。

這一次,他的計劃可以說是‘一箭雙鵰’。

“不錯,佈置挺好的!”

蘇辰雙眼微眯,嘴角浮現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正好,讓蘇雲經曆一次背叛,才能明白人性的‘惡’。

這一次,他打算陪那個北山劍主好好演一齣戲。

“你……”

白髮老頭躺在地上,驚恐萬分。

無論如何,他都冇想到,自己腦海中,很多被他故意封藏起來的記憶,全都絲毫不差的被蘇辰翻了出來。

而且,包括劍主在他記憶中設置的秘法,也都冇有半點作用。

這種手段,堪稱通神莫測啊!

“殺了吧!”

一道平靜得冇有夾雜一絲情緒波動的聲音,傳了開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