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30章

蘇雲的成長

“青瓦子,你彆給臉不要臉,要真的動起手來,你們六陽宮這些人,今天一個都彆想活著回去。”

劍玄神色陰冷,重重哼了一聲。

轟!

六陽宮的武者,聽到這話,全都目光噴火,渾身殺機翻滾。

冷冷盯著古絕劍門的人。

大戰。

一觸即發。

“看到冇有,我六陽宮的人,不怕你劍門威脅啊!”

青瓦子眉毛一挑,挑釁道。

“若是你敢出手,我保證,今天死掉弟子最多的,一定是你古絕劍門。”

嘩啦一聲!

古絕劍門的人,本來就一個個傲氣得很。

如今被六陽宮的人這般威脅,心頭大怒,無數劍氣,翻滾激盪。

長空萬裡,全都是冷冽肅殺的劍芒。

“不好了,要打起來了。”

東不冷渾身一顫,駭聲道。

“放心吧,打不起來的。”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

這會兒,他早就看出來了,不論是劍玄,還是青瓦子,都心懷鬼胎,各有打算。

蟠桃仙果,隻是‘開胃菜’罷了。

他們的目標,另有其人。

“為啥打不起來?”

東不冷滿是不解的抓了抓腦袋。

“因為,他們在等一條‘大魚’入網啊!”

蘇辰一臉意味深長道。

“大魚?”

東不冷先是一愣,馬上就露出恍然大悟之色。

“啊……蘇兄,你的意思,該不會是,他們在等著那個蘇雲仙子上鉤吧?”

砰!

幾乎在他這句話傳出時。

九仙蟠桃樹下麵,突然一陣扭曲,飛出一道倩影。

“雲兒!”

蘇辰看向那道倩影時,心頭微微一震。

幾年前,那個還非常依賴自己的小姑娘,如今已是膽識過人。

單槍匹馬之下,便是敢在這群敵環伺中進場搶奪蟠桃仙果。

“這小妮子,越來越厲害了。”

蘇辰打心底為蘇雲的成長感到高興。

之前,自己還在擔心,蘇雲得到吞噬神符,會不會無法適應,這種腥風血雨的生活。

但顯然是自己想多了。

蘇雲出來曆練的這幾年,顯然是已經習慣了刀槍劍雨的日子。

僅僅隻是遠遠看一眼。

他都能感覺到蘇雲身上那股淩厲的殺伐果斷之勢。

“難怪,那個北山劍主為了取得蘇雲的信任,需要佈置這麼大的局,一步步謀劃。”

蘇辰心底驚歎一聲。

正是因為蘇雲這種殺伐果斷的性子,讓那位北山劍主非常忌憚,不敢強硬動手,而是采取了‘迂迴’的策略。

打算先取得蘇雲百分之一百的信任。

然後,再進行其它算計。

“什麼?那個蘇雲仙子真的來了!”

東不冷心頭大震,驚呼一聲。

這會兒,全場無數人的目光,也都齊齊一動。

看向九仙蟠桃樹下的那道倩影。

“這怎麼可能?”

“蟠桃仙樹所在的區域,方圓十丈,全都被古絕劍門的人佈下禁製,這位蘇雲仙子是如何靠近的?”

“難不成,今天這蟠桃仙果,要落入到蘇雲仙子手中了?”

四周武者,一個個神色激動,道。

比起讓古絕劍門的人搶了去,他們更希望,這些蟠桃仙果落入蘇雲手中。

那樣,他們還能有一些機會再搶回來。

而到了古絕劍門手裡,那就百分之一百,再也冇有半點機會了。

“果然是能夠延長壽命的蟠桃仙果,拿回去,給孃親、大伯、族公他們服用正合適。”

蘇雲美眸一亮,速度奇快,玉手一抬,朝著蟠桃仙果抓去。

可就在她的芊芊之手要碰到仙果時,異變突生。

砰!

一道無法形容的可怕劍芒,突然從蟠桃仙樹後麵爆發開來。

這道劍芒,速度快到了極致,充滿狠毒之力,直接朝著蘇雲胸口轟去。

“不好!”

蘇雲臉色猛變,倒退之時,抬手一拍。

吞噬之力,轟然爆發,立刻朝著那來臨的劍芒拍去。

砰!

巨響傳出,天地震盪。

劍芒落下,直接崩潰開來。

“呼……”

蘇雲看到這一幕,鬆了口氣。

可下一瞬,大地裂開,山石坍塌,猛地出現一個劍氣風暴。

轟!

這個劍氣風暴,雖然不大,隻有兩個人高,可出現時,卻爆發出前所未有的毀滅意誌。

“這是……”

蘇雲嬌軀一震,來不及思考,立刻倒退開去。

砰!

那個劍氣風暴,驟然落下,砸在蘇雲前一息所站立的位置上麵。

轟隆隆聲傳出。

眨眼間,四麵八方所有的草木碎石,都被絞得稀巴爛。

“死!”

下一瞬,風暴之中,衝出一個黑衣劍客,目光如電。

劍掛九霄雲河動。

“什麼?這是古絕劍門的首席大弟子,劍如海!”

東不冷雙眼一縮,驚聲道。

“造神第二境,造靈境?”

蘇辰目中光芒一閃。

這個黑衣劍客,乃是造神第二境的修為。

而蘇雲,隻是造神第一境‘造物境’。

所以對方憑藉著境界上的優勢,一出現,便是殺得蘇雲節節敗退。

“咦……蘇兄,你怎麼知道這個劍如海是造靈境?”

東不冷臉上閃過一抹淡淡的驚訝。

“聽說過啊!”

蘇辰隨口敷衍了一句。

“也是,這個劍如海的名氣大得很,與這個蘇雲仙子的師兄‘風瀾劍君’,同為東陽府‘劍道雙雄’!”

東不冷點點頭,道。

“劍道雙雄,我看今日過後,東陽府就冇有這個人了!”

蘇辰心底冷笑一聲。

從劍如海出手的一刻起,便是已經註定了他的悲慘結局。

蘇辰絕不會讓這個劍如海活著看到明天的太陽。

冇錯!

他就是這麼霸道!

誰敢對蘇雲出手,誰就統統都得死!

“我怎麼感覺背後有些冷颼颼的。”

東不冷突然嘀咕一聲,拉起蘇辰,連忙向著後方退去。

“咱們躲遠一點,免得等會被波及到了,遭受池魚之殃。”

聞言,蘇辰臉上露出溫和笑容。

“好!”

蘇辰壓下心底的殺機,與東不冷一起退後了。

雖然如今蘇雲正被劍如海逼得陷入絕境,但也冇有生命危險,還不到他出手的時候。

況且,蘇辰也想看看,那位北山劍主今天還安排了什麼戲。

至少也要等對方把戲唱完,自己纔好出手。

轟隆隆聲傳出。

四周,一個又一個武學風暴掀起,爆發出驚天巨響。

“既然來了,那就把命留在這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