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49章

蕭定的算計

“退!”

血陀金剛頭皮發麻,冇有半點遲疑,袈裟一卷。

馬上遁走。

“殺了我蕭家的人,還想全身而退,你是在做夢吧!”

蕭定的身子,從天而降。

如同一尊大地巨人,向著血陀金剛狠狠砸了下來。

“該死,不是說西北天府,最強隻是嬰境嗎?什麼時候,連陰玄大圓滿都有了?”

血陀金剛嚇得渾身一顫,冇有遲疑,突然取出一把金剛杵,直接砸了過去。

噗嗤一聲!

虛空炸裂,猛地露出一道金河。

轟鳴九天,直奔蕭定而去。

“碎!”

蕭定目中閃出一抹不屑,抬手一揮。

刹那間,有一股冷風吹過,輕而易舉間,便是崩潰了金河。

“這……”

血陀金剛臉上充滿了驚駭。

來不及倒退,那冷風吹過,立刻禁錮住自己的身子。

下一瞬。

那隻漆黑如墨的巨掌,從天而降,直接把血陀金剛給拍飛了。

砰!

血陀金剛落地時,臉色蒼白,吐出大口鮮血,目中充滿驚駭。

眼前這人的力量,太強了。

一招一式,皆蘊含天地大勢。

根本不是自己所能抗衡的。

“說出你的身份!”

蕭定聲音冰冷,傳出時,一股無法形容的煞氣,轟轟爆發。

這一刹那。

血陀金剛有種墜入九幽地獄的錯覺,渾身顫抖到了極致。

“我……我是西南府主的人!”

血陀金剛冇有任何猶豫,急聲道。

“石獷的人?”

蕭定眉頭一皺,心念急轉,立刻明白了血陀金剛此番前來的目的了。

他隻是略微沉吟一下,心底便是有了主意。

“石獷啊石獷,這可是你自己要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蕭定很早之前就想讓蕭家的勢力,往外拓展。

而西南府土地肥沃,百姓富足,靈脈礦石繁多,無疑是上上之選。

隻可惜,西南府的人太過難纏。

特彆是那位府主‘石獷’,吃相極其難看。

話裡話外。

壓根就冇把他們蕭家放在眼裡。

最終合作冇談成。

蕭家往外擴張的計劃失敗。

如今,石獷主動把人過來找麻煩,而且還是要找蘇辰的麻煩,這不就是在自尋死路嗎?

蕭定頓時看到了機會。

這時候,他看向血陀金剛的目光,冇有最初那般冷漠了。

“這裡冇有你要找的人,你走吧!”

蕭定的話,無疑是讓血陀金剛如蒙大赦,冇有半點遲疑,轉身就跑。

……

這時候,蕭家的武者,看到蕭定把人放走了,一個個臉色疑惑。

“家主,您怎麼不殺了他?”

其中一箇中年長老,皺緊眉頭道。

要知道,剛纔這個血陀金剛,一怒之下,可是殺了他們蕭家十幾名武者。

“死人是冇有價值的,放心吧,他蹦噠不了多久。”

蕭定嘴角浮現出一抹淡淡的笑容,揮手間,取出一塊傳訊玉簡。

這塊玉簡,可不簡單,其中所關聯的人,可是蘇家的一位長老。

而且這尊長老,與蘇辰的關係匪淺。

蕭定也是下了很大一番功夫,才弄到此人的聯絡方式。

這就是蕭定的聰明之處。

他是冇辦法與蘇辰建立深厚友誼了,但是,他卻可以跟與蘇辰關係好的人,建立起一段鐵一般的情誼。

迂迴的策略,隻要用得好,收益不會小。

“蘇海兄,這西北府城,出現一尊陰玄後期的高手,正在尋找蘇辰蘇大人的下落,我懷疑他有可能會找到蘇家去,還請您務必要重視,把這個訊息告訴蘇大人啊!”

蕭定手裡麵的這枚傳訊玉簡,正巧就是蘇海的。

“家主,您這一招妙啊!”

這時候,那些蕭家長老,紛紛豎起大拇指,讚聲道。

“妙在哪裡?”

蕭定嘴角浮現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問道。

“您這是借刀殺人啊,不僅免去,我們與西南府主為敵的風險,還成功借蘇家之手,斬殺一名大敵啊!”

其中一個長老,眉開眼笑道。

可誰知蕭定一聽之後,臉色一黑,狠狠瞪了他一眼。

“胡扯!”

蕭定的態度,立刻把這名長老嚇了一跳,讓他緊張不已。

不隻是他,還有其餘幾位長老,也都一個個神色一變。

要知道,他們的想法,可是都跟這名長老一樣。

難道錯了?

不過,當他們聽到蕭定後麵的話後,一個臉色變得古怪起來。

“以後,不要在這大庭廣眾之下,瞎說這些大實話,注意影響。”

蕭定心頭大好,哼了一聲。

“瞎說大實話?”

那位被蕭定嗬斥了一句的長老,嘴角一陣抽搐。

府城的混亂,很快就平息下去了。

蕭定走好,這些個蕭家長老留下來了理後事,同時安撫那些個商人。

要知道,這些商人可纔是使用傳送陣的頭部用戶。

必須把他們給伺候好了。

這些傳送陣纔能有源源不斷的收入。

府城外。

一處密林之中。

砰!

一道血光落下,頓時化作一個光頭和尚。

這會兒,光頭和尚神色間,還有著一絲濃濃的驚慌。

“好險,差點就死在城內了!”

血陀金剛心有餘悸道。

這時候,他心底一陣感慨,還是自家府主的麵子大。

“早知如此,我就應該一開始亮出府主的名號,這西北天府的人,還真是夠慫的。”

血陀金剛臉色有些陰沉,碎碎罵了一句。

不過,這次也不是冇有收穫,至少打聽到了劉承一的下落。

“那傢夥與一個年輕人去了東陽府,與其我去找他們,倒不如我直接去那個年輕人的家裡等著,到時候,來個甕中抓鱉!”

血陀金剛嘴角浮現出一抹陰森的笑容,動作飛快,向著龍血鎮飛奔而去。

隻可惜,他隻是打聽到,關於蘇辰家裡的位置,可卻冇有打聽到,蘇辰的實力如何。

這是因為,如今的西北天府,到處都是蕭家的觸角。

蕭定一個命令下去,大家都配合無比。

如此一來,血陀金剛所打聽到的訊息,註定是殘缺的。

蕭定想要讓他知道哪一部分的訊息,那麼,他就隻能知道那一部分。

要想多收集一些訊息,除非離開府城,前往其它地方。

但誰讓血陀金剛骨子裡充滿了自信。

以為自家府主名頭響亮,無人敢得罪自己,依舊囂張、狂傲。

說實話,西南天府的武者,向來就冇有把西北天府的人放在眼裡,在他們眼中,這裡就是一個窮山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