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50章

一山不容二虎

西北府城。

一座修建得古色古香的府邸中。

有箇中年人,一臉儒雅,正在後花園的亭子中下棋。

而與他對弈的則是一個金袍男子,衣袍上麵,有一個金龍圖騰。

如果蘇辰在此,肯定會認出此人的身份。

這傢夥,正是那位尋龍天盤之主——

金蟬子!

“金兄,您這棋藝之高,怕是古今之下,少有能與之爭鋒啊!”

上官路神色認真,道。

“哎呦……府主大人,您喊我‘金兄’,可真是折煞我了,您還是喊我小金吧!”

金蟬子一臉受寵若驚道。

“這可不行,達者為先,如今你的修為,已經遠在老夫之上,按理說,應該喊你一聲前輩來著。”

上官路連連擺手,道。

“這可使不得!”

金蟬子打死都不敢讓上官路喊自己一聲前輩。

要知道,眼前這一位,可是冷香的父親,而冷香又是與蘇辰走得極近。

萬一哪天的,人家真的步入洞房了。

那這一位,立馬就搖身一變,可就成了蘇辰的嶽父。

金蟬子此番前來拜訪上官路,也是想要打聽一些蘇辰的資訊,正好遇到上官路在後花園獨自下棋,也就與之對弈一局。

“哪有什麼使不得的……”

上官路嘴角掛著淡淡笑容,幾乎就在他要繼續說下去的時候,有一個灰衣管事,急匆匆走了過來。

“老爺,這是蕭家的最新訊息!”

灰衣管事恭敬的遞上玉簡後,退到一旁,默不作聲。

“嗯?”

上官路接過玉簡一看,臉色漸漸冷了下來。

“蕭家,這是在玩火啊!”

一旁。

金蟬子彷彿冇聽到似的,依舊在盯著棋盤看。

“金兄,這是關於蘇辰的部分內容,我想你一定會感興趣的。”

上官路笑著把玉簡遞了過去。

“有蘇辰訊息了?”

金蟬子神色一動,接過玉簡,認真看完之後,臉色有些古怪。

“西南府主石獷派人來找蘇辰麻煩,而這個人,被蕭定故意放走了,而且還暗中把人往龍血鎮引?”

上官路一聽。

笑著點了點頭。

“是啊,要不然,我怎麼會說,蕭家是在玩火呢!”

上官路嘴角浮現出一抹淡淡的譏諷。

“他們想要借蘇辰的手,除掉西南府主,可蕭定也不想想,蘇辰這把刀,又豈是誰都能借的?”

聞言,金蟬子心頭一跳。

這些個大家族,真冇有一個是善茬,全都是玩弄人心的高手。

金蟬子突然有些後悔了。

好端端的,乾嘛要來拜訪上官路。

“府主,既然這個血陀金剛去了龍血鎮,那我也去一趟吧,如今蘇辰不在,蘇家未必能攔得住此人。”

金蟬子立刻起身告辭,走得乾淨利落,冇有半點拖泥帶水。

而上官路也冇有任何挽留,客氣的把人送出府邸。

“蕭家,你們越線了……”

上官路嘴角浮現出一抹冰冷的笑容。

雖然他一直在忍讓,可這並不意味著,他會讓蕭家無限製擴張下去。

真要到了那一天。

自己這個西北府主也就做到頭了。

“老爺,這個金蟬子好像發現了什麼!”

這時候,那個給上官路遞玉簡的灰衣管事走了出來。

“他知道,我們是在故意告訴他這個訊息的,自然的,心底有了警惕,不過這也無所謂了。”

上官路臉色深處,道。

他把這個訊息告訴金蟬子,目的就是為了讓對方前往龍血鎮。

到時候,若是那血陀金剛進攻蘇家,金蟬子自然會出手相助,到時候,蕭家的如意算盤,至少要落空一半。

上官路可不想,讓蕭家的人去撿便宜。

不過,他千算萬算,也冇算到,蕭定打的主意,根本不是,讓血陀金剛進攻蘇家的時候,自己去救場。

而是提前賣給蘇家一個麵子,把血陀金剛的訊息,告訴了蘇家。

如此一來,也就等同於提前一步告訴了蘇辰。

一山不容二虎。

西北大地,除了蘇辰這一尊西北王外,也就要屬這蕭家、上官家最為強大。

兩虎相爭,必有一傷。

如今明麵上來看,蕭定的實力,已經遠超上官路了。

但是,上官家背景強硬,也遠不是蕭家能夠輕易掀翻的啊!

……

東陽府。

一座占地遼闊的海島上。

這會兒,六陽宮留在碼頭上的‘虛空飛靈舟’,已經搖搖晃晃向著前方行駛了一百多裡。

操控室內。

蘇雲與東不冷就像是兩個好奇寶寶,不懂就問。

“劉師傅,這個‘靈動陣’的操作,感覺有些複雜啊!”

蘇雲一臉認真道。

“的確,靈動陣的操作步驟,總共有十一個手訣,必須在一息之間,從頭到尾,連貫性打出,不能有任何凝滯。”

劉承一點頭時,又跟著蘇雲他們演示了一遍。

“看!”

“這第六個手訣,變化成第七個手訣的時候,需要連著加大靈氣輸出!”

“還有,這第十一個手訣完成的刹那,必須馬上收走靈氣,否則自己體內的力量,就會被‘靈動陣’捲入其中。”

劉承一講得很詳細。

而蘇雲與東不冷也學得非常認真。

這會兒,他們已經能初步操控‘靈動陣’了,如此一來,虛空飛靈舟的速度快上不少。

轟隆隆聲傳出。

虛空飛靈舟一路前進,向著六陽宗的山門飛去。

而這時候,正在艙室中休息的蘇辰,雙眼突然睜開,露出一道前所未有的精芒。

“嗯?西南府主……血陀金剛,陰玄後期,前往蘇家了?”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這個訊息是蘇海傳回來的,而告訴他這個訊息的人,卻是西北府城的蕭定。

蘇辰腦海中,略一思索,立刻就知道,蕭定在打什麼主意。

“想要借我的手除掉西南府主?”

蘇辰眉頭一挑,表情有些冷漠。

說實話,一位西南府主,在他眼中,與螻蟻般無異,殺也就殺了。

可是,他卻不喜歡自己被人當刀使。

“前人摘樹,後人乘涼,但可惜,我蘇辰摘的樹,你們蕭家想要去乘涼,還不夠資格。”

蘇辰搖了搖頭,重新閉上眼睛時。

他留在蘇家陣法中的一縷分神,陡然一動,走了出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