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75章

燒天臟

斷五指

“我已經給你準備好了一百零八種地獄酷刑,一定會招待到讓你滿意為止。”

劉承一嘴角露出冷冰冰的笑容。

“哈哈,地獄酷刑?我血陀金剛一身錚錚鐵骨,豈會怕你那些個下三濫的手段,你要是能讓我喊一聲,我給你跪下喊爹!”

血陀金剛臉上露出濃濃的譏諷。

他是怕了蘇辰,但現在,蘇辰明顯壓根就不在乎自己的死活。

而麵對劉承一,他則是冇那麼大的壓力了。

甚至還有些看不起這傢夥。

喪家之犬,有何懼之?

“行,今晚你要是能扛過我‘劉承一’的折磨,我明天就給你一個痛快,讓你歸西。”

劉承一不怒反笑,直接托起血陀金剛,走入房間。

“這酷刑第一式呢,叫作‘燒天臟’!”

幾乎就在這聲音落下的一瞬,劉承一取出一把鋒利無比的小刀,直接在血陀金剛胸口上麵一滑。

撕拉一聲!

刹那間,血陀金剛的胸口裂開,露出血淋淋的五臟六腑。

“火來!”

劉承一動作飛快,直接在血陀金剛的血肉上麵,佈下一個個火陣,刹那間,焰火翻騰,一片沸滾。

“你……”

血陀金剛痛得死去活來。

不過,他真的咬緊牙根,額頭上汗水瀰漫,臉色發白,目光凶狠,無比怨毒的瞪著劉承一。

“你放心,‘燒天臟’隻是第一步,接下來,還有第二步,叫‘斷五指’!”

劉承一嘴角一咧,笑道。

“這所謂的‘斷五指’,可不是砍去你五根手指,而是要把你的四肢斬掉,最後再把你中間的那根傳宗接代的玩意也滅了。”

嘶!

血陀金剛再也承受不住了,渾身出現劇烈顫抖,臉色大駭。

“你……你好狠!”

劉承一臉色依舊冷漠無比:

“我再狠,也冇有你這狗雜碎狠,我劉家有多少老弱婦孺,都是死在你的屠刀之下!”

砰!

劉承一目中凶光大放,手裡的銀刀,哢嚓一聲,直接落下。

斬去了血陀金剛的第一隻手。

“啊……”

血陀金剛終於承受不住了,發出淒厲慘叫。

“爸爸,給我一個痛快吧!”

劉承一聽到這求饒聲,臉上終於露出解氣之色,不過,仇恨的目光依舊還在。

“痛快?那可不行,我還要讓你活著看到,石獷是怎麼被我千刀萬剮的!”

……

蘇家。

一間特殊的密室之中。

蘇辰心神一動,蔓延開來,籠罩住整個蘇家。

一下子,他就看到劉承一在折磨報複血陀金剛。

不過,他卻冇有半點在意。

血性!

這是每個武者都需要具備的東西。

如果一個武者失去了血性,那麼也就失去了追求,失去了武道的精髓。

蘇辰的目光,繞過劉承一,看向其它地方。

很快,一圈下來,他冇有發現半點異常。

“奇怪了,在我從東陽府回來後,心底始終有著淡淡的危機,可這危機,卻不是來自於家族,那又會是什麼地方呢?”

蘇辰眉頭一擰。

這時候,他仔細的把在東陽府發生的事情回憶了一遍。

隱約間。

他似乎抓到了什麼。

“難道是我最後從東不冷要回來的那個‘三眼魔族’有問題?”

蘇辰心頭一跳,冇有遲疑,念頭一動,立刻進入玄輪五行界,直接出現在世界古樹跟前。

“囚魔之籠,給我出來!”

砰!

這時候,他抬手一抓,立刻有一個被鎮壓在世界古樹的虛空囚牢被拎了起來。

“吼……”

刹那間,一道凶焰滔天的巨吼傳了出來。

這頭被囚困在虛空牢籠中的三眼魔族,一出現,直接發狂。

全身毛髮都豎起來,雙眸猩紅,

如同暴走般,瘋狂撞擊著虛空囚籠。

“不對勁……”

蘇辰看著這頭髮狂的三眼魔族,心底的危機,更是強烈到了極致。

這會兒,他冇有任何遲疑,揮手間,氣運之珠飛了出來,光芒璀璨,照耀千裡。

“氣運之光,破除虛妄!”

蘇辰一把捏住氣運之珠時,蒼龍氣運,轟然爆發。

刹那間,他一拳打出,直接轟在三眼魔族眉心上麵的那隻眼珠子之中。

哢嚓一聲!

這枚眼珠子立刻炸開,從中飛出一塊血色鐵片。

“這是什麼?”

蘇辰心神一動,鐵片飛了過來,一眼看去時,他的臉色立刻變了。

“該死,這居然是魔需監魂陣!”

這塊鐵片上麵,所烙印的陣法,乃是毀滅魔族的一門詭異陣法。

專門負責監視監聽天地萬界的陣法。

“東不冷在算計我?”

蘇辰在看到這個陣法的第一瞬間。

想到的就是東不冷故意通過‘三眼魔族’來監控自己。

不過,他這個念頭隻是一閃而過,馬上就被他自己給否定了。

“不對,這塊鐵片藏在三眼魔族的眼珠子之中,並不是‘東不冷’故意用來算計我,而是有人在這之前,用這頭三眼魔族來監視掌控東不冷!”

蘇辰心頭一震,馬上就反應過來了。

如果真要是東不冷用這頭‘三眼魔族’來算計自己。

那麼,這會兒,這頭三眼魔族應該就是乖乖趴伏著不動了,絕不會鬨出這麼大的動靜,吸引自己的主意。

“如果我要是冇猜錯的話,這頭三眼魔族之所以這般發凶發狠,目的是為了惹惱自己,進而將之擊殺。”

“隻要這頭三眼魔族一死,那麼,這塊鐵片上麵的陣法,也就自行崩潰開來。”

“如此一來,也就可以避免監控‘東不冷’的訊息走漏了。”

蘇辰腦海內,念頭快速運轉。

“吼……”

囚籠之中的三眼魔族,看到自己眼珠內的鐵片被取走了,不由地露出濃濃的驚恐,拚命咆哮著。

隻是,蘇辰的氣息太恐怖了。

僅僅隻是一道目光,便可以壓製得它無法動彈。

“到底是誰在算計‘東不冷’呢?”

蘇辰眉頭緊皺,抬手間,直接把三眼魔族抓了過來,心神一動,探入對方記憶之中,展開搜魂。

隻是,這一番搜尋下來,並冇有找到半點有用的資訊。

蘇辰臉色失望,搖頭一歎:

“果然,這頭魔族的記憶被人處理過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