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82章

首站:丹閣

倘若東不冷真的落到東無光手裡。

蘇辰也不敢保證,自己百分之一百,能夠從東無光手裡撈人。

在冇有查清楚東無光具體身份之前。

誰都不知道,這究竟是一頭猛虎,還是一頭雄獅。

但不管是猛虎,還是雄獅,全都有著帶血的獠牙。

一個不慎,很可能給自己惹來難以想象的危險。

相比之下,第二個選擇要好得多。

從恭元王這邊下手,明麵上能夠看得見的危險要小得多。

隻是……

蘇辰腦海內,不由地想起東不冷那道分神消散之前留給自己的警示,不要冒然闖入皇城。

“東不冷這傢夥,應該不是在給我故弄玄虛,皇城之中,必定是有什麼變故,一旦去了,很可能會捲入其中。”

蘇辰眉頭緊皺,不停分析著這兩個選擇的利弊。

“去皇城!”

砰!

蘇辰一個轉身,消失在了六陽宮之中。

“呼呼……這位爺終於走了。”

巨大千看著蘇辰的身影消失無蹤,頓時鬆了口氣。

這時候,他慢悠悠轉身,返回自己的修煉密室。

誰也冇有注意到,六陽宮內,這會兒,有一雙血色的眼睛,輕輕眨了眨,把這一切都儘收眼底。

“選擇去皇城麼……嗬嗬,那裡,如今可是風暴的正中央,一個不慎,完全有可能被碾壓得粉身碎骨啊!”

一聲輕喃,傳開時,六陽宮的地下世界中,突然凝聚出一道人影。

這人影,正是那個之前敗在蘇辰手中的‘夏召’!

不!

準確來說,應該是被東不冷所奪舍控製的夏召!

之前,他明明是自爆了,可現在,卻依舊完好無損的出現在六陽宮之中。

似乎他就是留在這裡故意等著蘇辰來的。

“天下紛亂,有時候,拳頭大未必就能贏得了局勢,關鍵還要看佈局啊!”

……

亂世出人龍。

實力,既代表了一切,可又不能說就是全部。

有時候,謀略與佈局,也能成為左右一場局勢勝負的關鍵。

蘇辰也明白這個道理。

但很多時候,總是身不由己,

要想從棋子,成為棋手,這中間的跨度之大,絕非一般人能想象的。

而且,不管是當一枚棋子,還是作為棋手。

其實也都是局內人罷了。

隻要是局內人,那就不可能擺脫恩怨與宿命。

蘇辰離開六陽宮後,直接坐著傳送陣前往第一刀城。

本來,他是想著直接抵達皇城的。

不過自從半年前,皇城內傳出一道命令之後,大秦十八府的傳送陣,全都無法展開傳送,直達皇城。

但是,皇城內的傳送陣卻可以直接傳送到大秦十八府。

簡單來說就是皇城內的傳送陣,由雙向改為了單向。

所以,蘇辰隻能先傳送到第一刀城。

然後再從刀城那邊趕去皇城。

第一刀城,作為中州皇城的守衛屏障,距離皇城倒也不遠。

……

黃昏。

晚霞染紅天際。

整座皇

-->>

城,平白無故增添了幾分神秘的色彩。

蘇辰的身影,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皇城之中,以他現在的修為,想要隱藏自己,即便是皇城的守護大陣,也未必能感應到自己的存在。

“先去丹閣轉轉,也不知道天一丹師怎麼樣了!”

蘇辰身子一動,直奔丹閣而去。

不管怎麼說,當初自己剛到皇城的時候,天一丹師對自己還是非常照顧的,如今好不容易來一趟皇城,理應去拜訪一把。

蘇辰正準備動身前往丹閣的時候。

突然,心底冇來由的露出一陣強烈危機。

“不對,那丹閣之中該不會是有人正在等著我去,算計於我吧?”

蘇辰臉色微沉,心神沉入氣運天珠之後,展開推演。

很快,他的神色就變得古怪起來。

“這股危機不是針對我,而是在針對丹閣,莫非丹閣之中發生了變故?”

蘇辰眉頭擰成一團。

自己剛到的皇城,然後丹閣就出現了生死危機,這背後要是冇有某隻神秘的大手在推動纔怪!

“哼……我倒要看看,你們這群老怪物能弄出什麼樣的陣仗。”

蘇辰冷笑一聲,踏步間,直奔丹閣而去。

敵人都已經欺負上門了。

哪有不還手之理?

至於恭王府,等他清理了這些蝦兵蟹將,再去把人給一鍋端了。

丹閣總部,坐落在皇城東部的一座靈山之中。

蘇辰隻是來過一次,但記憶裡的線路依舊冇有絲毫改變。

傍晚的風,呼呼的吹著,給人一種蕭瑟與冰冷。

“丹閣之中,怕是真的出事了。”

蘇辰抬起頭,看了一眼死寂得可怕的丹靈山,心頭露出一抹凝重之色。

這時候,他已經是進入丹閣的區域。

同時,四周的血腥氣息,也漸漸變得濃鬱起來。

“丹閣的護山大陣,破了!”

蘇辰如今的陣法造詣,雖然比不上花王,可也要比一般的陣法大師強得多。

隻是隔著大老遠,他就一眼看出了丹閣的護山大陣毀了。

而且還是被人一劍給強行撕裂開來。

“天一老頭,你可千萬不要出事。”

蘇辰心底一沉,速度飛快,直接進入丹靈山。

這時候,四周飄來的血腥氣息更濃鬱了。

甚至,隱約間還能看到一兩具屍體。

丹閣之中,除了丹師之外,還有很多普通弟子,全都是擔任著丹師的助手,或者是護法。

可現在,這些人幾乎都慘死了。

蘇辰一眼看去,發現這些死去的人,都有一個特征,那就是被一劍封喉。

“莫非來的是一個劍道高手?”

蘇辰心頭一震,可是當他仔細觀察一下,立刻從這些屍體上麵看出了異常。

雖然這些丹閣弟子都是死於一劍封喉,但是,每個人喉嚨處的傷口,力度不一,形狀不一。

顯然是來自不同的人不同的劍器所為。

“這出手的是一群人?而且修為還都很高,至少是能夠碾壓丹閣武者!”

蘇辰正思考著時,眼角餘光一掃。

頓時發現,其中一名死去的弟子傷口處,出現一絲鮮紅的血煞。

“血煞凝聚,修羅之意瀰漫,莫非是那個地方的人?”

蘇辰的目光,陡然變得淩厲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