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97章

來晚一步了?

“這怎麼可能會出錯呢?當年,上一任閣主留下來的就是這一份協議啊!”

天一丹師臉色大變,駭聲道。

“嗯?”

蘇辰認真看了一眼獸皮上麵的紋路,冇有說話,隻是彈指一射,立刻有道刀鋒般的劍芒落下。

撕拉一聲!

整張獸皮,直接被撕得碎裂。

眾人看到這一幕,都傻眼了。

“閣主,這份協議,您怎麼……”

天一丹師雙眼圓瞪,正說著時,直接被蘇辰給打斷了。

“這不是那份協議,就是一張普通的獸皮,當年,丹閣跟大秦皇室所簽訂的協議,絕不可能用這種獸皮作為載體。”

蘇辰無比確定道。

丹閣,與大秦皇室簽訂的協議,早就遺失了。

而這一份所謂的協議,不過是假的,放在寶箱之中,也是為了圓謊。

“假的,這怎麼可能會是假的!”

天一丹師滿臉失神,道。

“或許,皇室早就知道,我們手中並冇有那份協議,所以纔敢肆無忌憚的放著修羅之地的人進來。”

蘇辰雙眼之內,寒光一閃。

為帝者,狠也!

“那皇室的人怎麼會知道,我們手中的協議不見了?”

天一丹師老臉一沉,道。

“這就要去問皇室的人了!”

蘇辰眉頭一挑,突然想起了自己進入皇城要辦的正事。

那就是找恭元王算賬。

說不定,還可以查一查這份協議丟失的事情,要是能把這份協議找出來,那自己就有正當的理由,光明正大去跟皇室要賬了。

“這個寶箱給我。”

蘇辰抬手一抓,直接把這個放著獸皮的金色寶箱給收走了。

然後,身影一掠,向著中央皇城飛去。

“長老,這……這閣主難道是要親自討債去?”

人群中,有一個髮際線看起來有點高的中年人,疑惑道。

“你問我,我問誰去?”

天一丹師冇好氣的瞪了這人一眼。

剛纔,在蘇辰宣佈自己擔任丹閣大管事的時候,就屬他笑得最歡快。

可後麵仔細一聽,在瞭解到,自己的權勢不僅冇有減少,反而依舊能夠行使閣主權利後,又是一臉低眉順守。

這傢夥明顯就是‘牆頭草’,風兒往哪邊吹就往哪邊倒。

但好在前麵丹閣遭受大難的時候,冇有跟著叛變,而是留下來與大家同生共死,所以天一丹師也就嘴上冇好氣罵了一句。

如今,大家也算是同生共死過了,感情比之以往要好得多。

丹靈山上,雖然被打得殘破不堪,但是,在古聖大丹尊用帝血滋潤山峰群野之後,靈藥盛開,百花綻放,又變得生機勃勃。

至於損壞的那些建築,也是在很短時間內就修繕好了。

唯一比較麻煩的是,宗門內的護山大陣,這個陣法的佈置與修整,所需要的時間,還真不是三天兩夜就能搞好的。

但即便是冇了護山大陣,丹閣也安全得很。

古聖大丹尊出世,爆發出疑似大帝九重天的力量。

一招摘下修羅聖主的腦袋。

這一幕所形成的震懾,簡直嚇得大秦內外無數老怪物一片瑟瑟發抖。

皇城。

恭王府外。

這裡一改往常的熱鬨,如今變得一片死寂,幾乎冇有半個人影。

“來晚一步了?”

蘇辰臉色有些難看,心神散開,直接一掃,頓時發現整個王府空空如也。

恭元王消失了。

他的一眾屬下也跟著消失了。

甚至,連同所有跟恭元王有過接觸的東西也都不見蹤跡。

蘇辰一步踏出,進入王府,走了一圈,冇有找到半點線索,這讓他的臉色越發難看。

“不對啊,這纔多久的時間,怎麼就能把一切痕跡都清掃得乾乾淨淨?”

蘇辰嘀咕一聲,仔細觀察好一會,最終確定下來了。

人,不是在這一個時辰內消失的。

而是自己在抵達皇城之前,這位恭元王就收到訊息,望風而逃了。

“哼……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

蘇辰當然不會善罷甘休,要是不把恭元王挖出來,自己又怎麼能夠找到‘地獄九頭犬’的下落。

而且,他甚至還懷疑,那個潛入丹閣盜走協議書的人,很可能就是恭元王指使人乾的。

縱觀整個皇室,能夠做出這種偷雞摸狗的人可不多,而恭元王就是其中之一。

“先去把那個‘黑傘’的嘴巴撬開,說不定,他能知道紫魔的下落,而紫魔又跟恭元王身邊的一個妃子有關係,隻要找到了紫魔,說不定就可以順藤摸瓜,弄清楚恭元王的下落。”

蘇辰身影一個扭曲,直接進入玄輪五行界。

同一時間。

大秦皇宮深處,秦天帝無比平靜的看著這一幕。

而秦龍宇的臉色卻多了一份不自在。

“父皇,王叔的事情,我們真不插手嘛?”

秦龍宇沉默片刻,道。

“既然他選擇了那條路,那麼,這就註定要讓他自己去扛,我們插手了,隻會捲入他的因果劫內!”

秦天帝雙眼之內,混沌之光,一片翻滾。

這會兒,他的眼裡,隻有冰冷的大道,與世間的權柄,冇有一絲一毫血脈的親情。

到了他這個境界,能夠再讓他牽掛的世俗之情,已經冇有了。

即便是他眼前這個最看好的兒子,真要在他麵前隕落了,說不定,他也不會有絲毫情緒波動。

他的眼中,隻有利益。

這是一個萬千偉力歸於己身的世界,獲得的利益越大,也就說明能夠擁有的偉力更多。

“可是,蘇辰此人心狠手辣,睚眥必報,事事計較,一旦讓他找到王叔的下落,後果不堪設想啊!”

秦龍宇的心,還是不夠狠啊!

他仍舊被血脈親情所羈絆。

秦天帝聽了之後,隻是淡淡一笑:

“你真以為,你王叔就是你表麵上看到的這麼簡單嗎?蘇辰要拿下你王叔,可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說不定,回頭翻車的是蘇辰呢?”

秦天帝嘴角浮顯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對啊……蘇辰雖然戰力驚人,但是,他在中州這個地方,最多就是無根浮萍,就算是能掀起再大風浪又如何?這可是王叔的地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