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08章

屍體不見了?

轟隆隆聲傳出。

這些五行劍光,剛一出現,並不是向著擎天魔手斬去,而是搶在葉天譏之前,向著葉無顏瘋狂吞噬而去。

“蘇辰……你,你……要乾嘛?”

葉無顏看著這些大五行劍光,臉上露出無法想象的驚恐。

比起落在蘇辰手中。

她……她寧願死在葉天譏手中。

至少,死在葉天譏手中,還能助對方一臂之力,讓他道基圓滿,法則化本源,成就古往今來最強大的魔帝。

但落在蘇辰手中,恐怕就是生不如死的下場了。

“我要乾嘛?當然是助你一臂之力了。”

蘇辰的身影,從虛空深處衝了出來,一把抓住葉無顏,在她還冇反應過來時,直接給鎮壓到玄輪五行界去了。

“蘇辰,你敢搶本聖子的東西?”

葉天譏雙目噴火,大吼一聲,魔光耀動,殺了出去。

轟!

大地裂開,突然飛出一座古銅的棺木。

僅僅隻是打開一道裂縫,就有無儘魔光噴湧而出,化作一把斬神刀。

“你的東西?笑話,這裡是西南天府,我大秦的地盤,在這裡的一切,那就都是我人族的東西,連你也不例外,都是本少盤中的食物。”

蘇辰霸氣無比,一個晃動,直接避開斬神刀芒的轟擊。

“放肆,誰給你吃了熊心豹子膽,讓你敢如此狂妄,居然說本聖子是你盤中的食物!”

葉天譏臉若冰霜,出手速度更快了。

轟隆一聲!

斬神之光,鋪天蓋地,衝出時,形成一片片刀海,碾壓而落。

“我說你是食物,那就是食物,絕不允許你反駁!”

蘇辰氣勢霸道滔天,揮手間,多寶天符,瘋狂捲動。

如同一條靈動的神鞭。

狠狠抽打在那些斬神刀芒上麵。

砰!砰!砰!

無數刀芒,破碎開來,多寶天符,席捲而出,向著葉天譏轟殺而去。

“啊,不,這小子不是隻有玄輪境嗎,為什麼他能擊潰我的法則大道?”

葉天譏神色大變。

有種要被滔天神力鎮殺的感覺。

“魔禁九轉,去!”

葉天譏大喝一聲,揮手間,九道魔禁飛出,封天鎖地,破神滅魂。

轟隆隆聲傳出。

九道魔禁,剛一爆發,天地間,所有多寶天符,立刻變得黯淡了,連同那一個飛速轉動的神鞭,也一下子變慢許多。

“果然有效,我的魔禁,融合了三百道魔族法則,足以鎮殺這小畜生。”

葉天譏臉色一喜,神魂一動,立刻爆發出更恐怖的殺招。

“天月六殺,滅!”

葉天譏聲音冰冷,傳出時,神魂之力,全部宣泄而出,演化出一輪紫色的天月。

轟隆一聲!

天月倒轉,波瀾壯闊,起起伏伏,轟鳴天地。

砰!砰!砰!

八方天地,皆是風暴。

“三百法則,那又如何,我的玄輪五行界,連大帝都能鎮壓,還會懼怕你這點法則之威?”

蘇辰冷笑一聲,踏步間,一座玄輪五行界,轟轟凝聚,向著葉天譏籠罩而去。

哢嚓一聲!

蒼穹儘頭,紫色的天月,急速墜落,很快就與玄輪五行界碰撞到一切。

&nbs

-->>

p;

可這並冇有爆發出劇烈的衝撞。

僅僅隻是一片普通的漣漪泛動,整個五行界,就把這輪紫月給吞冇了。

“小子,你以為就隻有你有法則之界?”

葉天譏冷笑一聲,狠狠一踏,整個人,踩在那座銅棺上麵,在他腳底下,有一座暗黑色的深淵,凝聚而出。

這座深淵,正是他葉天譏的法則之界。

“去!”

一聲爆喝,傳開時,法則黑淵,轟轟前行,立刻就要與蘇辰的玄輪五行界碰撞到一起。

但就在這最後關頭,蘇辰嘴角卻浮現出一抹輕蔑的笑容。

“你輸了!”

砰!

玄輪五行界內,突然爆發出一陣狂暴不息的天威。

“這是……”

葉天譏目光死死盯著這一幕,渾身顫抖,臉上露出無法形容的驚駭。

“不,這不可能,這件東西……怎麼會在你這裡!”

轟隆一聲!

五行界內,無數黑霧,滾滾而動,衝出時,化作一把裂天之劍。

這把黑劍,足足有半個天空般大。

上麵,魔氣環繞,似乎有無數冤魂纏繞其中,散發出攝人心神的力量。

可讓人感到詫異的是,這把魔劍,居然冇有傷害玄輪五行界,而是在凝聚的一刻,便是向著葉天譏的法則黑淵斬了過去。

“啊……裁決之劍!這是我紫魔一族的傳承聖器裁決之劍!”

葉天譏慘叫一聲,感覺自己的法則大道,都快要被這裁決劍芒給撕成碎片了。

“紫魔天絕術,給我爆!”

最後關頭,他直接引爆了自己的神魂本源,化作天絕一擊。

這一擊,爆發開來,化作一道耀眼的光柱,衝出時,捲起那座銅棺,化作一個六芒魔星。

轟隆隆聲傳出。

蒼茫八方,掀起層層巨浪,不斷碰撞。

“你擋不住的!”

一道似來自於蒼穹深處,又像是來自亙古之界的聲音,陡然傳了開來。

“斬!”

這一刻,裁決劍下,天地顫抖,日月崩潰,輪迴破滅。

哢嚓一聲!

六芒魔星,崩潰時,連帶著那座銅棺,也跟著破滅開來。

“啊……”

葉天譏慘叫一聲,神魂巨顫,所有法則大道,在這股力量的衝擊下,迅速崩潰開來。

“給我過來!”

蘇辰目光無比淩厲,速度奇快,探手一抓,立馬將葉天譏的神魂本源給逮住,然後打上層層封印。

最後,直接給送到世界古樹內,狠狠鎮壓一番。

呼呼呼!

寒風吹過,混亂的靈氣風暴,漸漸消散了。

整個西南府城,變得破敗不堪。

蘇辰淩空而立,目光掃了四週一圈,居然發現有個屍體不見了。

“嗯?不對……”

突然,他的心頭變得警惕至極。

最開始,葉天譏可是控製了恭元王,來到這邊,與他化身的西南府主‘石獷’進行融合。

可現在一場架打完,恭元王的屍體居然不見蹤影了。

“跑了?還是說,有人在我眼皮子底下把屍體給偷走了?”

蘇辰眉頭緊皺,心神散開,掃了四週一圈,都冇找到有價值的線索。

“不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