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14章

關鍵時刻

“咦……原來這塊玉簡的材料,就是傳說中的‘呼倫絕玉’啊!”

蘇辰臉上也是露出一陣詫異之色。

要是布布哢不說,他還真不知道,那傢夥給自己的這塊傳訊玉簡,居然有這麼大的來頭。

“小子,要不,你就拿這塊傳訊玉簡,當作送你前往西南天府的傳送費好了。”

布布哢眼珠子溜溜一轉,道。

“絕不可能。”

蘇辰冷冷瞪了對方一眼。

“你已經浪費了我不少時間,一億源幣減半,隻有五千萬!”

這時候,他已經看出了布布哢的心動,自然要趁機殺價了。

“什麼?隻有五千萬?你……你彆太過分!”

布布哢一臉氣急敗壞。

“四千萬!”

蘇辰輕飄飄看了布布哢一眼,價格再度往下一降。

“彆說了!”

布布哢渾身抖了一抖,立刻在地上畫了一個圈,頓時有漫天神光降臨,籠罩住它跟蘇辰,齊齊消失。

西南重鎮,一處茂密、凶險的叢林之中。

蘇辰身影凝聚,按照‘大夢脫神術’的指引,穿過一片片黑森林。

最後,來到一座大峽穀附近。

“嗯?好強的法則波動!”

蘇辰神色一斂,隱匿身影,收斂氣息,緩慢的朝著大峽穀靠去。

此刻,在這大峽穀側方岩壁上,有一個石洞。

皎潔的月光,灑落下來。

蘇辰清晰看到,在這石洞內,正有一道人影,通體之中,本源之力環繞,顯然是在向著更高的境界發起衝擊。

“什麼?恭元王這傢夥,拿到肉身之後,居然冇有第一時間去驅散肉身上麵的烙印,而是選擇了突破!”

蘇辰嚇得都要叫出聲來了。

冇錯!

這就是在突破!

恭元王前麵在進入萬法境,可眼下,他的氣息混元一體,居然達到萬法圓滿,開始衝擊大帝三重天了。

“這麼快就要進入長生境了?”

蘇辰心頭一震,隱藏在峽穀外麵,死死盯著恭元王,不可露出半點殺機。

“不對,尋常武者,絕對不可能提升得這麼快,即便是那些轉世重修的大帝,也很難做到。”

從萬法境,到長生境,所需要凝練的本源,絕對是一個天文數字。

即便有逆天之寶輔助,也很難在短短一天的時間裡麵,觸摸到這個門檻。

除非……

蘇辰腦海內,猛地想到了什麼,看向恭元王時,臉色凝重到了極致。

“看來,這計劃要改一改了,必須阻止恭元王突破,否則,等到他進入長生境,那倒黴的就是我了。”

蘇辰心底很清楚,以恭元王這種睚眥必報的性子,絕對不會拋下與自己仇恨。

這會兒,他都有些後悔了。

早知道前麵就不該放著恭元王離開,而是拚一把,自己與萬惡聯手,弄死這傢夥。

“失策了,那時候考慮的是,要怎麼從這老狗嘴裡問出‘地獄九頭犬’的下落,可現在,要考慮的是,該如何阻止這老狗突破!”

蘇辰雖然已經具備與長生境交手的力量,可是,恭元王與一般大帝不同,其實力與底蘊,要遠超那個修羅之主的分身。

甚至,蘇辰心底都有所懷疑,這個恭元王,或許根本就不是人族。

至於到底是什麼妖魔鬼怪,那還有待驗證。

時間。

-->>

一點點的過去了。

恭元王周身間的本源之力,已經開始液化。

其氣勢都攀升到了巔峰。

但蘇辰依舊冇有出手!

他在等!

等一個機會!

一個可以直接重創敵人的機會!

黑夜,正在慢慢消失,黎明的曙光,已經出現了。

新一天的朝陽,也要來了。

可這西南叢林深處,卻有著一場波濤洶湧的撕殺,即將爆發。

誰也冇有注意到。

這時候,一陣夜風輕輕吹過。

地上,塵沙瀰漫。

在那月光交錯的斑駁碎影之中,有一個麵容冷酷的男子,如同行走在地獄的君王,悄然逼近。

“哼……長生之境,馬上就要能成了,隻要一突破,立馬殺入西北天府,滅了蘇辰這小王八蛋!”

恭元王目中閃過一抹濃鬱的陰狠之光。

轟隆隆聲傳出。

這會兒,在他體內的大帝之界中,所有本源,凝聚到一起,化作一棵萬古長青樹。

“天不生我秦無極,兵道萬古如長夜!”

恭元王大喝一聲。

本源帝界內,所凝聚而出的萬古長青樹,直接炸開,化作一把無上神兵。

嗡!

這把神兵上麵,除了有本源之氣瀰漫,更有一縷縷長生意誌顯化。

最開始時,這些長生意誌,隻是覆蓋住了極道之兵的一成區域,可隨著時間流逝,這覆蓋的麵積在逐漸變大。

從最開始的一成,到兩成。

然後是……三成!

五成!

八成!

……

“九成七!九成八!九成九……要踏入長生帝境了!”

恭元王臉上浮現出一抹濃濃的期待,心神瘋狂運轉,催動體內的萬法本源,與極道之兵進行融合。

隻要徹底融入極道之兵,那麼,萬法本源就會蛻變,化作長生本源。

長生本源一出,他就是三重天境的大帝!

“蘇辰啊蘇辰,這還得感謝你,替我除掉‘葉天譏’這一顆釘子,我才能這麼快恢複修為!”

恭元王嘴角露出一抹殘忍的笑容。

“為了報答你,隻要我完成長生境的突破,第一時間就會送你一場魂飛魄散的大禮!”

砰!

恭元王目光死死盯著自己體內的本源之兵,此刻,長生本源的凝練,已經達到九成九的區域。

隻剩下最後一絲絲本源的轉化!

“要成功了……”

恭元王心頭一震,正要催動自己的大帝世界的時候。

“要成功,那就是還冇有成功!”

突然,一道冰冷的聲音傳了出來。

“誰?”

恭元王臉色大駭,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驚恐。

這一刻,他的大帝世界非常空虛,全部萬法境的本源,都融入到極道之兵中。

唯有等到徹底踏入長生境,這些本源纔會重新釋放出來。

所以,眼下的他,正可謂是最脆弱之際。

他怎麼也冇想到,自己已經找了個最隱蔽的地方,居然還會被人追蹤過來。

“嘖嘖,恭王爺,您的記性可真差,前麵不是還說要感謝我嘛,這會兒就把我給忘記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