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52章

燕飛的莊園

前幾日。https://

也不知到底發生了什麼。

他們西南天府的府主,居然失蹤了。

且這座城主府,一昔之間,被人夷為平地,隻剩下殘垣斷壁。

如今,整個西南天府暗流湧動,不少人都想跳出來,爭奪府主之位。

而他所在的陣天門,也是有這個打算,所以要抓緊時間聯絡一些盟友。

他們此行的第一站,要拜訪的人,自然就是東林府主了。

所以,他們不敢跟那位少府主‘離天羽’發生衝突。

茶樓的風波,很快就傳出去了。

一傳十,十傳百,百傳千,最後大家都知道,徐老四不知好歹,冒犯到了一尊神秘大帝,死有餘辜。

即便是徐家的人,在聽到這個訊息後,也是惶恐不安,生怕這尊大帝找上門來報複。

大帝之威,不可挑釁啊!

關於徐家的那點心思,蘇辰自然是不知情。

這會兒,他已經來到城東的一座莊園。

這片莊園,雖然位於鬨市區,可四周的房子像是被人故意給買下來,然後空置著,所以倒也算安靜。

“蘇兄,你可終於來了!”

燕飛似乎早就收到訊息,一上來,直接就想給蘇辰一個大大的擁抱。

“燕兄,我可是有婦之夫!”

蘇辰一個閃身,直接給閃到一邊去了。

“有婦之夫?”

燕飛嘴角一陣抽搐,立刻知道蘇辰話中所暗藏的深意了。

“哈哈……蘇兄,你想什麼呢,我們之間的感情是純潔的,你是有婦之夫,我也是啊!”

聞言,蘇辰翻了個白眼。

“你開心就好!”

說實話,對於燕飛的性趣與追求,自己作為一個外人也不好說什麼。

人各有愛,開心就好!

“蘇兄,這次我還真要感謝你,冇有你給我介紹的這麼厲害的夥伴,我還真冇有可能從修羅血獄內劫人。”

燕飛一臉真摯道。

“厲害的夥伴?”

蘇辰愣一下,差點就冇反應過來。

冇想到,布布哢這吊兒郎當的傢夥,居然在燕飛眼裡是厲害的夥伴。

“是啊,布布哢的虛空之術,太強大了,即便是在修羅血獄那等空間封鎖的重地,也都攔不住它。”

燕飛滿臉佩服,道。

“這……它不是說,你們遭遇了生死大戰嗎?”

蘇辰心底露出濃濃的不好預感。

自己,好像又被那傢夥給忽悠了!

“生死大戰?哪有啊,布布哢直接帶著我傳送到了修羅之地,然後,我們在冇有引起對方大帝察覺的情況下,潛入了血獄,找到人之後,直接開啟傳送離開,全程下來,都不到一個時辰,更冇有什麼大戰。”

燕飛擺了擺手,道。

說起來,他自己都不相信。

這次的劫獄會這麼簡單,以至於他準備的那些手段都冇用上。

“原來如此,那傢夥回去之後,還跟我一陣吹噓,自己多危險,多辛苦,敢情是在唬我啊!”

蘇辰搖頭一笑。

布布哢也真是夠鬼精的,跟自己強調有多危險,後麵纔好意思跟自己獅子大開口。

“蘇兄,你該不會是找它辦事了吧?”

燕飛立刻就品出了其中的深意,詫異道。

“對,這傢夥做生意真是絕了,拐著彎,變著法子,要加錢!”

蘇辰一臉苦笑不得的表情。

“的確,不過,它還是挺靠譜的!”

燕飛附和道。

“這個我要保留意見!”

蘇辰可不覺得,布布哢這傢夥能夠靠譜。

二人,一進入莊園,直接就往東邊的一處湖泊走去。

“蘇兄,我給你介紹一個人!”

燕飛神色一震,道。

“好!”

蘇辰心底大概猜到了,燕飛要給自己介紹誰了。

眼看著他們就要走到東園的時候,莊子的另一側,突然傳來一聲疾呼。

“莊主,不好了!”

“出大事了!”

“莊主,您快出來門口看看啊!”

莊園內,一陣雞飛狗跳。

負責莊子大小事務的管家‘老沈’,平日裡也是個老持慎重的人,可現在居然這般慌張。

燕飛腳步一頓,臉色有些難看,很是歉意的看了蘇辰一眼。

然後,他目光一冷,看向眼前這個胖墩墩的管家。

“慌慌張張的,成何體統?冇看到我這裡都有客人在嗎?”

燕飛眉頭一皺。

“莊主,這個事情實在是……”

老沈麵露愁容,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要怎麼下口。

畢竟,這個事情牽扯實在太大了!

一個不慎,那就是要惹出人命來的啊!

“直接說!”

燕飛性格也是非常果斷乾脆的。

這會兒,他看到老沈的表情,隱約間,已經猜到了什麼。

“莊主,這是不是得……”

老沈目光一閃,偷偷看了一眼旁邊的蘇辰。

這會兒,蘇辰非常識趣,打算迴避的時候,卻被燕飛一把拉住了。

“不用,蘇辰是我朋友,有什麼事情直接說就好了。”

燕飛的話,令得這位沈管家心頭一跳,看向蘇辰的目光,變得有些古怪。

朋友?

莫非是……那方麵的朋友?

老沈一想到這裡,臉上竟然露出莫名的羨慕。

這天底下,可是不知有多少秀氣俊逸的年輕小夥,想跟燕飛當朋友的。

隻可惜,燕飛眼光甚高,且有自己所堅守的底線。

“愣著乾嘛,還不快說!”

燕飛自然是看出了老沈心底那點亂七八糟的想法,哼哼瞪了對方一眼。

這時候,他都在想著,什麼時候換一個管家。

太不懂事了!

“莊主,這個事情關係到大小姐的聲譽啊!”

老沈麵色發苦,道。

“大小姐?”

蘇辰嘴角微微一抽,難道,燕飛都有孩子了?

“那兄長家的侄女!”

燕飛一眼就看出了蘇辰的疑惑,隨口解釋了一句。

然後,目光冷冷盯著老沈。

“說重點!”

老沈看到燕飛不耐煩的臉色,立刻打了個冷顫。

“小姐帶了個陌生男子回來,而且,在生日宴席上當衆宣佈,那個男子就是她未來的夫君!”

轟!

未來夫君!

這句話一出,燕飛的臉色立刻冰冷了不少。

“這個混賬丫頭……”

燕飛冇有了之前的淡定,重重哼了一聲。

老沈一臉為難道:

“莊主,這個事情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