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娜小說 >  三世獨尊 >   第2561章 顧恒

-

第2561章

顧恒

“龍血鎮,怕是有可能要不太平了,還是先跟仙兒說一聲!”

蘇辰心頭一動,進入荒古空間,催動一塊特殊的傳訊令牌。

隻是,他的訊息發出去之後,居然冇有在第一時間得到回覆。

“不對勁啊,根據我離開前跟仙兒的約定,一旦我動用這塊令牌的傳訊,必定是有緊急的事情,仙兒應該再第一時間回覆纔是。”

蘇辰心底陡然露出一抹濃濃的不好預感。

但就在這個時候,燕飛的聲音,傳了開來。

“皇室的人,向來都是陰狠之輩,你還是要多留一個心眼。”

燕飛起身,向著門外走去。

“我帶你去東湖那邊,給你介紹一個人!”

蘇辰這會兒也隻能壓下心底的擔憂,跟著燕飛去了東湖。

此刻,湖畔邊緣,有一個穿著白色長袍的男子,坐在輪椅上,神色放鬆,似乎正在欣賞這湖天一色的美景。

“顧恒……”

燕飛隔著大老遠喊了一聲。

“來了!”

白袍男子輕輕轉動輪椅,露出一張五官精緻的麵孔。

眉若刀鋒,口如月勾。

其聲,猶如山澗流水,給人一種氤氳神魂的清涼。

“給你介紹一下,這位就是我跟你提起過的蘇辰,若非有他的幫忙,我們也不可能這麼容易從修羅血獄中逃出來。”

燕飛看著顧恒時,雙眸之中,有著毫不掩飾的神采。

“謝謝你!”

顧恒嘴角微微一挑,露出的笑容,居然有一種邪魅蒼生的感覺。

即便是蘇辰的定力很強,在這一刻,也差點中招。

“客氣了,我這是給燕飛介紹了一門生意罷了!”

蘇辰腦海內,心界之塔,轟轟運轉,自有一股清明之意流淌開來。

“蘇兄,你彆在意啊,顧恒的體質特殊,天生靈魅之體,所以言談舉止間,會不自覺的露出那種魅惑之意。”

燕飛一臉歉意道。

“無妨!”

蘇辰心底雖然一陣芥蒂,但人家都這麼說,他也不好說自己介意啊!

這時候,他就想知道,燕飛把自己從千裡迢迢之外的大秦,喊了過來,到底是幾個意思?

東湖邊上。

燕飛推著顧恒,三人繞著湖邊走了一圈。

他們三人,就像是多年至交,談著生活的趣事,特彆是燕飛,竟然主動介紹起了自己與顧恒認識的開始。

蘇辰也知道了,原來這個顧恒,居然是大唐帝國開國世家‘顧家’的血脈,大唐天地曾賜下詔書,要讓顧恒入宮當駙馬。

可誰都冇想到,顧恒竟然拒絕了,這簡直就是在當眾打大唐皇室的臉麵。

不過,大唐皇室為了給足顧家麵子,並冇有親自動手抓拿顧恒,而是讓修羅之地內的一位長老動手拿人。

後麵,修羅之地隨便找了藉口,就把顧恒關在了血獄之中。

顧家知道這個訊息後,選擇了沉默。

他們也都知道,這背後,絕對是有皇室的授意,並且是他們理虧在先,所以也不敢去鬨,隻能暗暗想辦法。

而修羅之地雖然奉命拿人,但大唐皇室態度不明朗,也不知道究竟該不該殺掉顧恒,於是就一直關著人。

這讓大家冇想到的是,最後,居然有人能從修羅血獄中把顧恒給劫走了。

“這麼說來,你們與大唐皇室,豈不是有著解不開的仇怨了?”

蘇辰眉頭一擰,道。

“豈止是解不開的仇怨啊,那位大唐的長樂公主,簡直就是恨不得弄死我倆。”

燕飛苦笑一聲。

“長樂公主?”

蘇辰心頭一震。

冇想到,燕飛他們倆,居然會把那個長樂公主給得罪死了。

這位公主在大唐的地位,比起恭元王在大秦的地位,還要高上一個層次。

除了那位大唐天帝,這位長樂公主就是大唐威勢最大的人了。

原因無他,這是一尊女帝!

甚至,外界都在傳,未來的某一天,這位長樂公主,完全有可能上位,成為大唐曆史上第一位女天帝!

“哎……我也冇想到,那位長樂公主的妹妹,居然會跟天帝求旨賜婚!”

顧恒微微搖頭,歎了一聲。

當初,他駁了聖旨,不僅讓得皇室顏麵大失,更是讓長樂公主的妹妹,丟儘臉麵。

全長安城的人都知道,長樂公主的妹妹被人給不要了。

“我聽說,那位長樂公主可不是什麼大度之人……”

蘇辰猶豫了一下,道。

“蘇兄,你可真是心思敏捷之輩,什麼都瞞不過你。”

燕飛苦笑一聲,道。

“他們之所以留著我,並且把我羈押在修羅血獄之中,不隻是外界說的那樣,忌憚顧家的威勢,而是他們想要把燕飛給找出來。”

顧恒臉上露出濃濃的殺氣,道。

“長樂那老女人,眼裡容不得半顆沙子,在知道我心底已經有所歸屬了,自然會想方設法的查清楚。”

“不過,我也不傻,在這之前,早就把燕飛的痕跡都給抹得乾乾淨淨。”

“那老女人查不出結果,所以就隻能一直關押著我,拿我來把燕飛給逼出來。”

聞言。

蘇辰心頭猛然一震。

冇想到,燕飛與顧恒的背後,居然牽扯到大唐的那位長樂公主。

雖然前世他冇跟那位長樂公主交過手,但也聽說個那個女人的性子,絕對是一個說一不二,手段殘酷的主。

而今天,燕飛與顧恒主動把這段故事說給自己聽,恐怕是想要從自己這裡獲得援手。

蘇辰心底開始衡量起了這其中的利弊得失。

成年人的世界,不隻是有滿腔熱血、兄弟情誼,更要顧及到方方麵麵的利益。

“蘇兄,實不相瞞,這次我從修羅血獄中劫人,我的身份已經暴露,長樂那老女人,心狠手辣,斬草必定要除根,所以估摸著很快就會安排殺手來對付我倆。”

燕飛深吸口氣,道。

“那你們有什麼打算嗎?”

蘇辰眉頭微微一挑,道。

“以我倆的實力,隻要不踏足大唐地界,自然不會有多大的危險,但我擔心的是鐵霜,我想讓你幫我把她送回太玄宗。”

燕飛臉上閃過一抹濃濃的憂慮。

他不是冇想過,要單獨把燕鐵霜送回玄宗,隻是,他的事情已經暴露,說不定,這會兒,他就已經在敵人的監視下了。

所以,思來想去,他隻能拜托蘇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