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63章

從大唐皇宮內偷出來的

“有個事情,我想了想,還是要跟你說一下,免得回頭你說我把你給利用了!”

顧恒目中閃過一抹狡黠之光,道。https://

“什麼事?”

蘇辰看了一眼手裡邊的沉雲石令牌,心頭一突。

有種很不好的預感。

“這塊沉雲石是我從長樂那老妖婆的寢宮內偷出來的,若是你拿了,那就要做好被長樂那妖婆追殺的準備。”

顧恒笑眯眯的看著蘇辰,道。

“嗯?你從那尊大唐女帝寢宮內偷的?”

蘇辰徹底驚住了。

什麼叫無法無天?

這就是無法無天啊!

竟然能從一尊女帝的寢宮內偷東西!

這份本事,著實了不起。

“長樂那妖婆,肯定不會任由沉雲石丟失在外,特彆是近期,神龍淵就要開啟了,沉雲石的價值更是被無限放大。”

顧恒神色一凝,道。

“瞭解。”

蘇辰微微點了點頭,再次看了一眼手裡邊的沉雲石令牌,笑道。

“冇事,我這也是債多不壓身,反正敵人已經過多了,不在乎多一個長樂公主。”

顧恒一聽,笑了笑,冇有再說什麼。

反正,關於這塊沉雲石令牌的來曆,他都交代清楚了,作何選擇,那都是蘇辰個人的事情。

不一會兒。

燕飛回來了,臉色有些不好看。

“黑著臉,看樣子是被你那侄女給氣得不輕啊!”

顧恒打趣著道。

“這小妮子,太氣人了,我讓她回太玄宗,居然說什麼也聽不進去,還死活說要去找李長生那個混蛋。”

燕飛一臉怒意。

“我去跟她說吧!”

蘇辰想了想,既然拿了人家這麼珍貴的一塊沉雲石,總不能乾活吧!

“你有辦法?”

燕飛目光一亮。

“試試看!”

蘇辰冇有把話說得太滿。

不過,燕飛剛纔的一番話,已經點出了燕鐵霜心中的真正想法,而要讓這小姑娘聽話,那就隻能從她的想法方麵下手。

“我帶你去!”

燕飛急匆匆的帶著蘇辰去了燕鐵霜房間。

隻是,還未進門,他就被蘇辰給打發走了。

“你先去陪顧恒吧,我這邊的事情處理好後,過去就是了。”

蘇辰伸手攔下燕飛,道。

“這……那小妮子脾氣不大好,你可不要等會被氣到!”

燕飛猶豫了一下,道。

“放心吧,她是你侄女,那就是我的晚輩,我還能跟一個晚輩計較?”

蘇辰打發走了燕飛後,推開房門,走了進去。

映入眼簾的,則是一個佈置得非常簡陋的房間,而且,在房間兩側的牆壁上,還掛著一件件武器。

盜搶鐵棒棍,樣樣都有。

“女俠客啊!”

蘇辰看著這牆上的武器,搖頭一笑。

“你來乾嘛?我小叔讓你來勸我的?他要我跟你一起離開,但我拒絕了!”

一道清脆的聲音傳了出來。

燕鐵霜從屋內的屏風後麵走了出來,臉上的淚痕,雖然已經擦拭乾淨,但她的眼眶內,還是一片通紅。

“對,你小叔讓你跟我走,接下來,他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處理,顧不上你。”

蘇辰微微點頭,道。

“我已經長大了,不需要他的保護了,他有事情要忙儘管去忙就好了。”

燕鐵霜臉上露出一抹倔強。

“他有一個非常非常可怕的敵人,他怕那個敵人,拿你來威脅他。”

蘇辰目光一閃,道。

“什麼樣的敵人?”

燕鐵霜心頭一突,道。

“應該是……”

蘇辰正要開口時,轟隆一聲,房屋之外,陡然出現了一縷縷弑神刀芒,迸射而出,橫掃天地九州,覆滅九幽山河。

哢嚓一聲!

整座屋子,瞬間四分五裂,牆石坍塌。

“不……”

燕鐵霜神色恐懼到了極致,被這些弑神刀芒籠罩住時,渾身僵硬,根本無法動彈。

隻剩下濃濃的絕望,蔓延而出。

砰砰砰!

其中一道弑神刀芒,如同滅魂之刃,爆發凶殘狂暴的力量,狠狠斬了下來。

幾乎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呼!

虛空一顫,陡然裂開,出現一隻五色聖手,直接拍了出來。

“這是……”

燕鐵霜睜大了眼,臉上露出無法置信之色。

轟隆隆聲傳出。

隻見,這隻突如其來的五色聖手,摧枯拉朽,破滅一切,直接把四周的弑神刀芒都給覆滅了。

“走!”

蘇辰動作奇快無比,捲起燕鐵霜,直接衝出了莊園。

連回頭看一眼都冇有。

這會兒,莊園之中,儘是絕望的慘叫聲在迴盪。

弑神刀芒,所過之處,便是支離破碎、灰飛煙滅。

燕鐵霜被蘇辰拉扯著,急速遠去。

可當她眼角的餘光,看到這一幕時,臉上佈滿了濃濃的無法置信。

死了!

整個莊園內的人都死了!

“我……二叔他們呢?”

燕鐵霜心頭髮堵,駭聲道。

“放心吧,他們不會有事的。”

蘇辰退到千裡之外,身影頓住,目光一閃,看向莊園內東湖所在的位置。

在那裡,湖泊深處。

正有三道絕世人影在交手。

其中兩人,正是燕飛與顧恒。

而另外一道身影,則是全身籠罩在黑袍之中的無敵刀客,非常恐怖,全身散發出來的弑神刀芒,直接打得萬裡虛空都崩潰了。

“這力量,恐怕至少得是天位大帝!”

蘇辰心頭一凝,正在考慮著,要不要出手幫燕飛一把的時候,他的腦海,陡然想起了對方的聲音。

“走!快走!長樂那妖婆不僅派了一尊天位境的刀帝,還有同樣是天位境的日光閻羅,也都來了。”

蘇辰一聽到這四周還有一尊隱藏的天位大帝,想都冇想,捲起燕鐵霜直接向著東林府城外遁去。

“想走?”

但就在這時候。

蒼穹之中,突然出現一張黑白色相間的閻羅麵孔,上麵焚燒著滾滾幽冥獄火,殺了過來。

“就是你小子害死了我修羅之地的一尊聖主吧,冇想到,你居然還敢來摻和燕飛的事情。”

這張閻羅麵孔,飛出時,爆發出洪荒猛獸般的氣息,滾滾而來。

“修羅之地?原來是修羅之地的狗雜碎!”

“你們膽子可真大,居然還敢出來蹦躂。”

“我丹閣的古聖大丹尊,早就交代了,看到你們修羅之地的狗雜碎,通通殺無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