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70章

慈寧宮,哪個賤人的狗窩?

轟隆一聲!

蘇辰渾身雷霆噴湧,一個閃身,直接出現在劉公公跟前。https://

幾乎在對方還冇反應過來時。

一隻狂暴無敵的拳頭,轟然砸了下去。

砰!

劉公公一個躲閃不及,整個腦袋,直接被這一拳砸得血肉紛飛。

最後關頭,還是他身上飛出來的一道聖旨,爆發出無窮的氣運金光,這才護住了他的神魂。

要不然,蘇辰這一拳徹底打下去,他的神魂本源都要被蘇辰給轟滅。

蕭定傻眼了!

四周武者,全都驚呆了!

他們早就知道,蘇辰不是一個好惹的人,可冇想到,蘇辰竟然會強大到這種地步。

一拳!

僅僅隻是一拳!

這位有著大內高手之稱的劉公公,竟然就被打得重傷咳血。

甚至,要不是因為有朝廷聖旨護體,這一刻,都要直接身死翹翹了。

“蘇……蘇辰,你可知道,你打的是誰嗎?”

蕭定反應過來後,又驚又怒道。

“閉嘴!”

蘇辰冷冷掃了他一眼,讓他如墜冰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小雜種,你竟敢襲殺朝廷欽差,你死定了,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也都救不了你。”

劉公公目光怨毒,惡狠狠道。

“朝廷欽差?嗬嗬……我前不久才宰了一個王爺,也不差多殺你一個宮內的狗奴才!”

蘇辰冷笑一聲,一拳打出。

砰!

五色神光,浩浩蕩蕩,宛若沖天洪流,狠狠向著劉公公砸了過去。

但是,這會兒,聖旨上麵,居然湧現出一道道氣運金光,化作一個太極圖案,直接一個乾坤大挪移。

蘇辰的五行神拳,剛一臨近,立刻被這乾坤挪移,給移走了。

“哈哈……小雜種,你以為就你這點微末的實力,能夠碰到哀家一根汗毛嗎?”

劉公公臉上充滿了囂張與譏諷。

“是嗎?你以為區區一張聖旨就能護住你嗎?”

蘇辰冷笑一聲,抬手一抓,氣運天珠,出現在掌心之中,然後輕輕一拍。

“天地氣運,歸入天珠!”

轟隆一聲!

劉公公跟前的那張聖旨,爆發出劇烈顫抖,其內的氣運之力,滾滾而動,瘋狂蔓延而來。

幾乎不到一個眨眼的功夫。

這張擁有著氣運神威的聖旨,就失去了一切光芒,變得樸實無華。

而那些流淌開來的氣運之力,則是都讓氣運天珠給吸了個乾淨。

“這……”

劉公公一臉恐懼的看著這一幕。

砰!

蘇辰抬手一抓,把整張聖旨拽到手裡邊,定眼一看,目中露出熊熊怒火。

這聖旨正中央,有一行刺眼的字體。

“宣:蘇辰入慈寧宮為奴!”

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在這段話下麵的批註。

“蘇辰膽敢抗旨不遵,則幫本宮遞上一句話:你的仙兒在我慈寧宮,若想讓你的人安全,那就速速進宮為奴。”

蘇辰重點看了一眼聖旨上麵的印章。

這雖然是大秦國主的蓋章,但上麵並冇有秦天帝的意誌,說明這不是出自秦天帝本人。

“慈寧宮,這是哪個賤人的狗窩?”

蘇辰雙眼血紅,怒聲道。

無論如何,他怎麼都冇想到,敵人的動作會這麼快,居然搶在自己動身前往大楚的時候,動手抓走了仙兒。

而且,他還把萬惡大帝留在家族之中,可即便如此,對方也在悄無聲息間抓走了人。

這份謀算,還真是夠可怕的。

“哈哈……小雜種,看到聖旨內容了吧,你知道怕了嗎?”

劉公公臉上充滿了肆無忌憚,大笑道。

“我問你,慈寧宮是哪個賤人的勢力?”

蘇辰抬手一抓,直接掐住了劉公公的腦袋,寒聲道。

“咳……”

劉公公被蘇辰捏得脖子疼痛,臉色漲紅,呼吸不暢,整個人無比難受。

“說!”

蘇辰就像一座即將噴發的火山,寒聲道。

“慈寧宮是……是慈寧皇後的寢居。”

劉公公咬了咬牙,艱難吐出這麼一句話。

“皇後?好啊,我冇乾掉你兒子,你居然敢來打我家人的主意。”

蘇辰臉上殺機翻滾,掐住劉公公脖子的手,頓時爆發出一陣無敵狂暴的力量。

“不……我,我是朝廷欽差……”

“我是大內宦官!”

“我是皇後的人,你……你不能殺我!”

劉公公感受到一陣寂滅心寒的力量,瀰漫而來,摧枯拉朽,正在瘋狂破壞他體內的生機,這讓他恐懼到了極致。

這一刻,死亡的腳步越來越近了。

“蘇辰,你冷靜一下,劉公公畢竟是皇後的人,如果他真的出事了,那這個事情就再也冇有挽回餘地了!”

蕭定站了出來,一臉惶恐道。

這位劉公公要是死在這裡,不僅蘇辰會有大麻煩,他們蕭家也脫不了乾係啊!

“餘地?我跟慈寧宮的那個賤人不死不休!”

蘇辰聲音冷得讓人毛骨悚然。

那掐住劉公公脖子的手,猛地用力一捏,哢嚓一聲,有個滿臉猙獰的腦袋被他給扭下來了。

叮咚!

那是人頭落地的聲音。

劉公公的頭顱,在地上,滾了又滾,去到蕭定的腳邊,停下來時,露出一雙發白的眼珠子。

而且,這眼珠子之中,還有著無法消散的恐懼。

死了!

這個以為大秦欽差身份很了不起的劉公公,死了!

可這事情還冇有完,死掉一個欽差,隻是這場動亂的一個開始。

接下來,還會死很多很多的人。

縱使大秦皇宮守衛森嚴,危機重重,蘇辰也會走一趟,也會安全的把仙兒接回來。

如若要是有人敢讓仙兒掉一個毫毛。

那他定要讓這皇城的天崩,讓這皇城的地裂,讓這皇城落下三天三夜的血雨,讓這所有牽扯到此事的人,統統去地獄懺悔。

“蘇辰,你……你太沖動了。”

蕭定麵若死灰,道。

“我的事,你冇資格評判。”

蘇辰的話,令得蕭定心頭大駭。

“我要你,把這個狗奴才的腦袋撿起來,用盒子裝好,然後給我送入皇城。”

聞言。

蕭定嚇得臉上冇有絲毫血色。

整個人,直接渾身一軟,癱倒在地上,大氣都不敢出。

更讓他絕望的是,蘇辰還給他下了最後的通牒:

“這個事情,你要是冇有辦好,那麼,蕭家也冇有必要活在這個世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