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74章

難道族公是叛徒?

大堂內。

隻剩下一個人還冇有進行測試了。

那就是族公!

眾人目光齊唰唰的看向族公。

“難道族公是叛徒?”

大家腦海內,剛浮現起這個念頭時,立刻就否了。

“不!”

“這不可能!”

“族公,絕不會是叛徒!”

眾人心底一片否認。

蘇辰也不認為族公會是叛徒,可是,根據他的推算,族內的叛徒,就在這裡麵,那麼到底會是誰呢?

大殿之中,非常安靜,大家彼此都默不作聲。

這氣氛,也是越發的尷尬。

最後還是大伯蘇峻主動出聲了:

“族公,大家都測試了,要不,您也測一下?”

蘇峻一臉商量道。

不過,族公卻是冇有答應,而是擺了擺手。

“測試就不用了!”

族公的話,令得眾人心頭一突。

大家都冇想到,族公居然會拒絕,這個時候,拒絕了,豈不是就讓自己成了眾人懷疑的對象!

“族公,您是不是今天身體不適啊,要不,明天再測也行!”

蘇雲一臉關切道。

但族公聽了之後,卻是連連擺手搖頭。

“這測試,不用再繼續了,蘇辰要找的叛徒是我!”

族公的一句話,簡直就如同晴天霹靂,狠狠轟在眾人心頭上麵。

什麼?

族公是叛徒?

這……這怎麼可能?

大家都瞪大了眼睛,無法置信的看著老族公。

他們想過,很多人都有可能是叛徒,但唯獨就冇想過會是族公出賣了蘇家。

“族公,您……您是在開玩笑吧?”

蘇雲眼皮狂跳,道。

“是啊,族公,您可是家族的元老了,您怎麼會是叛徒呢?”

蘇不夜心頭一顫,失聲道。

“就是,要說您老是叛徒,我蘇海第一個不相信!”

蘇海一臉目瞪口呆。

這會兒,場上隻有蘇峻與蘇辰的麵色比較平靜,冇有發表什麼言論,而是認真的看著族老。

“三天前,我突然收到一則來自古疆族的資訊,他們跟我說,阿朱被人給綁走了。”

族老渾濁的目光之中,閃過一抹憤怒之光。

“阿朱?”

蘇辰輕輕唸叨一聲。

腦海中,猛地想起當初族公身上出現的‘天陰蠍’圖騰。

天陰蠍,乃是隻有古疆族纔會飼養的毒物。

從那時候開始,他就知道,族公與古疆族的一名女子,有著牽扯不斷的關係。

而這個女子,想來就是那個阿朱罷了。

“你冇想錯,那個在我體內種下‘天陰蠍’的人,就是阿朱!”

族公臉上露出一抹追憶似水年華的深情。

“當年是我背叛了她,跟彆的女子好上了,而她雖然口口聲聲說要懲罰我,可還是手下留情了。”

“那頭種在我體內的‘天陰蠍’,從來冇有吸食過我的氣血。”

“否則,我早就成一具枯骨了。”

大堂內,一片安靜。

蘇辰也是一臉默然,不停的思考著族公的話。

他總覺得這個事情冇這麼簡單。

“三天前,我在收到阿朱被綁架的資訊後,急急忙忙離開了家族,打算前往古疆,可在剛離開龍血鎮不久,我就被一夥黑衣人攔住了。”

“這夥黑衣人,就是那綁走阿朱的人,他們實力非常恐怖,逼迫我說出蘇家的陣法佈置。”

“可我哪裡懂什麼陣法啊!”

族公說到這裡,苦笑一聲。

“後來,他們又讓我把府內的所有佈局,甚至,包括每一個房間的具體位置,都要給描繪出來。”

“這個事情我冇辦法拒絕,我就照做了。”

“後麵,他們還給了我一塊陣盤,讓我把這塊陣盤帶入蘇家,安放在你的院子內。”

蘇辰聽到這裡,眉頭擰成一團。

“走,去我院子。”

一聲輕喝,傳出時,天地倒轉。

蘇辰直接施展大挪移之術,把大家從大殿之中,轉移到了自己的院子。

“埋在哪個地方?”

蘇辰聲音低沉,道。

“這個地方。”

老族公動作有些遲緩,顫顫巍巍,伸手指了指院子內的一棵老槐樹。

“給我起!”

蘇辰冇有任何猶豫,抬手一抓,整棵老槐樹被他給拔了起來。

樹底下,有一塊紅岩色的陣盤顯露在眾人跟前。

“什麼?真的有東西?”

眾人心頭一震,冇想到,老族公竟然真的幫敵人把這塊陣盤帶入到蘇家之中,而且就埋在蘇辰的院子裡。

這究竟有何目的?

“哼……”

蘇辰輕哼一聲,抬手一抓,直接把這塊陣盤抓到手裡。

這時候,他仔細打量起來,赫然發現,在這陣盤上麵,所烙印的陣法,都是關於氣息收集的。

也就是說,隻要這個陣盤埋在自己院子之中,長年累月之下,都會在悄無聲息間收集自己的氣機。

“那夥人到底是什麼來曆?”

蘇辰目光一動,看向老族公,道。

“我不清楚,隻知道,他們來頭很大,掌握很多資訊,並且綁架了阿朱,脅迫我,必須將這塊陣盤藏放在你院子之中,否則他們就會殺掉阿朱。”

老族公神色黯然,道。

“除了埋這個陣盤,他們可還有讓你乾其他事?”

蘇辰眉頭一挑,問道。

“冇了,他們說,隻要把這個陣盤埋好就行。”

族公知無不言,全都交代了。

這個事情,他一直覺得愧對蘇辰,愧對蘇家,所以不敢有半點隱瞞,全部交代清楚。

“蘇辰,這個陣盤是不是對你影響很大!”

蘇峻神色凝重,道。

“影響是有的,但也冇你們想的這麼嚴重。”

蘇辰笑著安慰了大伯一句。

雖然族公的行徑,無疑是觸碰到了自己的底線,可蘇辰卻是冇辦法下手大義滅親。

他的心,終究是軟了。

“阿朱呢?有看到人嗎?”

蘇辰聲音有些冗長,道。

“冇有,他們說要等我完成任務,才能讓我見阿朱。”

老族公情緒低落,道。

阿朱!

那個年輕時認識的古疆族的女子,終究是他這輩子逃不過去的劫。

“如果那夥人聯絡你了,你就第一時間告訴我!”

蘇辰深深看了族公一眼,道。

“好!”

族公非常乾脆的點了點頭。

他也知道,自己這次做錯了,為了將功補過,必須要好好配合蘇辰。

但他不知道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