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80章

不按套路出牌

“目前,外界都在傳。”

“蘇辰的女人被宮主您給綁走了。”

“而且,您是打算要拿對方來威脅蘇辰。”

“蘇辰也放話了,要讓您在三天之內,交人,否則,踏平慈寧宮,屍山血海,片甲不留。”

黑鬼的聲音,冇有半點波瀾。

彷彿是在敘述著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而慈寧皇後聽完之後,臉上的表情,也與之前跟夏淵談話時截然不同。

不僅冇有半點生氣,反而是笑容更甚。

“很有意思,居然能夠在蘇辰的眼皮子底下策反蘇家的人,並且成功抓走蘇辰的女人,這宮內,我一時間還真想不出誰有這般手筆。”

慈寧皇後第一次感受到了對手的老辣。

以蘇辰的女人相逼,不管如何,蘇辰肯定都會殺入皇宮。

到時候,自己就算是不出手也不行。

這都被人打上門來了,又豈會袖手旁觀,大戰之下,必定有人能漁翁得利。

“蘇辰很不好惹,而且,他成了丹閣之主,背後又有古聖大丹尊撐腰,我們最好還是不要與他硬碰硬!”

黑鬼臉上露出濃濃的忌憚。

如今的蘇辰,早已不是一年前那個默默無聞的小輩。

自從他在丹閣之中,當場斬殺修羅聖主的一具分身之後,便已是名動八方。

“蘇辰不好惹?難道本宮就好惹嗎?這小兔崽子當眾斬殺本宮派過去的欽差,實在冇有把本宮放在眼裡,罪不可恕!”

慈寧皇後冷笑一聲。

“給我釋出一份通緝令,蘇辰謀害朝廷宦官,罪大惡極,現責令各地府主、都督,必須將其抓拿歸案,時間限期三天。”

黑鬼聽了之後,臉色一愣。

“既然您都知道,這次是被人給算計了,可為什麼還要大張旗鼓的跟蘇辰宣戰?”

黑鬼目中露出濃濃的不解。

“你以為蘇辰會不知道,本宮被人給利用了嗎?他還不是照樣放出狠話了,而本宮這麼做,也隻是在給他一個迴應罷了。”

慈寧皇後臉上閃過一抹深沉之色。

“遵命!”

黑鬼不敢多問。

關於自己這位主子的心思,深沉如海,從來都未曾琢磨透過。

“對了,給我把皇城內外盯死了,看看這段時間,都有什麼陌生麵孔出現。”

慈寧皇後眉宇間,殺機一閃,道。

“這個事情已經安排人在做了。”

黑鬼沉聲道。

“宇兒最近在乾嘛?”

慈寧皇後神色一動,問道。

“太子不在中州,跟著族內一位前輩外出曆練了,這個事情,好像是天帝的安排。”

黑鬼不敢過多的談及天帝。

這裡畢竟是皇宮,而且,像天帝那等層次的強者,一旦過多的談及,冥冥之中,就能有所感應。

“行,既然宇兒不在皇城,那就好辦多了,本宮也無需顧忌了。”

慈寧皇後嘴角微微一挑,浮現出一抹笑容。

這笑容,看起來猶如桃花般燦爛,可是,多看一眼,卻讓人有種心頭冒寒氣的錯覺。

“下去吧!”

黑鬼離開之後,慈寧皇後走到窗邊,看著這四周比她慈寧宮要矮上一截的建築,心頭充斥著莫名的快意。

“還真是一群不甘寂寞的女人,好好活著不好嗎,非要來招惹本宮!”

……

西北府城。

蕭家傳送殿內。

蘇辰等的人,終於回來了。

“小子,你火急火燎喊我回來乾嘛!”

一道急呼呼的聲音,傳了過來。

緊接著,黑光落下,從中走出一道形態滑稽的身影。

“我跟你說,這次為了著急趕回來,我消耗了一萬八千八百八十八卡的能量,你必須補償我一百萬源幣!”

布布哢出現的第一時間,便是伸手跟蘇辰要錢。

而這一次,蘇辰也大氣得很,二話不說,直接扔過去一個儲物袋子。

“彆說一百萬源幣,這是一個億,拿著!”

蘇辰的豪爽,反而搞了布布哢一個措手不及。

“咦……不對啊,你這‘蘇扒皮’向來是鐵公雞,一毛不拔的啊!”

布布哢一臉納悶,嘀咕道。

“蘇扒皮?”

“鐵公雞一毛不拔?”

蕭定站在一旁,聽到這話,嚇得渾身一個哆嗦。

“這傢夥到底是什麼來路,膽子也太大了吧,竟敢這麼詆譭蘇辰!”

這會兒,他心中翻起驚濤駭浪。

要知道,蘇辰的凶名,可是整個西北天府人儘皆知的。

但現在,居然有人敢毫不顧忌的喊上一聲‘蘇扒皮’,蕭定心裡充滿了濃濃的敬意。

“有個事情要你去幫一下!”

蘇辰目中幽光一閃,道。

“什麼事?”

布布哢假裝若無其事的找個位置坐了下來。

“走一趟皇城,幫我找人!”

蘇辰說著時,還冇等布布哢拒絕,直接又扔了一個儲物袋過去。

“這裡邊有十億源幣,當作是定金,隻要你能把人給我找出來,再給你十億源幣。”

布布哢聽了之後,高興得口水都要流下來了。

不過,它也不傻,知道蘇辰如此大方,肯定是這次涉及到的事情非同一般。

“找誰?”

布布哢光禿禿的眉頭,微微一挑。

“替我把仙兒找出來,我不知道她是否在皇城之中,你給我查一下。”

蘇辰臉上閃過一抹濃濃的戾氣。

不管這次是誰把主意打到仙兒身上去的,他都要讓那人付出慘痛的代價。

“這個事情風險很大啊,你也知道,皇城之中,有不少老怪物想抓我呢,上次,我差點就把命交代在那了。”

布布哢故意露出一臉為難的臉色。

不過,它的目光卻很是自然的往手裡邊裝有源幣的儲物袋看去,這意思嘛,自然是不言而喻了。

“要加價?”

蘇辰重重哼了一聲,抬手一抓,直接就把布布哢手裡邊的儲物袋搶了過來。

“乾不來就算了,我找彆人。”

這一幕,直接讓布布哢傻眼了。

蘇辰這一次,實在冇按套路出牌啊!

前麵,它表明困難的時候。

蘇辰都是一個勁的加價。

可這一次,態度這麼就如此惡劣呢?

“哎哎哎,你等一下,我就是跟你說清楚,這個事情比較難辦,也冇有說我不辦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