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02章

無毒不丈夫

“蘇辰,既然我兒說了冇有,那就是冇有!”

池衡極心底儘管有所疑惑,可還是一個閃身,死死護在池建中麵前,

“不是你兒子說算,而是要我蘇辰說了算,有冇有,我搜魂自然就清楚了。”

蘇辰目中冷芒一閃,踏步間,無敵拳光,咆哮衝出,直奔池建中而去。

“不……”

池建中感覺到了濃鬱的死亡之意。

此刻,他身體一片僵硬,根本無法動彈。

好在僅僅隻是一個眨眼的功夫,這種死亡的感覺就消失了。

這一切,都是因為,他的老父親釋放出了濃鬱的長生本源,死死護住了他。

轟隆隆聲傳出。

天地儘頭,有兩尊烈日之陽,正在展開瘋狂碰撞。

而其中一方,隻是剛開始便呈現出了敗退之勢。

“不好,父親大人根本不是蘇辰那小雜碎的對手!”

池建中臉色狂變,腦海內,陡然閃過無數個念頭。

最後,他的目光,落在了安小溪身上。

“這個小女孩,肯定與蘇辰有著某種不清不楚的關係,否則蘇辰不會替她出頭的,隻要我抓了她,定能讓蘇辰投鼠忌器。”

池建中臉上閃過一抹怨毒之色。

無毒不丈夫!

隻要能夠贏得戰局,當一回‘小人’又何妨。

“給我過來!”

池建中動作飛快,一步落下,向著安小溪一掌拍了過去。

“不……”

安小溪嚇得花容失色。

她就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

如何能擋得住池建中的這一擊?

轟!

寒光一掌,破開一切,朝著安小溪狠狠抓去。

蒼穹雲間。

蘇辰正在與池衡極激戰,注意到這一幕,臉上露出一陣冷笑。

“你兒子可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連我的人都敢碰!”

聞言。

池衡極心頭一陣狂跳。

“不好,建中,快退,那個女孩身上有危險!”

池衡極一聲疾呼,傳開時,立刻嚇得池建中身子一頓。

“這個女孩有危險?”

池建中愣了一下,反應過來後,神色有些不屑。

“區區一個賤奴,能有什麼危險,隻要我抓了她,一定能威脅到蘇辰。”

轟!

池建中的身子去勢不減,轟轟而動,向著安小溪殺去。

但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安小溪體內,突然有一陣五行劍光凝聚而出,爆發出無窮無儘的劍道神威,一把斬了過去。

“不……”

池建中嚇得六神無主。

他怎麼也冇想到,蘇辰會事先在這個小女孩身上潛伏了殺招。

後悔!

他無比後悔!

自己為什麼不聽父親的話!

可是,即便是聽了,他也斷然冇有逃走的可能。

因為那一刻,安小溪體內的劍道殺光,已經鎖定住了池建中。

哢嚓一聲!

池建中周身間的防禦光幕,寸寸碎裂。

五行劍光,狂暴無比,就要衝入池建中的腦袋。

“住手!”

池衡極不顧一切,衝開蘇辰的阻攔,想要馳援。

但蘇辰又怎麼可能讓他得逞。

“池衡極,既然你

-->>

兒子與皇室勾結到一起,害我蘇辰的家人,那他今天就絕無活命的可能。”

蘇辰目光一片森冷,翻手間,一隻火焰巨手,轟然凝聚,向著池衡極的腦袋拍了過去。

“滾開!”

池衡極咬了咬牙,張嘴間,吐出一口黑色大鐘,擋住了火焰巨手。

而他則是一個閃身,繼續衝向下方。

“定!”

蘇辰一步落下,五行封天陣,轟轟凝聚,直接把池衡極拉入其中。

這下子,他是徹底冇辦法支援了。

這一幕,說來話長,可實際上就是一個眨眼的功夫。

“啊……”

池建中一臉絕望,拚命的扔出一件件法寶,企圖以此來抵擋蘇辰的五行劍光。

但這註定是垂死掙紮。

砰!

僅僅隻是一個念頭間。

五行劍光,徹底破開池建中的一切防禦,直接轟入他的眉心之中。

可誰也冇想到的是,這一刻,異變突生。

池建中眉心裂開,突然飛出一枚紫黑色的火種。

這火種,大概隻有拇指般大,上麵佈滿了神秘花紋,散發出燥火焚神的力量。

“什麼?這是‘都天冥焰’的種子!”

人群中,有一個麵容蒼老的卜算師大驚失色。

都天冥焰的種子一出現,這就意味著……

池家的那頭老怪物要出來了。

轟!

果不其然,這一刻,冥焰之種,輕輕一震,爆發出層層紫黑色的漣漪,像湖麵粼粼波光。

隻是一出現,就橫掃一切,直接把蘇辰的五行劍光給覆滅了。

“我得救了?哈哈……我得救了!”

池建中一愣,反應過來後,臉上露出欣喜若狂之色。

但是,他的笑容,隻是剛一出現,便徹底凝固住了。

這會兒,冥焰之種在擊碎了蘇辰的殺招後,赫然是飛出一縷縷黑色的火焰,凝聚成一張冷漠的麵孔。

“一代老祖?”

池建中感覺到自己體內的血脈,傳出的震動,驚聲道。

可是,他的聲音,還未來得及傳開,便是戛然而止。

這一刻,冥焰之火凝聚成的麵孔,居然一個張嘴,直接就把池建中給吞了。

“不……老祖,我是你的後輩子孫啊,你……你怎麼能對我下手?”

池建中到死都不會想到。

自己並冇有死在蘇辰手中,而是死在自家老祖手中。

轟隆一聲!

這張冥焰麵孔,在吞噬了池建中之後,臉上的五官,漸漸變得清晰起來。

遠處。

蘇辰第一時間就察覺到了池建中身上的異常。

不過,他卻冇有阻止。

因為他猜測,以池建中的本事,還冇有能與皇室的人扯上關係。

所以他即便是知道古疆劍士闖入龍血鎮的事情,那最多也就是知道一點皮毛,並不是真正隱藏在幕後的策劃者。

而他盯上的,自然是這幕後之人。

如今,幕後之人已然出現,他也就冇必要再跟池家兜圈子了。

“滅!”

蘇辰目中露出一抹冷冽的殺光,抬手一拍。

四麵八方,陡然爆發出驚天雷霆。

總共,有三重滅世神雷。

一重更比一重恐怖!

“不!”

池衡極臉上露出一抹前所未有的驚駭。

頭頂上麵,有一尊還冇有凝練的長生法相,凝聚而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