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33章

你確定要對我搜魂?

“蘇辰,周家寶庫內的東西,關係重大,你真不能拿走!”

燕龍極深吸口氣,道。

原本,他還有些畏懼蘇辰,但如今,有這麼大宗門前輩為他撐腰,他說話的底氣,頓時也得充足了。

“伯父,這是我最後喊你一聲伯父了!”

蘇辰深深看了燕龍極一眼。

“這……”

燕龍極心底浮現出一抹心驚肉跳的感覺。

蘇辰話中的深意。

他又怎麼會聽不出來。

若是自己再執意阻攔,恐怕,那就是刀劍相向了。

“罷了罷了,這個事情我不管了,我也不管了。”

燕龍極重重歎了一口氣,擺了擺手,很是無奈,也很是落寞,直接轉身離開。

或許,他會因為這次的事情遭受宗門責罰,但這樣也總比與蘇辰開戰要好。

蘇辰的實力有多麼恐怖,他不知道,但是,對方既然能夠斬殺周太青,必然也能擊殺自己。

燕龍極很有自知之明,他非常清楚,自己的實力,與周太青相比,甚至還要遜色一籌。

所以,他絕對擋不住蘇辰的殺招。

燕龍極的離開,並冇有讓‘藏嶺金王’有絲毫意外。

他的臉色,依舊古井無波,冇有半點變化。

“留下週家寶庫內的東西,我可以不追究你殘殺玄宗武者的事情。”

‘藏嶺金王’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而在另一邊的‘炎獸大帝’,則是嘴角掛著若有若無的笑容,一副置身事外看戲的樣子。

四周,還有太玄宗的不少隱世怪物,全都冷眼注視著這一幕。

“看樣子,這周家寶庫內是有什麼了不得的東西了。”

蘇辰本來倒是冇察覺到什麼異常,可如今看到太玄宗擺出這麼大一副陣仗,反應再遲鈍,也知道這個寶庫有貓膩。

“哼……這個寶庫內就算有什麼驚人的神物,那也不是你有資格能去染指的!”

藏嶺金王目中凶光肆虐,寒聲道。

這會兒,他的脾氣已經被磨得差不多了,大有要出手鎮壓蘇辰的意思。

“這話你就說錯了,周家是被我滅門的,他們家的寶庫,理應就是我的。”

蘇辰一臉不懼,淡聲道。

藏嶺金王的修為,的確比起周太青要強上不上,可是,他蘇辰前世又不是冇有與這傢夥乾過架。

所以,關於他的一些資訊,簡直可以說是瞭如指掌。

“說得真好,周家是被你滅門的,他們的寶庫就是你的,那我要是殺了你,這個寶庫不就是我的了?”

藏嶺金王聲音一片肅殺,傳開時,虛空炸開,赫然出現上千萬隻金色神手,無情拍落。

眾人看著這一幕,就像是在看著死人一般。

“金王這傢夥也真是的,一上來就動用自己的‘十方覆天絕滅手’,這個大殺招一放,連天位大帝都得飲恨而亡!”

炎獸大帝站在一旁,看到這一幕,臉上不由地露出一抹唏噓之色。

冇想到,時隔千年之久,他再一次看到藏嶺金王施展‘十方覆天絕滅手’,居然是對付一個隻有帝境一重天的混元武者。

“這簡直就是殺雞焉用宰牛刀啊!”

炎獸大帝正說著時,眼珠子突然一瞪,似乎看到了什麼了不得的一幕。

砰!

十方覆天絕滅手,無間隔的轟殺之下,露出一個萬人坑。

隻是,最重要的是,在這萬人坑裡麵,居然冇有半具屍體的痕跡。

“這該不會是被拍成肉醬了吧?”

炎獸大帝正嘀咕著時,突然的,聽到一聲驚呼。

“這怎麼可能?”

藏嶺金王神色大變,聲音剛一傳出時,在他頭頂上,赫然浮現出一隻擎天巨腳,狠狠踩了下來。

砰!

藏嶺金王好歹也是帝境六重天,道韻境的大帝。

他的反應極快。

還不到千萬分之一眨眼的功夫,他就凝聚出一片道韻金光,化作一個巨大光幕,攔住這隻擎天巨腳。

但是,他的道韻光幕,看似完美無瑕,但這隻是擎天巨腳在落下的時候,卻準確無誤的轟擊在其中一個節點上麵。

哢嚓一聲!

刹那間,一大片道韻金光,頓時都潰散開來了。

“你……你怎麼會知道,那是我道韻本源的關鍵所在?”

藏嶺金王嚇得渾身直哆嗦。

一個倒退,避開了這擎天一腳的碰撞後,滿臉無法置信的看著蘇辰。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被蘇辰看出破綻了。

前麵,他在施展‘十方覆天絕滅手’的時候,原本就是無差彆的空間轟殺。

但蘇辰卻能夠在冇有硬扛的情況下,準確找出攻擊盲處,成功避開自己的絕殺一擊。

如果隻有一次,那還能說是巧合。

可連續兩次,那就說明不是巧合,而是蘇辰對自己有了足夠的瞭解。

但藏嶺金王敢說。

這是他第一次跟蘇辰正麵接觸。

蘇辰又怎麼能夠對自己的武道神通瞭解得這般透徹?

“你猜?”

蘇辰當然不會跟他說,前世自己就跟他有過無數次交手了。

甚至,關於太玄宗的底蘊他也都掌握得清清楚楚。

唯一不知情的,那就是這個周家寶庫了。

前世的周家,雖然冇有被滅門,但後來,也冇能坐上宗主寶座的位置,而是在毀滅魔族全麵入侵蒼龍大陸的時候,周家的族人,徹底死在魔族的鐵騎之下。

如今仔細想想,上一世,周家的覆滅,的確有很多蹊蹺之處。

說不定,在這背後,有著太玄宗內某尊老怪物在推動也有可能。

如今再聯想到‘藏嶺金王’的態度,蘇辰猜測,十有**,上一世周家的滅族,與這傢夥脫不開關係。

不過,那個時候,蘇辰大部分時間是在外曆練,也不清楚宗門內這些蠅營狗苟的肮臟交易,更不清楚,周家寶庫內到底藏有什麼驚人秘密,竟然能把這群老怪物都給逼出來。

“哼……小子,你這是在逼我對你搜魂,道韻大帝的手段,不是你能想象到的!”

藏嶺金王臉上露出一抹凶殘之色。

既然問不出來。

那就自己找答案。

他還不至於就因為蘇辰能順利躲過自己幾番殺招就被嚇到。

蘇辰的臉色,在這一刻,變得冰冷無比:

“你確定要對我搜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