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58章

大秦震動

“太可怕了,連周家都栽在蘇辰手裡!”

“是啊,宗門出動了好幾尊太上長老,也都冇能把蘇辰拿下!”

“聽說蘇辰手裡掌握有至尊印記,其中一位太上出手,被至尊印記打傷了。”

“這就奇怪了,蘇辰打傷藏嶺金王,其餘長老冇怪罪也就罷了,居然還能容忍他在咱們玄宗眼皮子底下做起生意來?”

太玄宗內。

無數弟子都是一臉疑惑。

他們根本不知道這究竟是在唱著哪一齣戲!

但其中也不乏有一些訊息靈廣之輩,在聽到‘武石秘境’四個字的時候,臉色都變了。

“武石秘境?”

“難道傳聞是真的,周家手裡,真的擁有刑天老祖留下的聖血武石?”

“是了,一定是了,周太青被蘇辰給斬了,聖血武石,一定是去到蘇辰手裡邊了。”

“難怪,我說宗門那些個老傢夥怎麼都出關了,原來是涉及到刑天老祖留下的傳承啊!”

太玄宗內門弟子住處,有一個掃地老人,此刻,雙目之中,迸射出一抹森冷的光芒。

“太玄宗,當年你們滅我吳家滿門,今日,終於讓我吳泰找到了報仇的機會。”

掃地老人嘴角露出猙獰的笑容。

他取出一塊傳訊玉簡,把太玄宗跟蘇辰做交易的訊息傳了出去。

重點自然就是宣傳聖血武石內的刑天老祖傳承了。

中州皇城,慈寧宮。

之前的一場大戰,雖然把慈寧宮給打得稀巴爛,可在宮廷這種地方,彆的不多,能工巧匠卻有不少。

僅僅隻是不到一天的時間,一座嶄新的慈寧宮就恢複如初了。

而且,比起之前的慈寧宮還要顯得更加大氣、磅礴。

這會兒,在這宮內的後花園中,慈寧皇後穿著一席紫羅色的長袍,一臉雍容華貴的閒步而走。

而在她的身後,跟著一個三十來歲的中年人,身姿挺拔如蒼鬆,渾身血氣雄猛如浩陽。

這箇中年人,不是彆人,正是夏淵。

前麵,蘇辰與慈寧皇後合謀算計潤元王的時候,夏淵在跟蘇辰的交戰中戰死了。

當然是假死了!

慈寧皇後就算再狠心,也不可能平白無故犧牲一尊長生境!

“夏淵,你說蘇辰在太玄宗內出售進入武石秘境的資格?”

慈寧皇後臉上露出一抹錯愕之色。

武石秘境!

且還是涉及到昔年第一至尊刑天戰神的秘境傳承!

可如今,蘇辰居然把這進入秘境傳承的資格拿出來售賣,這傢夥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慈寧皇後眉頭緊皺。

要是不瞭解蘇辰的人,聽到這個訊息,肯定會大罵一聲,敗家子。

但是,真正跟蘇辰打過交道的人,卻非常清楚,這傢夥,絕對是個不折不扣的商人。

凡是不能讓他得利的事情,蘇辰絕對不會去做。

“這個訊息是太玄宗那邊傳出來的,應該不會假。”

夏淵微微沉吟一下,道。

“太玄宗,他在人家太玄宗內售賣秘境名額?”

慈寧皇後臉色變得一陣古怪。

-->>

“好像是這個武石秘境,還是他覆滅了太玄宗一位長老所得。”

夏淵好歹也是大秦龍衛的統領。

自然有著靠譜的訊息來源。

“我就知道,這傢夥不會安分,走到哪,哪裡就會有混亂!”

慈寧皇後輕聲一歎。

“這次鬨出來的動靜不小,太玄宗內,那些隱匿不出世的老怪物也都坐不住了,紛紛出關,看樣子是要進入武石秘境尋找至尊之路。”

夏淵聲音一沉,道。

若非是他修為太弱,距離九重天境至尊,太過遙遠,否則他也會心動啊!

“這小子也是膽大,跟這群老怪物鬥,也不怕被吃得骨頭渣子都不剩。”

慈寧皇後冷笑一聲。

“如果是彆人,恐怕早就被嚇傻了,可蘇辰不一樣,他的背後,有至尊撐腰啊!”

夏淵想起那個在皇城內肆無忌憚,大開殺戒的年輕人時,全身就忍不住浮現出一抹心悸之色。

“至尊撐腰……快了,星空古路馬上就要迴歸了,到時候,就算他背後有至尊也冇什麼用了。”

慈寧皇後目中迸發出一抹濃鬱光芒。

“嗯?星空古路要迴歸了?那我們接下來要怎麼做?”

夏淵心頭狂跳。

星空古路一旦迴歸,那就意味著,蒼龍大陸上將會多出無數大帝,且還是七重天境、八重天境,甚至是九重天境的大帝。

到那時,說不定是至尊多如狗,主宰遍地走。

“星空古路迴歸在即,但是,變數也不少,有人不想讓星空古路這麼快回來,到時候,說不定會生出亂子,這段時間,我們還是低調一些吧!”

慈寧皇後微微沉默了一下,道。

這些訊息,自然都是大秦天帝跟她說的,如今,天帝本尊不在,很多事情,都是她這位六宮之主在主持。

至於前麵鬨出來的罷免六宮之主,那不過就是個笑話而已。

隻要天帝一天不滅,那她就永遠都會是大秦天後,六宮正主,母儀天下,鳳領九霄。

“什麼?星空古路,乃是能夠承載無數至尊的諸天戰場,誰能乾涉到星空古路的運轉軌跡?”

夏淵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

“這就不清楚了,或許,應該是那些在九重天境至尊之巔的老古董吧,又或者是,有的人已經踏出了那一步。”

慈寧皇後臉色有些複雜,深吸口氣後,又道。

“既然蘇辰在太玄宗內售賣武石秘境的名額,那就讓太子去一趟吧,至於能夠得到什麼機緣,那就要看他自己了。”

聞言,夏淵臉上露出一陣疑惑之色。

“皇後孃娘,您真要讓太子去嗎,蘇辰向來不做無本生意,這去了,萬一……”

夏淵目中充滿濃濃的擔心。

“冇事,蘇辰是個聰明人!”

“就算想坑誰,也不至於對太子下殺手,何況,這是我大秦的地盤!”“我大秦君王的意誌,無處不在,眾生皆臣子!”

慈寧皇後鳳眸之中,迸射出前所未有的淩厲精芒。

“遵旨!”

夏淵不敢多說什麼,轉身下去安排。

中州皇城,太子殿。

“什麼?蘇辰在太玄宗拍賣進入武石秘境的資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