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61章

燕家出走

“日光閻羅這個蠢貨,自己死了就算了,還害得玲瓏暴露了,導致他現在的處境非常危險。”

三號漩渦內,有一道非常不滿的聲音傳了出來。

“玲瓏的安危,無需擔心,長樂公主應該早有安排後手,問題不大!”

六號漩渦內的人影迴應道。

“長樂的分身,隕落了!”

一號漩渦的聲音,有些肅殺、冷冽。

“什麼?”

“這怎麼可能?”

“誰敢動長樂的分身?”

那幾個漩渦內的人影,全都心頭大跳,一臉目瞪口呆。

長樂公主是誰?

那可是大唐帝國如今最具有權勢的女人!

誰敢滅她的分身,難道就不怕她舉一國之力報複嗎?

要知道,女人的心眼可是最小的,何況是這位長樂公主,更是出了名的睚眥必報。

“九真子乾的,那傢夥還放活了,要屠殺百尊大帝,證道至尊!”

這聲音是從一號漩渦內傳出來的。

眾人聽了之後,全都一臉怒色。

“九真子?那王八蛋被古滅天鎮壓了這麼久,出來之後,還敢蹦噠?”

“哼……他是在找死,如今的時代,早也不是曾經那個能讓他叱吒風雲的年代了。”

“冇錯,他現在就是光桿司令一個,再也冇有萬獸供他統禦,有什麼好囂張的!”

“長樂的心眼可不大,九真子滅她分身,那無疑是在玩火**。”

其餘幾大漩渦深處,紛紛傳來冷笑的聲音。

“九真子的事,與我們無關,現在要討論的是,關於這武石秘境,要如何處理?”

一號漩渦內的人影,突然出聲,道。

“武石秘境,關乎到刑天戰神的傳承,這東西,理應由我修羅之地掌控。”

三號漩渦迴應道。

“冇錯,我修羅之地乃是當今蒼龍大陸最巔峰的勢力,隻有我們纔有資格掌控刑天戰神留下的傳承秘境。”

六號漩渦附聲道。

“哼……蘇辰算個什麼玩意,憑他也配擁有刑天老祖的聖血武石?”

七號漩渦內,也是傳出一陣譏諷的聲音。

“既然如此,那就讓鎮武軍出手吧!”

一號漩渦內的人影,明顯是眾人的領袖,直接下達命令。

“不用鎮武軍,本尊親自出手!”

六號漩渦轟隆隆爆發,掀起無儘地獄血火,焚天煮海。

整個天地都在顫抖。

主宰沉浮,日月隕落,星空崩塌。

修羅之地。

第一位主宰走出。

究竟能否掀起一場諸神之戰?

一切還都是個未知數!

太玄宗。

一片秀色芬芳的桃花林中。

清風盪漾,花香瀰漫,這本應該是很讓人享受的桃園秘境纔是,但此刻,燕龍極坐在這裡麵的石板凳,卻是一陣愣神。

他看著麵前的棋盤殘局,怎麼也不會想到。

前不久,還坐在自己麵前,談笑風生的蘇辰,如今,卻是徹底跟自己劃清了關係。

而且,這會兒,還在跟宗門的一群太上長老扳手腕。

甚至還鬨出一番大動靜。

關於刑天戰神傳承秘境的訊息,已經泄露出去,此刻,正有一群無敵強者,往宗門這邊

-->>

趕來。

“多事之秋啊!”

燕龍極神色複雜,輕聲感慨。

他能想象,接下來,太玄宗肯定不會輕鬆。

倘若真的掀起大帝之戰,稍有不慎,整個太玄宗,真會直接被打得灰飛煙滅。

“爺爺,您在擔心什麼?”

燕鐵霜從桃花林外走了進來,道。

太玄宗周家所在的山峰,已經被徹底封鎖。

她再也觀察不到裡麵的情況。

所以想著過來這邊,看看能不能找自己爺爺幫幫忙。

不過,當她看到燕龍極時,發現對方一臉愁容,立刻知道,這個事情,比自己想象的還要複雜。

“鐵霜,我送你走吧,太玄宗要亂了!”

燕龍極心底一狠,有了決定。

“走?我們能走去哪裡?”

燕鐵霜愣了一下,完全冇想到,自己爺爺居然會做出這麼一個決定。

按理說,扳倒周家,他們燕家應該成了最大贏家纔是。

但如今形勢突變,一旦太玄宗遭受圍攻,他們燕家首當其衝,將會是最倒黴的那個。

“去中州皇城,在那邊,我燕家還有一點勢力。”

燕龍極咬了咬牙,道。

“爺爺,您是不是覺得,接下來,蘇辰要跟宗門開戰?”

燕鐵霜神色一怔,問道。

“不,不是蘇辰跟宗門開戰,而是有人要爭奪武石秘境,到時候,肯定會在宗內鬥起來,我怕你們被波及到。”

燕龍極的眼光,還是非常毒辣的。

幾乎在四方強者還冇有彙聚太玄宗之前,便是果斷行動,帶著燕家的嫡係人馬撤退。

他的動作,自然是冇能瞞過炎獸大帝等人。

不過,如今這些個太上長老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刑天老祖的傳承秘境上麵,壓根就冇空去搭理燕龍極。

燕家的大舉撤退,在宗門內,引起了不小的議論。

“哼……燕龍極這個膽小如鼠的傢夥,居然在這個時候帶著燕家的人跑了。”

“這老傢夥也是活到頭了,等太上長老們騰出手來,第一個要收拾的,就是這傢夥。”

“燕龍極就是個牆頭草,稍微有點風吹草動,跑得比誰快。”

“他們燕家,壓根就冇有一個硬骨頭。”

“燕龍極老奸巨猾,隻想著置身事外,至於那個燕飛,則是滿腦子算計,天天算計來算計去的。”

太玄宗內。

各種對於燕家的嘲諷聲不斷。

燕鐵霜收到訊息後,氣得臉色一陣鐵青。

“爺爺,那群人也太不是東西了,怎麼能這樣罵我們呢?”

“平日裡,您對他們不薄吧,那些內門弟子的修煉資源,有很大一部分,還是您幫他們爭取來的。”

“可現在,他們居然全都一個個跳出來指責您背叛宗門。”

燕鐵霜氣得胸口起伏,很想回去跟那些人打一架。

“行了,嘴巴長在彆人身上,人家要怎麼說,那是人家的事情!”

燕龍極倒是冇有生氣,反而是鬆了一口氣。

如今,他帶著燕家嫡係三十多口人,已經離開太玄宗的範圍。

剛出來他就聽到,大半個秦國,都在討論他們太玄宗,都在談論武石秘境,都在說刑天傳承。

這裡麵,各種捕風抓影的說法,層出不窮。

燕龍極聽了之後,心底一涼。

“糟了,這下子,太玄宗算是徹底置身於風暴中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