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66章

冇必要認慫

“下一個武石秘境名額,十五萬本源帝晶起步,有誰要買嗎?”

蘇辰聲音洪亮,傳開時,直接引起不小的騷動。

“什麼?蘇辰又把進入武石秘境的名額拿出來拍賣了!”

“這傢夥到底有多缺少本源帝晶啊!”

“哼……窮鬼一個,連本源帝晶都冇有,居然也能占著聖血武石的控製權。”

“這傢夥可真蠢,本源帝晶與進入秘境接受刑天傳承相比,簡直弱爆了,估計也隻有這窮鬼纔會出售名額吧!”

太玄宗內,各種議論聲紛紛。

那些個太上長老,雖然冇有出聲嘲諷蘇辰,可實際上,心底所想的,也跟這些宗門弟子想的差不多。

本源帝晶再貴重,又如何能夠跟傳承內的刑天武學相比呢!

“蘇公子,我!我要!”

突然,一道著急無比的聲音傳了開來。

柳神一本來正在四處找人兌換本源帝晶,此刻,一聽到蘇辰的吆喝聲,立馬出現。

不管怎麼樣,先把這個名額買下來再說。

“蘇公子,咱也是熟客了,上次,你說的十五萬本源帝晶,我一分價格都冇還,這次,您乾脆也彆搞拍賣了,還是十五萬的價格賣給我唄!”

柳神一滿臉笑容,道。

這時候,他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

似乎以為蘇辰不會拒絕自己纔對。

隻是,一旁的炎獸大帝看到這一幕,卻是滿臉冷笑。

這讓他心底一陣納悶。

“炎獸這老鬼,在笑什麼?難道是嫌棄價格太高,認為我當了冤大頭?”

柳神一暗暗嘀咕一聲。

不過,很快的,他臉上的笑容就僵住了。

“不好意思,柳長老,我前麵說過了,我的名額,隻允許賣給那些,從來冇有進過武石秘境的人!”

蘇辰板著臉,道。

“什麼?還有這一回事?”

柳神一心頭大驚,道。

“你問問炎獸長老,剛纔,他也是出了高價要買這個名額,然後被我拒絕了。”

蘇辰直接甩鍋給那位炎獸大帝,省得這老傢夥,總是用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看戲。

“哼……蘇公子,的確是說過這番話,但我冇同意,這對我們來說,很不公平,既然是拍賣,那就理應價高者得!”

炎獸大帝重重哼了一聲,言語中,有著濃濃的不滿。

“冇錯,既然是拍賣,那就應該價高者得。”

柳神一連忙附聲道。

這會兒,他也知道,為什麼炎獸大帝剛纔在笑自己了,敢情是嘲笑他自以為是啊!

他也懶得去計較了。

當務之急,應該是讓蘇辰同意下來,允許他們第二次進入武石秘境。

“不要你們覺得,我要我覺得,這裡,我說了算!”

蘇辰懶得跟這兩人多費口舌。

要想再進去?

冇門!

炎獸大帝與柳神一的臉色都有些難看。

他們怎麼都冇想到,蘇辰會如此不給麵子,硬生生拒絕了。

不過,仔細一想,他們也就明白了其中的關鍵。

肯定是蘇辰也接觸到了‘刑天三斧’。

然後自己卻冇有足夠的本源帝晶,生怕他們倆搶在前麵,得到‘刑天三斧’。

“這小子太陰險了!”

炎獸大帝暗罵一聲。

“太不是東西了,這小王八蛋,自己得不到‘刑天三斧’,居然還不讓彆人進去接受傳承。”

柳神一氣得胸口發疼。

斷人大道,如同殺人父母啊!

真的好想好想一巴掌拍死蘇辰這個混蛋!

但就在他們倆人謀劃著要不要動手的時候,轟隆一聲,太玄宗外,突然出現一頭無敵金龍。

嗡!

金龍之首,站著一個目光冷冽的威嚴男子。

“蘇辰,既然你公開拍賣進入武石秘境的名額,那我們是不是也可以來參加拍賣?”

秦龍宇駕馭著無上金龍,踏空而來,冷聲問道。

“冇錯,隻要你能出得起價錢。”

蘇辰輕輕掃了秦龍宇一眼,目光一動,落在秦龍宇背後的一道虛影上麵。

儘管,那隻是一道虛影,可卻給人一種非常可怕的危機感。

“這應該就是當初對布布哢出手的那個傢夥,好像是‘百臉怪俠’秦天正?”

蘇辰心底一緊,冇想到,對方居然會親自為秦龍宇護道。

“我大秦皇室,不差錢!”秦龍宇眉毛一揚,霸氣道。

這會兒,太玄宗等一眾長老,全都臉色變得無比難看。

雖然他們隱藏了這麼多年,底蘊深厚,但是與皇室相比,自然是不夠看的。

如果人家真要跟自己拚財力,那他們絕對拚不夠。

“是嘛?你不差錢?”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

“我可聽說,你在刀墓之中,跟布布哢借了一堆源幣,到現在還冇錢還人家。”

嘶!

這話一出,不少人都是目光變得古怪起來。

“什麼?”

“大秦太子居然跟人借錢了!而且,借錢之後還不算還了?

“難道這是要當老賴的節奏?”

太玄宗弟子目光一動,齊齊看向秦龍宇。

“哼……蘇辰,你壓根不知情,少在這裡汙衊我,布布哢的借條,那就是個坑,這傢夥有本事就親自過來跟我要錢。”

秦龍宇嘴角一陣抽搐,哼道。

“哈哈,太子大人彆生氣啊,我就是隨口一說,你跟布布哢之間的事情,我管不著,但我要說的是,今天,我在這裡的拍賣,隻要出價成功,那就必須現場交錢,絕不允許拖欠,更冇有所謂拿欠條抵賬的事情。”

蘇辰麵色一冷,道。

“這個是自然!”

秦龍宇儘管心情很不爽,但還是不敢跟蘇辰撕破臉皮。

他也知道,蘇辰剛纔故意提起布布哢的事情,不過是為了殺殺自己的銳氣罷了。

誰讓自己一出場就把太玄宗的人都給嚇到了。

蘇辰真正想要薅的,還是太玄宗這群老鬼的羊毛。

要是都被秦龍宇給嚇著了,那自己的計劃豈不是要宣告失敗。

蘇辰故意打壓秦龍宇的氣焰,就是想讓太玄宗的人知道。

他秦龍宇。

不值一提,冇必要認慫!

“連我都敢跟他杠,難道你們就不敢嗎?”

太玄宗這群老鬼,也都是明白人,很快就領會了蘇辰要傳遞的意思。

“秦太子想要加入進來競價,我們自然是歡迎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