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不好!”

黑枯臉色一變,冇有遲疑,心神散開,操控著朱雀,立馬倒退。

可是朱雀倒退的速度,太慢了。

蘇辰揮手一抓,五行巨手落下,直接掐住了朱雀的脖子。

“死!”

蘇辰聲音淡淡,傳出時,右手用力一捏。

朱雀渾身顫抖,目中露出無法形容的驚駭,直接崩潰開來。

“這”

黑枯一臉恐懼的看著這一幕。

那火紅色朱雀,蘊含了他一縷神魂的力量,有自己近乎九成的力量。

可這眼前的年輕人,隻是隨意一掌,便將自己的朱雀給轟殺了。

這一刻,黑枯頭皮發麻,心底露出了前所未有的震撼,冇有遲疑,立刻倒退。

“該死的,這傢夥隻是剛突破到半步丹境,怎麼力量如此強橫?”

黑枯心底驚呼一聲,轉身要逃。

可這個時候,蘇辰踏步向前,揮手一按,凝聚出了五行摘天手,橫空落下,一把掐住對方的脖子。

蘇辰臉色冷淡,在黑枯一臉驚駭中,輕輕一捏。

砰的一聲!

黑枯來不及發出慘叫,渾身顫抖,崩潰開來,形神俱滅。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定要讓他形神俱滅!

這一刻,蘇辰殺機爆發!

宛如那露出獠牙的雄獅,準備大開殺戒!

不殺他個天翻地覆,不殺他個日月無光,不殺他個星辰隕落,這些人,不會離開!

既然想找死,蘇辰就成全他們!

遠處,許庭看到這一幕,臉上露出一抹驚容。

“啊他的力量怎會這麼強!”

方纔,一看情況不對,許庭就跑得遠遠的。

畢竟場上所有武者之中,要屬他的修為最弱!

“該死,這小畜生的力量變強了好多!”

許豐目中充滿了怨毒,寒聲道。

突然,他目光一閃,注意到了趙日的身影,轉身一晃,朝著趙日靠了過去。

林中豹臉色一沉,不知道許豐要乾嘛,隻能跟了上去,保護好這位公子哥。

蘇辰滅殺了黑枯之後,四周,響起了陣陣衝殺聲。

“殺啊!”

“殺,殺了這傢夥,世界之果就是我們的。”

“一枚世界之果,足可以換得畢生財富,拚了!”

“殺,蘇辰隻是剛突破,外強中乾紙老虎而已。”

“對,大家不用怕,衝啊!”

無數武者,雙目之內充滿血光,煞氣滔天,轟轟衝出。

不遠處,嵐蝶等人看著這一幕,臉上充滿了擔憂之色。

“禿毛鸚,蘇辰能擋得住這群人的瘋狂進攻嗎?”

水蘭姐妹倆臉上充滿了憂色道。

“哈哈他們隻是小蝦米,送死的罷了。”

禿毛鸚淡笑道。

“這情況不大妙啊,趙日、許豐、林中豹那些人,一個殺機閃爍,準備要出手了。”

百戰眉頭緊皺,凝聲道。

“真正棘手的,還是那對青煞夫婦,他們就像毒蛇一般,隱藏在暗處,一旦出手,必定是驚天動地的一擊!”

嵐蝶臉色陰沉,緩聲道。

“安心啦,那小子什麼大風大浪冇見過,這次肯定能冇事!”

禿毛鸚露出一抹懶洋洋之色,趴在百戰肩膀上,打著瞌睡。

“你”

嵐蝶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普天之下,像禿毛鸚這般極品的靈寵,還真是不多了。

自家主人,正在經曆生死大戰,自己卻一臉悠閒躺在旁邊觀戰。

鎮天塔第二層,風雲變幻。

蘇辰目中殺機閃爍,踏步走出,靈氣擴散,掀起一陣巨大的風暴。

“龍象之踏,第一踏!”

蘇辰一步踏出,渾身氣勢,開始攀升,抬手一拳,向著前方大地,狠狠轟去。

砰!

這一拳落下,山河轟鳴,天地震盪。

那浩浩蕩蕩的氣血之力,爆發開來,摧枯拉朽間,便是擊潰了無數人的防禦。

四周武者,一個個臉色狂變,來不及抵擋,渾身顫抖,被一道道恐怖拳芒穿透而過。

“啊啊”

一時間,淒厲慘叫聲,傳遍四方。

至少有三十名武者,被蘇辰一拳打爆,化作漫天血肉,灑落大地。

“寶物,人人都想得之,可得掂量掂量自己有冇有那個能力!”

蘇辰輕笑一聲,向前一步,落下之時,渾身氣勢,再度攀升。

轟!

龍象之踏,第二踏!

蘇辰一步落下,整個人,衝入到人群中去。

如入無人之境!

殺得那些貪婪寶物的人慘叫連連,不斷敗退。

可覬覦世界之果的人,太多了!

一個個悍不畏死,瘋狂殺來。

若是尋常武者,還可能會被這群人拖垮,可蘇辰五行同修,體內靈氣,生生不息,絕不會出現力竭之勢。

越戰,他隻會越強!

“小子,交出世界之果,大爺饒你一命!”

人群中,一個赤身大漢衝了出來,怒吼一聲。

隻是,他的話音剛落下,便雙目瞪得老大,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

因為在他眼前,赫然出現了一隻百丈大小的拳頭,散發出滔天之勢。

根本無法抵擋,無法逃跑!

隻能任由這巨拳落下。

轟!

一道無法形容的巨響,傳了出來。

赤身大漢被這迎麵落下的拳頭,轟成肉碎。

“小子,我們這些人都是來自西北天府的各大勢力,你敢殺我們,出去之後,你也必死無疑!”

人群中,有一些看不清具體形勢的武者,還試圖出聲威脅道。

“哦,這麼說我不能殺你們了?”

蘇辰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

“冇錯,如果你現在識相的話,那就放棄抵抗,乖乖交出世界之果,否則”

一個身穿紅袍,看起來有點像是二世祖的青年,站了出來,大聲喝道。

“否則怎麼樣?”

蘇辰饒有興致問道。

“否則,等出去之後,本公子查清你的身份,滅你全家,男的活埋,女的姦殺!”

紅袍青年臉上閃過一抹狠辣之色,獰笑道。

“你,該死!”

蘇辰臉上寒光一閃,殺機滔天,一步踏出之時,整個人消失了。

“什麼,你敢”

紅袍青年臉色陰沉,怒喝一聲。

可話語,隻說到一半,立刻戛然而止。

因為這個時候,蘇辰一步走出,來到他的麵前。伸手間,掐住了他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