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轟!

異魔王操控著水老鬼的身體,開始大規模吞噬魔氣,修為暴漲。

之前,蒼穹深處,藏有無數的金光鎖鏈。

那既是對付異魔王的手段,也是封印此地的規則。

如今,那些金光鎖鏈的力量,全用在鎮壓異魔王本體上麵,自然也就冇辦法像之前一樣,限製這片天地武者的修為了。

轟!

一股席捲天地的魔氣,轟鳴而來,魔氣灌體。

異魔王所奪舍的水老鬼,修為立刻暴漲。

一下子,突破了丹境,直達嬰境。

化嬰境初期!

化嬰境中期!

化嬰境後期!

隻是稍微停頓了一下,魔氣翻滾,繼續爆發,直接突破了嬰境屏障,達到陰玄境。

吼!

魔嘯之音,驚天動地。

異魔王操控著水老鬼的身體,力量強悍至極,揮手間,魔霧肆虐,翻滾開來。

“天虛子,你這老雜毛,就在這裡好好守著本尊的魔軀,等本尊出去找到你的轉世之身,再將他給殺了,取其神魂,煉成血傀,再回來滅你!”

異魔王大笑一聲,轉身一晃,就要離開這片天地。

天虛子臉色憤怒,可更多的,卻是無奈。

如今,他再冇有力量可以去對付異魔王的奪舍之身。

可以想象,如果真的讓異魔王這縷神魂跑了出去,那要不了多久,天下必定會大亂。

異魔王的手段,可謂是狠辣至極,為了提升修為,肯定會不擇手段。

到時候,怕是免不了要生靈塗炭,萬物隕落。

天虛子目中閃過一抹深深的擔憂。

“哈哈”

異魔王誌得意滿,雖然本尊依舊被封印,可隻要自己這縷神魂能跑出去,一樣可以乾很多事。

況且,他發現自己奪舍的這具身子,資質不錯,體內還藏有不少秘密。

“嗯哼,差點忘記你這隻小螻蟻了!”

異魔王眼角餘光突然一掃,發現了蘇辰的身影,頓時冷喝一聲。

“飛天神鸚,你敢奪我右臂,本尊先殺了你的主人,當作利息,日後再跟你算總賬!”

異魔王殺機滔天,踏步間,朝著蘇辰轟轟殺去。

雖然,如今他的修為隻有陰玄境,可依舊恐怖至極。

“不好!”

蘇辰臉色狂變,感受到那股浩蕩魔威,體內氣血一陣翻滾。

倒退之時,忍不住噴出一大口的鮮血。

“魔龍飛天。”

異魔王抬起頭,掃了蘇辰一眼,目中殺機森寒,爆發時,一掌拍了出去。

轟!

虛無震動,八方魔氣,紛紛被勾引而來,翻滾間,形成一頭魔龍。

望著這氣勢轟鳴的魔龍,蘇辰臉上露出一抹駭然之色,冇有遲疑,立刻逃遁。

可是,他的速度還是太慢了!

那堪比陰玄境強者的攻擊,又豈是那麼好躲的?

砰的一聲!

魔龍飛天,刹那臨近,朝著蘇辰張開了血盆大口,狠狠咬了下去。

危急時刻,蘇辰顧不得其它,體內五行靈氣,轟轟運轉,凝聚出了封鎮之力。

“五行封鎮,落!”

蘇辰低喝一聲。

轟!

五行封鎮,隻是剛凝聚完成,那頭魔龍便狠狠撞擊了下來。

哢嚓一聲。

五行封鎮所展開形成的防禦,眨眼間,徹底破碎。

蘇辰被掀飛開去之後,體內五臟六腑,全被震得移位了,體表上麵,也是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裂縫。

整個人彷彿要崩潰了。

“這力量,也太他孃的強了吧!”

蘇辰嘴角溢位一口鮮血,抬頭時,看向異魔王的目光,充滿了憤怒。

轟隆隆聲傳出。

魔龍咆哮,摧枯拉朽,破開一切,直奔蘇辰而來。

“異魔王,你還要臉不,以大欺無恥不?”

蘇辰望著這一幕,臉上露出一抹凝重之色,大喝道。

“哈哈我異魔王被封印這麼多年,還要啥臉?殺你,我就是想殺你,你又能奈我何?”

異魔王大笑一聲,揮手間,魔龍碎空,轟轟落下。

幾乎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禿毛鸚從虛無內飛了出來。

“妖孽,不得放肆!”

禿毛鸚大吼一聲,血脈震懾,爆發開來,立刻定住了魔龍。

下一瞬,它轉身就跑。

“小子,趕緊跑啊,這個大魔頭,太可怕了。”

禿毛鸚頓時換了一副語氣,聲音發顫道。

這一幕,與方纔出場的時候,簡直形成鮮明對比。

蘇辰臉色一愣,還冇反應過來,便見到那異魔王殺機暴漲,渾身魔氣澎湃。

“飛天神鸚,我要你死!”

異魔王大吼一聲,無儘魔氣,轟轟擴散,直奔禿毛鸚而去。

禿毛鸚身上還有他的一條右臂。

如果能夠拿回那條手臂,他的力量肯定暴漲。

到時候,說不定還能徹底打破天虛子的封印,救出本尊。

“呼”

蘇辰看著這一幕,終於鬆了口氣,可卻也依舊不敢放鬆警惕。

這個時候,蒼穹之內,魔氣翻滾,不斷衝擊著虛空壁障。

大地之上,黑色閃電縱橫,橫掃八方。

禿毛鸚身影閃動連連,瘋狂逃竄。

異魔王殺氣滔天,死死緊咬著不放。

可是,他力量雖然強大,可在速度方麵,卻不一定能比得過禿毛鸚。

“異魔王,等我恢複實力,第一個弄死你!”

蘇辰雙眼微眯,死死盯著遠處的異魔王,臉上殺機暴漲。

可以說,這是他重生以來,最狼狽最危險的一次。

剛纔,差一點點,自己就讓異魔王給殺了。

這筆賬,他遲早要跟異魔王算。

天虛子雙眼一閃,目光落在蘇辰身上,點了點頭。

“小兄弟,有興趣接受我天虛子的傳承嗎?”

蘇辰腦海內,陡然響起了天虛子的聲音。

“你要讓我拜你為師?”

蘇辰臉色一怔,反問道。

“不,老頭我早已經是化作一把骨灰的存在,哪還要收徒啊!”

天虛子搖了搖頭,聲音一頓,繼而說道。

“接受我的傳承,不需要拜師,隻是,未來需要你承擔起除魔的重任!”

“老頭我一生,不是想攀登那無上武道之峰,隻希望,天下眾生能太平,再無魔道猖狂人間。”

說到最後,天虛子臉上露出一抹希冀之光,渾身散發出一股大無畏之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