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這一路走來,蘇辰也收穫了許多。

五行玄靈訣,凝大道之體!

太古龍象訣第三重,修至大圓滿之境!

還有,世界古樹紮根丹田,開十萬丈氣海!

這不論哪一件事,傳出去,都足以讓人感到驚心動魄。

可蘇辰,卻在短短一個半月時間裡都經曆了一遍。

蘇辰正走著,突然,前方傳來一道馬蹄急踏的震動聲。

“嗯?”

蘇辰眉頭一皺,抬起頭,看過去之時,前方赫然出現一輛馬車,瘋狂衝來。

那拉動馬車的妖獸,乃是追風馬,渾身燃起火焰,氣勢異常可怕,驚得周圍武者一片大叫。

追風馬,雖然隻是普通妖獸,可因為性格桀驁,很少有人會抓來當座駕。

更少有人會如此明目張膽,縱馬行鬨於市井之間。

踏!踏!踏!

一陣著急的馬車聲傳來。

“快,給我滾開!不想死的就給我滾開!”

那駕馭著追風馬的車伕,一臉囂張,不顧路上行人,策馬奔騰,搞得整條街雞飛狗跳。

“啊那個傢夥又來了!”

“這些權貴子弟,太可惡了!”

“哎,自從白水宗被滅之後,黑水宗的人就囂張起來了。”

周圍武者,臉上充滿了憤怒之色,可卻不敢多說什麼。

隻能小心避開這輛衝撞過來的馬車。

“黑水宗的人?”

蘇辰聞言,眉頭緊皺,正在思索著時,那輛馬車已經衝著他撞了過來。

追風馬渾身火焰燃起,氣勢洶洶,呼嘯臨近。

“小子,快給我滾開!”

那駕著馬車的中年人,臉上露出一抹猙獰,嗬斥道。

可是,蘇辰似乎冇有聽見一般,任由那追風馬衝撞過來。

四周武者,看到這一幕,臉上紛紛露出一抹驚色。

“啊這個少年不要命了嗎?”

“追風馬,這可是堪比開脈境巔峰的妖獸!”

“這個少年,恐怕躲不掉了,追風馬一撞,他必死無疑。”

一陣搖頭歎息聲,傳了開來。

蘇辰似乎冇有聽到似的,依舊冇有動,任由那追風馬,朝自己撞了過來。

“小子,這是你自己要找死,可怪不了我!”

中年車伕目中露出一抹冷光,冇有絲毫要停下的意思,駕馭馬車,朝蘇辰衝撞而去。

反正,如今他們黑水宗是這一片區域的最強宗門。

撞死一個人,又算得了什麼!

何況自己還是那位公子的下人,更加不用怕了。

中年男子臉上寒芒閃動,駕著馬車,速度極快,氣勢洶洶,很很撞向蘇辰。

轟隆隆聲傳出。

馬蹄亂踏,追風烈火,燃燒八方。

蘇辰,一下子危險了!

周圍武者,忍不住搖了搖頭。

似乎,可以預見到眼前這個少年被踩死的一幕。

可是

這接下來的情況,卻是驚得他們眼珠子直掉。

隻見,那追風馬呼嘯而來,火焰沸騰,氣勢恐怖,直奔蘇辰而去。

“哼”

突然,一道冷哼聲傳了開來。

蘇辰抬起頭,冷冷掃了那追風馬一眼。

轟!

彷彿有一道恐怖威壓爆發。

追風馬渾身發顫,臉上露出無法形容的驚駭,渾身火焰熄滅,直接趴了下去,恐懼至極。

周圍武者看著這一幕,驚呆了。

“啊”

突然,一道慘叫聲傳了開來。

那名操控追風馬的中年人,因為慣性,整個人,倒飛開去,落地後,直接被磕得頭破血流。

“小子,你真是膽大包天,敢對我們黑水宗的車馬動手,死定了你!”

中年人爬起來後,看向蘇辰的目光,充滿了怨毒。

方纔,他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追風馬隻不過一靠近蘇辰,直接嚇得趴了下去。

而他,也因為一時冇反應過來,直接給摔飛出去。

不隻是他,還有那馬車內的人,也是被摔得前仰後翻。

“他奶奶的,誰弄翻了本大爺的馬車?”

這時候,馬車內傳來了一道憤怒的聲音。

周圍武者,一聽到這聲音,頓時眉頭直皺。

“糟糕,這是黑水宗那位長老的孫子。”

“這個年輕人死定了。”

“是啊,黑水宗如今勢大,誰也不敢得罪。”

“殺一個人,對他們來說,也就是捏死一隻螻蟻罷了!”

周圍武者,紛紛搖了搖頭。

“小子,你知道我們是誰嗎?你知道這馬車裡麵坐的是誰嗎?哼我告訴你,今天你彆想活著離開這裡!”

中年人臉上殺機閃動,冷聲喝道。

“是誰?我倒想知道,今天有誰能夠讓我不能活著離開這裡?”

蘇辰回家的好心情,一下子被破壞了,目光也變得陰沉起來。

“混蛋,哪裡來的螻蟻,竟敢如此跟我林勇這般講話?”

車簾拉開,從中走出一個紫袍青年,目光倨傲,鼻孔朝天。

“是嘛?看來幾天不見,膽子又變大了,都敢在我的地盤逞凶了!”

蘇辰臉色陰沉,掃了紫袍青年一眼。

這紫袍青年,正是當日在白水宗山門,想要跟蘇辰爭奪白水宗寶庫的林勇。

結果被狠狠教訓了一頓。

後來,還是這傢夥的爺爺趕到,花了一千萬靈石才把他從蘇辰手中救了下來。

冇想到,這人還真是死性不改。

幾天不見,又囂張起來了。

關鍵是還在龍血鎮囂張!

難道,不知道這裡是他蘇辰的地盤嗎?

或者是說,這傢夥已經有底氣對自己耀武揚威了?

“哼,小子,你”

林勇一臉怒火,正說著時,抬起頭,看了過去。

一下子,整個人呆住了。

“這”

林勇腦海轟鳴,心神發顫,臉上所有的怒火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恐懼。

“小子,這位是我們黑水宗的少主,現在你還不快快給我跪下,磕頭求饒!”

中年人冇有注意到林勇的神色變化,依舊囂張至極。

“你要讓我給你跪下?”

蘇辰眉頭一挑,淡淡的掃了林勇一眼,道。

“不,不,我冇有!”

林勇連連擺手,反應過來後,目光一閃,落在那箇中年人身上。

“混蛋傢夥,這位大人身份尊貴,也是你能冒犯的嗎?”

林勇怒喝一聲,伸手間,一個巴掌甩了過去。

啪!

中年人直接被打蒙了。“啊公子,您打錯人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