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風雪滅神劍!”

孟慶臉上寒光閃爍,大吼一聲。

一劍出,動九州,風雪哮。

那劍氣之威,掃儘一切林木。

“死月之刀。”

張煥冷哼一聲,手中的千弑刀,赫然飛出,向著虛無一斬,猛地凝聚出一輪黑月。

黑月一轉,落下時,直接印在九風雷獸的額頭上。

轟的一聲!

黑月爆炸開來,無儘刀氣擴散,進入到九風雷獸的體內,將它的生機悉數摧毀。

這個時候,風雪滅神之力,呼嘯爆發,威勢滔天,一劍封喉。

鮮血,飆灑而出!

萬裡長空,一片悲鳴。

大地山河,悉數破碎。

“吼”

九風雷獸發出最後一聲慘叫,氣絕身亡。

“哼”

孟慶目中殺機一閃,毫無征兆的,一劍吹雪,向著張煥殺去。

“老傢夥,一直防著你呢!”

張煥冷笑一聲。

千弑刀陡然一斬,落下之時,那些明明晃晃的刀茫,彷彿活了過來,紛紛凝聚到一起,化作一座刀山,向著孟慶狠狠鎮壓而去。

“哼!”

孟慶臉色一凝,一指點出。

那些吹雪劍芒,轟轟而動,形成一片劍氣之海,與那臨近的刀山,碰撞到一起。

一座刀山,一片劍海。

相互碰撞,掀起的轟鳴之浪,席捲開去,將四周所有樹木,全部切割倒落。

連同那九風雷獸的屍體,也在這一刻,崩潰開來。

呼!

一團璀璨的雷光,陡然飛出。

“雷源。”

“本命妖核!”

孟慶與張煥二人,齊齊收手,生怕自己的攻擊,一個不小心,將這妖核給打碎了。

嗖!

那些孟家與張家的長老,看到這一幕,紛紛出手。

其中,那孟家武者準備得最充分。

十幾位長老,齊齊催動大陣,凝聚出一張白色大,朝著雷核套去。

可就在這白色大要套住雷核的時候,一隻金色拳頭,赫然從虛無內鑽出。

砰!

巨響迴盪,白色大直接給震碎了。

下一刻,這隻金色拳頭,陡然一轉,朝著張家的幾位長老轟去。

砰!砰!砰!

那些張家的半步嬰境長老,一個個被擊飛出去,臉上充滿怒容。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

一道年輕身影,從虛無內走出,抬手之時,將那本命雷覈收起。

整個過程,說來話長,可實際上,也就一個眨眼的功夫。

“找死!”

眾人遠遠看著這一幕,臉上充滿了憤怒,死死盯著出手的那道身影。

“哈哈,孟家主,雷核我先帶走了,咱們在約定的地方見麵。”

蘇辰收起雷核後,淡然一笑,說道。

下一刻,他身影暴退,朝著斷龍山脈深處掠去。

“這”

孟家一方的人,齊齊一頓,臉上充滿了錯愕之色。

甚至,有好幾人目中露出遲疑,不知道要不要去阻攔。

“什麼?孟家的人?”

張家這邊的武者,則是一個個怒火滔天,顧不得其它,直奔蘇辰而去。

“孟慶,好啊,你竟然還找了幫手!”

張煥臉色猛變,怒喝一聲。

千弑刀,嗡鳴之時,朝著孟慶狠狠斬去。

那淩厲的刀茫,可怕無比,擴散之時,讓眾人心口一堵。

特彆是孟家的武者,一個個目中露出驚容。

他們知道,這位張家主起殺心了。

“張老鬼,你用點腦子好不好,那傢夥明顯就是在使詐,還不快攔住他!”

孟慶臉色陰沉無比,低吼一聲。

聞言,張煥手中的千弑刀一頓,雙眼一閃,見到蘇辰身影暴退,就要離去,立刻知道自己中計了。

“給我抓住那小子!”

張煥臉色鐵青,低喝一聲。

四周,十幾位半步嬰境強者,紛紛飛出,氣勢轟鳴,朝著蘇辰圍攻而去。

這一次,為了得到九風雷獸的本源妖核,張家也是下了血本,一下子拉來十幾位半步嬰。

也是因為北陽天府的武道實力,足夠強大,所以才能如此輕鬆拿出這麼多半步嬰境。

如果,蘇辰的混元煉體冇有達到第三重大圓滿之境,那麼,他肯定不是這麼多半步嬰境的對手。

可現在,那就未必了。

蘇辰想走,冇人能攔得住!

轟!轟!轟!

虛無震盪,風暴四起。

蘇辰一拳震退了五名半步嬰境的圍攻,倒退間,剛要遁走。

可就在這時,虛無中,陡然出現了一道恐怖刀茫,朝著自己所在狠狠斬落。

黑色刀芒剛落下,緊隨其後的風雪劍氣,更是鋪天蓋地,席捲而來。

蘇辰臉色微沉,絲毫不敢大意,畢竟這是兩位嬰境強者的攻擊,非同一般。

“神海拳!”

蘇辰大喝一聲,體內靈氣震盪,呼嘯開來,化作一片虛無之海。

轟隆隆聲傳出。

虛無之海,陡然落下,與那來臨的黑色刀芒、風雪劍氣,碰撞到了一起。

砰!

巨響迴盪,神海拳威勢無雙,一把擊碎了黑色刀茫,可在碰觸到風雪劍氣之時,立刻崩潰開來。

“小子,你竟敢打我孟家的主意,真是找死!”

孟慶聲音陰沉,臉上殺機閃爍,手持風雪神劍,狠狠一斬,爆發出驚天動地的一劍。

這一劍,風雪嘯九州震!

這一劍,崩潰了神海拳!

這一劍,直奔蘇辰要害!

“哼,敢耍老夫,今日定要將你這小畜生碎屍萬段!”

張煥速度極快,一步落下,凝聚出滔天刀茫,轟轟而動,封鎖八方,防止蘇辰逃竄。

蘇辰臉色淡淡,看到這二人殺氣騰騰,知道今日不大戰一番,怕是無法離去了。

“哈哈二位,何必動怒呢?寶物,有緣者居之。”

蘇辰輕笑一聲。

“哼,把你宰了,我們就是有緣者!”

孟慶冷笑一聲,臉上充滿了猙獰。

“是嘛,可你們有兩人呀,寶物,隻有一個有緣人!”

蘇辰眉頭一揚,淡笑一聲。

“小畜生,到了這個時候,你還想挑拔離間?”

孟慶大喝一聲,目中凶光閃爍,說完後,看了張煥一眼。

“張老鬼,我們先宰了這小子,再來談論本源雷核的歸屬。”

張煥聞言,臉上露出一抹思索之色,點了點頭。

“也好,這小畜生詭計多端,必須先殺了。”

話音未落,這二人便齊齊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