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封!”

蘇辰低喝一聲,五行封鎮之力擴散,立刻封住地皇天牛。

“不”

藏滅天魔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失聲驚呼。

這一刻,它感受到了強烈的死亡危機。

“既然你想躲在地皇天牛體內,那就跟著地皇天牛一起死吧!”

蘇辰冷笑一聲,揮手間,靈氣噴湧,化作一道淩厲精芒,破滅一切。

赤金裁決,斬!

轟隆隆聲傳出。

天地四方,赫然出現了一道萬丈金光,轟轟斬落,破滅一切。

“不”

一道淒厲慘叫聲傳出。

藏滅天魔躲在地皇天牛體內,根本無法出來。

隻能拚儘一切,抵擋這毀天滅地的一擊。

砰!

巨響傳出,赤金裁決斬了下來,硬生生將整頭赤牛劈成了兩半。

“死了嗎?那頭藏滅天魔死了嗎?”

所有人目光紛紛一閃,看了過去。

半空中,蘇辰淩空而立,眉頭緊皺,冷冷盯著地上被劈成兩半的天牛屍體。

“不對,天魔一族素來狡詐,不可能就這麼死了!”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凝重之色,心神散開,掃過四周。

“原來,藏在這裡!”

轟!

蘇辰突然一步踏出,直奔獸潮之中一頭普通妖獸而去。

這是一頭白羽天雕,實力隻是堪比轉元境武者,看起來十分普通,冇有人會注意到它。

可是,蘇辰卻突然出手,一擊落下。

“不”

那頭白羽天雕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想要逃,可卻做不到,硬生生承受了蘇辰這一擊。

砰!

白羽天雕渾身一顫,崩潰開來。

幾乎就在這頭白羽天雕身死之時,一頭黑色天魔,從中飛了出來,惡狠狠盯著蘇辰。

“小子,你是怎麼發現我的?”

藏滅天魔一臉陰沉,問道。

“天魔一族,我又不是冇殺過,怎麼會不知道你們的伎倆!”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嗤笑之色,道。

“什麼,你殺過我們天魔一族的人?”

藏滅天魔臉上露出濃濃的不信,道。

畢竟,它們天魔一族,幾乎是不死不滅的存在,又怎麼可能會輕易被人滅殺。

何況,還是死在一個半步丹境武者手中。

“冇錯,你們天魔一族都是一個尿性,不久前,一頭血嘯天魔,也是控製了一頭太古異種想要殺我,結果被我給滅了!”

蘇辰眉頭一揚,冷聲道。

“什麼?血嘯那傢夥死了?不這不可能,你怎麼可能殺得了血嘯?”

藏滅天魔驚呼一聲。

“哈哈,一頭天魔罷了,怎麼就殺不了?”

蘇辰冷笑一聲,揮手間,血墳殺陣落下,籠罩八方,立刻將藏滅天魔給覆蓋在其中。

“啊這這是血墳殺陣?”

藏滅天魔臉上露出濃濃的恐懼,駭聲驚呼。

這一刻,它已經相信了。

血嘯天魔真的是死在蘇辰手中了。

要知道,血墳殺陣可是血嘯天魔的隨身法寶。

如果要不是隕落了,蘇辰絕對無法得到這座殺陣。

轟隆隆聲傳出。

血墳殺陣,爆發開來,籠罩四方,立刻將藏滅天魔給禁錮在其中。

“小畜生,你敢殺了血嘯,你死定了,今天就算是大羅金仙來了,也救不了你!”

藏滅天魔大吼一聲,狀若瘋狂,看向蘇辰的目光之中,充滿了怨毒的神色。

“是嘛?你都自身難保了,哪裡來的自信要殺我?”

蘇辰冷笑一聲,淩空而立,衣袍翻滾,渾身散發出濃鬱光芒。

彷彿一尊無敵戰神,鎮壓八方。

“哈哈小畜生,你以為進攻龍血鎮隻有我一人嗎?”

藏滅天魔臉上露出一抹濃濃的嘲諷。

“我冇說隻有你一人啊!還有,你們那位聖女,她還不出手嗎?”

蘇辰眉頭一挑,冷笑道。

“什麼?你怎麼知道我們聖女的存在?”

藏滅天魔忍不住驚呼一聲。

“哈哈當然是血嘯天魔告訴我的了!”

蘇辰大笑一聲,道。

“血嘯告訴你的?不,這不可能,除非除非是你對他搜魂了!”

藏滅天魔渾身一顫,似乎想到了什麼,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憤怒。

“啊小畜生,我要殺了你!”

藏滅天魔怒吼一聲,渾身力量,轟轟擴散,捲起無儘風暴,朝著蘇辰殺去。

“碎!”

蘇辰臉色冷淡,隻是抬手一拍,那呼嘯而來的黑色風暴,立刻破碎了。

藏滅天魔本身的力量,太弱了。

它們,擅長的隻是各種詭異控製罷了。

如果靠自己赤手空拳跟人廝殺,分分秒秒,躺屍。

“死!”

蘇辰目中露出一抹冷冽殺機,抬手一抓。

五行靈氣,呼嘯爆發,化作一隻摘天手,朝著藏滅天魔拍去。

“不”

藏滅天魔睜大了眼,目中充滿了恐懼之色。

眼看著蘇辰的摘天之手要落下了,關鍵時刻,虛無內,陡然出現了一道紫光。

這紫光,來得悄無聲息,卻又快到了極致。

眨眼間,便是破開了血墳殺陣,擊碎了蘇辰的摘天手。

“嗯?終於忍不住要出手了嗎?”

蘇辰眉頭一皺,臉上露出一抹凝重之色。

隻見,遠處虛無一震,赫然出現了一個紫衣女子。

這女子,第一眼看上去,普通無比。

可是第二眼看去時,立刻會發現對方身上有種迷人的氣質。

到了第三眼,甚至是第四眼看去時,整個人,幾乎要沉迷其中,無法自拔。

這種力量,可怕到了極致。

“紫魔一族的聖女!”

蘇辰心底感受到一股強烈危機,幾乎冇有遲疑,倒退開去。

轟!

一隻紫色巨手陡然落下,拍在蘇辰原先的位置。

轟隆隆聲傳出。

血墳殺陣,演化出來的十八道光柱,紛紛崩潰。

紫衣女子緩步走來,雙眼之內,滿是淡漠之色。

尤其是她的目光,落在蘇辰身上,更是有種透徹靈魂的錯覺。

所有蘇家子弟紛紛一顫,駭然倒退。

“半步陰玄境的紫魔!”

蘇辰臉上充滿了凝重之色,不敢有絲毫大意。

到了這個境界的魔頭,實力與手段,非同一般。

“聖女,血嘯去調查地脈的事,可卻死在這個人手中,很可能,那地脈驚變的事,就是他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