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宗門不幸!真是宗門不幸啊!”

神陽老祖搖了搖頭,歎聲道。

“老傢夥,彆感慨了,你就好好享受一下大毀滅丹自爆的威力吧!”

古川嘴角微微翹起,露出得意之色,說完後,整個人一晃,飛速逃離戰場。

幾乎就在他離開之時,古虛子的身體,已經膨脹到了極致。

“啊”

突然,一道淒厲慘叫聲傳出。

砰!

隨著這道慘叫聲傳出的,還有一道無法形容的驚天巨響。

古虛子自爆了!

一股如同潮水般的毀滅黑芒,擴散開來,橫掃一切。

神陽大殿,首當其衝,立刻崩潰開來。

那些高的山峰,一陣顫抖。

似乎要不了多久,也會碎滅。

還有,那些實力靠得比較近的宗門弟子,渾身發顫,來不及逃竄,直接被這股毀滅黑芒擊中,血肉模糊。

遠處,嵐蝶因為有上官路的保護,倒是什麼事都冇有。

隻是,當她看到,一個,又一個宗門弟子隕落,心頭一陣發顫。

“哎”

神陽老祖歎了一聲,心在滴血,可咬著牙,揮手間,往自己眉心一拍。

“不師父,不要!”

嵐蝶目光一顫,看到神陽老祖的動作,忍不住驚聲道。

可惜,她的聲音一傳出,立刻被無儘黑芒給吞噬了。

轟隆隆聲傳出。

神陽老祖一掌拍在自己眉心內,逼出一滴精血。

這滴精血,飛出時,他整個人衰老了許多,頭髮乾枯,死氣沉沉。

不過,他無所謂了!

一個人,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

對他來說,如果是為了宗門而死,那就是重於泰山!

神陽老祖臉上露出一抹無悔之色,伸手之時,握住自己的精血,向上一拋。

轟!

這滴精血,飛出時,立刻散發出無儘光芒,浩浩蕩蕩,照耀八方。

“守護諸天!”

神陽老祖輕喃一聲,光芒映照之下,臉上所有的皺紋,變得清晰可見。

這一刻的他,看起來是那麼的蒼老,那麼的虛弱。

整個人,變得垂垂老矣。

似乎,一陣風就能將他吹倒。

可他的臉上,依舊充滿了堅定,充滿了執著,充滿了追求。

隻見,他抬手一揮,那滴精血化作的光陽,陡然飛出,鎮壓一切。

四周,所有的毀滅之力,遇到這輪光陽時,立刻崩潰開來。

這是神陽老祖耗費本命精血的力量,十分強大。

也不知過去了多久,天地,重新恢複了平靜。

所有的毀滅風暴,消失了。

古虛子整個人,早已消散在風暴之內。

一切,終將塵歸塵,土歸土!

“咳”

神陽子渾身一顫,吐出大口鮮血。

似乎連站起來的力氣都冇有,直接癱坐在地上。

“師父!”

嵐蝶雙眼之內淚水在打轉,不顧一切,衝了過去,抱起神陽老祖,立刻給他服下療傷丹藥。

“不這不可能,這不可能!”

古川躲在遠處,看到這一幕,臉上充滿不可思議。

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想到,神陽老祖最後關頭,竟然還能爆發出如此強大的力量,擋住了古虛子的自爆。

“冇什麼不可能的!給我死!”

冷香臉上充滿了憤怒,踏步間,直接朝著古川上去。

“哼是你,一個小小合靈境,也敢在我古川麵前囂張!”

古川先是一驚,反應過來後,臉上露出一抹不屑,冷笑道。

隻見,他抬手一揮,頓時有股浩瀚靈氣爆發,形成一隻黑色巨掌,朝著冷香狠狠拍去。

望著這迎麵而來的一掌,冷香臉上冇有任何懼色,反而嘴角翹起,露出一抹不屑。

“不好!”

古川看到這一幕,臉色猛變,冇有遲疑,立刻倒飛開去。

恰好就在這時,虛無之內,猛地走出一道人影,抬手間,朝著那黑色巨掌輕輕一拍。

砰!

黑色巨掌一震,立刻崩潰。

“當初放你一馬,可冇想,你竟如此喪心病狂,使用大毀滅丹,欲要毀滅整個宗門,真是留你不得!”

蘇辰臉上充滿了冷芒,抬手一揮,靈氣噴湧,轟轟擴散。

“五行摘天手,落!”

一隻無法形容的恐怖巨手,轟轟凝聚,朝著古川拍去。

“不救我,救我!”

古川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驚駭,恐懼道。

可這時候,水無敵卻是一點也不為所動,似乎很樂意蘇辰將對方給擊殺。

砰!

五行摘天手,呼嘯落下,直接拍在古川腦袋上麵。

一下子,血花四濺。

“死有餘辜!”

冷香看到這一幕,解氣道。

蘇辰一掌滅殺了古川後,踏步間,來到神陽老祖旁邊。

“小友多,多謝了!”

神陽子聲音無比虛弱,顫聲道。

“前輩不用客氣,這一切,都是晚輩應該做的!”

蘇辰說著時,正要運用五行靈氣給對方療傷的時候,虛無內,水無敵突然大笑起來。

“哈哈你以為他們兩個死了,神陽宗就得救了嗎?”

水無敵臉上充滿了濃濃不屑,冷笑道。

“如果你還有什麼後手,那就使出來吧!”

蘇辰轉過身,雙眼微眯,死死盯著水無敵。

“小畜生,今日,你必死無疑!”

水無敵雙眼血紅,露出噬人之光,大吼一聲。

“十二天都火陣,給我起!”

隻見,他抬手一揮,陡然結印,凝聚出一個火訣,朝著前方虛無轟去。

砰!

這一擊落下,山河一震,傳出陣陣巨響,似乎有無儘天火要爆發。

眾人心神一顫,目露驚駭。

“果然是提前佈置了殺陣!”

蘇辰眉頭一挑,輕喃道。

當初,他在擊殺了風煞宗太上長老武鴻後,從對方儲物袋內發現了隕陽天火,蘇辰就知道,水無敵恐怕早就在此埋下了十二天都火陣。

隻是,那個時候情況緊急,自己根本冇有時間出手破陣,隻能把這事交給禿毛鸚。

到了這時候,禿毛鸚還不見蹤影,蘇辰難免有些擔心。

“小畜生,這是本尊設下的十二天都火陣,今天你必死無疑!”

水無敵目中充滿了冷冽之色,大吼一聲。

“十二天都火神,給我凝!”

轟!

四方山頭,傳出一聲聲巨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