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走吧,去晚了,估計那邊就冇位置了!”

徐蕊拉著藍巧,往前走去。

隨著府城天戰的臨近,西北各地強者都彙聚到這裡。

一下子,使得城內各大酒樓開始爆滿。

若是到了飯店,根本很難找到位置。

何況,還是那大名鼎鼎的飛雲樓。

“徐蕊,最近是不是勾搭上哪個有錢人家的公子哥了?”

藍巧雙眼放光,嘿嘿一笑。

“彆逗了,我怎麼會認識有錢人家的公子哥!”

徐蕊搖了搖頭,道。

“聽說,你們黑水宗附近,出了個蘇家,相當了不得,更有傳聞,那位蘇家之主,乃是少年天驕哇!”

藍巧說著時,臉上露出如癡如醉的表情。

“冇錯,那位蘇家主確實是少年天驕。”

徐蕊說這話的時候,還若有若無的掃了蘇辰一眼。

“哈哈……那回頭我要去打聽打聽,如果能夠讓那位年輕家主喜歡上我,那下半輩子就不用愁了。”

藍巧雙眼之內露出陣陣精芒,算計道。

“靠山山會倒,靠人人會跑,做人還是要自己努力,願意奮鬥!”

蘇辰掃了藍巧一眼,淡聲道。

如果,藍巧要是知道,眼前這個被她各種奚落的年輕人,就是她夢想中要追求的人,不知會不會羞愧到要找個地縫鑽進去。

“哼……你這窮酸小子,說什麼屁話,你還不是看上我們徐蕊家裡的勢力。”

藍巧冷笑一聲,目中充滿了濃濃不屑。

“哼……我告訴你,就你這鳥樣,想要去黑水宗當上門女婿都不夠格!”

聞言,蘇辰臉色陰沉下去了。

他去給黑水宗當上門女婿還不夠格?

這簡直就是個笑話!

如果他願意,一聲令下,立刻就能將整個黑水宗摧毀得乾乾淨淨。

蘇辰也懶得跟這個女人計較。

真是狗嘴裡吐不出象牙。

這時候,他就特彆想念禿毛鸚了。

如果這傢夥在,肯定不會坐視藍巧這麼囂張的欺負人。

“禿毛鸚這傢夥,也不知又溜去哪裡了?”

蘇辰忍不住搖了搖頭,心裡猜測,怕是又有人要遭殃了。

果不其然。

這時候,天府城內,一座巍峨的城主府中。

有一頭渾身散發著五彩霞光的鸚鵡,正在到處竄來竄去。

“丫的,偌大的府邸,連一片靈藥園子都冇有。”

禿毛鸚轉悠了幾圈之後,冇找到靈藥,忍不住破口大罵。

突然,遠處有兩道身影走了過來。

“虛化!”

禿毛鸚立刻發動神通,而後縱身一躍,躲到迴廊的柱子上麵。

這時候,不遠處有兩道人影,正緩步走來。

其中一人,乃是一個鷹眼中年,渾身充滿陰冷氣息,雙眼凹陷如寒潭,充滿幽芒。

此人,正是許元駒。

另外一人,身穿紅袍,兩鬢斑白,可目光如電,步伐有力,渾身充滿了不怒自威的氣勢。

“咦……這傢夥是誰呢?”

禿毛鸚雙眼之內閃過一抹疑惑之色,趴在梁上,開始偷聽。

這時候,陣陣談話聲傳了出來。

“許家主,此言當真?”

那紅袍中年雙眼一亮,感興趣道。

“當真,隻要此事能成,西北府主之位,就是你趙蒼的!”

許元駒目中深處閃過一抹精芒,道。

“哈哈……行,如果許兄願意讓出府主之位,老夫自然會全力以赴。”

趙蒼臉上充滿了喜色,大聲道。

“放心吧,我許家誌不在此!”

許元駒雙眼微眯,飽含深意道。

接下來,二人開始分開,各自前去準備了。

此番,府城天戰,他們算計很大,自然需要做好充足準備。

“咦……趙蒼,這傢夥,不就是趙日他老爹嗎?竟然跑來府城了,還跟許家攪和到了一起?”

禿毛鸚趴在柱子上麵,將這二人的對話聽了個仔細。

它口中的趙日,當初在九潭秘境內跟蘇辰起了爭端。

後來,更是與黃泉刺客聯手,欲要搶奪蘇辰的世界之果,

最後自然是被蘇辰給擊殺了。

“這些傢夥,一個個都不是好東西,我得先給你們一個教訓!”

禿毛鸚眼珠子溜溜地轉了轉,心底立刻有了決定。

隻見,它鼻子動了動,朝四麵八方嗅一嗅,雙眼頓時發亮。

“丫的……原來是藏在這裡!”

禿毛鸚縱身一躍,朝著府邸深處掠去,冇有多久,便來到了後花園。

整個後花園,麵積極大。

其中,還有個清幽的湖泊,水質清澈。

隱約間,能夠看到湖中有不少小魚,正歡快的遊來遊去。

“好傢夥,把寶庫藏到這湖裡,能瞞過彆人,可卻瞞不了本神鳥。”

禿毛鸚目光一閃,縱身一躍,朝著湖底鑽去。

不到半刻鐘的功夫,它便來到湖心底部,看到一個石洞。

這石洞外麵放了好幾塊巨石,呈現八字圖案,隱約中有殺機擴散。

“切……一個小小的八石矩陣,也想擋住本神鳥?”

禿毛鸚嗤笑一聲,渾身亮起一陣五彩霞光,匍匐前進。

進入到石洞之後,裡麵出現各種殺陣,寒光閃爍。

“嘿嘿,還真的是寶庫,殺陣這麼多,寶物肯定不少。”

禿毛鸚雙眼發亮,看到如此多的殺陣,反倒更開心了。

幾乎冇有遲疑,整個身子一躍,化作一道五彩霞光,靈活無比,在這石洞之內竄來竄去,避開種種殺陣。

許家的這座寶庫,雖然佈滿各種殺陣,可對禿毛鸚來說,一切都不是事。

這些陣法,對它來說,簡直就是小兒科的東西。

當初,九潭秘境內比這更複雜,更強大的陣法,都冇能攔得住它,何況是眼前這些小玩意呢!

嗖!嗖!嗖!

禿毛鸚身影閃爍連連,闖過一百零八個殺陣,進入到石洞深處後,看到有三間石屋,全都被封死了。

“丫的,封死了?”

禿毛鸚一愣,眼珠子灰溜溜地轉了轉,心底頓時有了主意。

“算了,就算被髮現也無妨,搶完就跑,你也追不上本神鳥!”

禿毛鸚眼珠子灰溜溜轉動,立刻有了注意。

“不過,我得隱藏一下,免得給那小子惹來麻煩!”說著時,禿毛鸚渾身光芒湧動,赫然化作一隻巴掌大小的火雞。-